第一帖:说说所认识和听说过的GAY

31次阅读
没有评论

楼主不是GAY,是直男(有点儿直的不会打弯)。当然楼主也不算什么正常人,是单身主义,也认同丁克,抑郁症患者。关注这个吧,是因为有一女性朋友的未婚夫是G(当然咱作为外人不好说什么,所以看看贴吧,帮着身边的朋友预防下)。
楼主是一名文艺工作者,都说艺人的世界就算是半个江湖了,所以楼主也算见过很多人了。
今天首开一贴,说说所认识的,听说过的GAY,供大家鉴别预防。 因为傻,所以别人叫我二爷,大家叫我二傻就行了。
楼主的家乡,男人素来以刚毅为美。甚至可以说这种审美有些偏激,剃着清茬儿短发,目光犀利的男人没人会觉得看着脊背发凉。楼主的爹妈也是在楼主小的时候就要求楼主坐姿端正双手扶膝,站着的时候脊背溜直,双眼目视前方,尤其在和女性站/坐在对面时,断不可目光下移(大概只能看女性鼻梁与眉心的连接位置),。
那是楼主尚是一名懵懂少年,以为全家乡的男人应该会和楼主一样(实际大部分都是楼主这样),结果第一次接触到GAY,就是在楼主的家乡。 时间:2007年6月
角色:GAY1(攻受兼备)
地点:家乡
(原谅楼主的写作格式吧,写剧本写多了)
忘了是怎样和GAY1认识的了,GAY1给人最大的印象是下斜的双眼,反正看人从来没正眼看过。
认识了挺长时间了,感觉这人除了说话有点小娘还有经常说同性恋话题之外,没啥不对劲的,所以一直兄弟相称。
直到有天,楼主喝GAY1二人喝完酒急于放水,来到公厕。
“兄弟,其实哥是同性恋。”GAY1说。
“……”楼主当时一激灵。
“其实哥想跟你玩。”
“啥?”楼主大惊。
“你过来摸摸。” 说着GAY就拉着楼主的手,往他胯下三村不良之物摸去。得亏的是爹妈给楼主生了个好体格,楼主迅速挣开。
“WQNMLGB!”
“你看,兄弟,其实这没啥。你还是处男吧,其实X男人比女人好多了。”
“滚JB蛋吧你!男人哪有眼儿给你X!”
“兄弟…”
“我是你爹!”
楼主溜了出去。 时间:2007年
人物:GAY2
地点:家乡

楼主与GAY1相遇的事儿虽然无趣,但是绝对是真实的,其实很多直男接触到G,得知对方是G的情形与楼主其实是差不多的。
说到GAY2(以下简称G2),事情也是自GAY1而起。
当时GAY1经过“公厕事件”后,已经不太敢跟楼主提什么同性恋话题了。当然,楼主也再也没跟他喝过酒。
当时正值楼主初中毕业的暑假,楼主成为了“两不管”人员(初中跟楼主没关系了,高中还没入学),楼主整日无所事事,打架斗殴为乐。
有天楼主接到个电话:“喂,你是二傻不?” “哦,是啊,你谁啊?”
“哦,我是X哥(GAY1的名字)的弟弟。有点事儿想麻烦你。”
“哦,你说吧咋的了?”
(事情大概就是这人找楼主帮忙打架平事儿,楼主也帮了他,谁叫那时候楼主总是犯这种没用的贱呢?)
直到有天,楼主接到了条短信:“傻二,我想帮你KOU。”
“啥?”
“就是用嘴…(我说不下去)”
“*****有病吧?”
楼主就开始日复一日的短信轰炸,这人就是G2。G2没别的特点,就是穿得忒干净,永远都是熨得板板整整的白衬衫,斯斯文文。
楼主每天都有种想把手里的诺基亚直板砸了的冲动 直到有天,半夜给当时的小对象偷偷摸摸短信发着“我有100块钱了,带你去吃好吃的”的时候,G2的短信来了,楼主一激灵,差点儿没从床上滚下来。

第二天,“MB我得削他,死特么变态!”楼主把烟头狠狠踩在脚下,迅速的嚼了块绿箭(楼主还是很怕爹妈的)。
“你别动不动就打打打的,好好说不行吗?”小对象劝楼主。
“这事儿跟你没关系,我自己个儿解决。”楼主自以为潇洒的把外衣往肩上一搭,转身而去,然后摔了个狗呛屎…
“也不知道我说的话你听没听进去,打架解决不了问题。”半路,接到小对象短信。 事实证明,楼主没听进去。
“这样吧,G2,咱俩聊聊吧。就在人民公园的小黄楼里,晚上八点。”楼主给G2发了个短信。
小黄楼,是我市人民公园里的一栋三层的废弃建筑物,危房级别。由于身处小树林,而且没照明,成为了搞破鞋、打野战、搞基的最佳地点。白天小黄楼里,还能看见留在墙上的“同性交友138XXXXXX”、“XX我爱你”什么的(在此祝愿天下破鞋终成眷属,天下连襟亲如一家,开个玩笑哈哈)。
当晚八点左右,G2穿着他那件板板整整的白衬衫,来到了小黄楼三楼。 等着他的,是包括楼主在内的20多个剃着青茬儿,叼着烟卷,手持暖气管子的不良少年。
“哎!你抓我干什么?”G2被两个楼主两个朋友抓到楼主面前。
“话费挺多呗?”楼主不知道咋想出这么个开场白。
“不牛B了?你长个那玩意儿是不就是爱怼JB来怼JB去的?”楼主一朋友大笑。
“自己撸直了怼墙!怼!不怼今天弄死你!”楼主说。
G2没辙,只好脱下了裤子,撸着他怎么也撸不直的东西。
“CNM!还***不要B脸了!”众朋友手里的暖气管子齐齐打去,3分钟后,留下了躺在地上(具体状况不写了)的G2。 后来G2怎么爬回去的,楼主不知道。只知道后来G2离开了家乡,不知道去哪了。有人说过G2在南方某酒吧见过G2,当时他挨着一个老男人,像个小媳妇似的。
时至今日,楼主其实挺想对G2说声抱歉的。尽管同性恋让人恶心,但是打人,侮辱人,确实是楼主做的过了。犯了错误就要承认,在冠冕堂皇的理由也掩盖不了事实。
至于GAY1,楼主在大学放寒假回家的时候,在一个肯德基外透过玻璃看到了坐在里面穿着很破烂的GAY1,正拿着一个塑料水杯喝着热水。
“你咋这B样了?” 楼主走了进去,坐在GAY1对面,才发GAY1穿着单鞋,当时外面的温度是零下30几度。楼主记得GAY1虽然不算富有,但是以前衣着也算是整洁。
“哦,二傻呀,回来了?”GAY1格外消瘦。
“昂,回来了,你咋整成这B样了?”
“兄弟,哥活不长了。”
“cao!你说啥呢?三十郎当岁的。”
“哥有病了。”
“啥病啊这么邪乎?”
“你不懂,反正活不长了。”
“那你现在干啥呢?”
“在社区,帮着干点儿零活,反正有口饭吃。”
这时楼主的手机响了,朋友找楼主喝酒。
“哦,X哥你保重啊。”
楼主再也没见过GAY1。 团里催剧本,等写完本子再更,各位不喜就喷别客气。 这会儿躺在空调房里,舒展疲惫了一天的身体,真的是人生最美好的事儿之一了,继续更。

时间:2009年
人物:GAY3(以下简称G3)、GAY4(以下简称G4)
地点:家乡某中学

楼主高中时代作为艺术生,在学校拥有自己专用的琴房(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学校老师巴不得我赶紧练琴去,省得看到我闹心)。琴房的门锁有点类似今天我们家中的房间锁,用一张塑料卡就能打开。其实GAY1、GAY2作为社会青年,与我的生活关系不大,毕竟琴好弹、烟好抽、架好打,谁琢磨他们去? 但是就是在这琴房里,我真正的知道了发生在身边的同性恋。
话说楼主有天下午,上课上一半,直接从教室去了琴房。
到了琴房走廊,听到琴房中有不可名状的声音。哎呀**!想活吗还?在我琴房整事儿呢?
楼主掏出钥匙打开房门,顿时腿软了:
两个男生,搂抱在一起,正互啃着耳根呢。
“**你们血祖宗!你们干啥?”楼主大喝道。
“没…没干啥,我俩在背课文。”一戴眼镜的男生嗫声达道。
“***背课文搂一块背呀?你们咋进来的?”楼主当时想的不是俩人干的啥事儿,而是关心琴坏没坏。 “拿…卡…”
“都别TM动!老实儿站着!等会儿我回来看不着你俩,我就上你们班敲折你俩腿!”楼主从他们胸前摘下两张胸卡,向保卫处跑去。
“张老师!有人搞破坏!”楼主喊道。
“哟!二傻呀!你是不贼喊捉贼啊?你少惹点事儿我都烧高香了。”张老师笑道。
“没,张老师你听我说,我琴房里偷着进来俩人,摸摸啃啃的,关键是俩男的!”楼主可算是当了一把受害者。
“啥?男的?还有这事儿?”张老师吓得烟头差点儿掉裤子上。
“嗯呢,俩人现在就在那呢。”
“走,去看看。”
G3和G4被张老师和校警带走了,楼主还一个劲儿的问张老师到底咋回事儿。张老师则始终红着脸含糊其辞,后来听说G3和G4退学了,本来是他俩是可以考上个不错的大学的。
而楼主,也离开学校,开始了自己的艺考考前学习。 时间:2012年末
地点:南方某城市
人物:GAY5(带着社会气息的小受,以下简称G5)

时间过的很快,2010年,楼主就读于南方某城市的艺术学院。
然后认识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女友,
然后在女友的指引下完成了第一次的ML,
然后认为自己应该背负一定的责任了,
然后头顶绿草盈盈。

书归正传,说说G5吧。楼主认识他是在酒吧,当天,还没从盈盈绿草的心理阴影下走出的楼主和众朋友来到某酒吧。
话说那时候大家还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年轻,高大,很受女性欢迎。
楼主向来高冷(摆死人脸),自己坐吧台。 楼主还是个挺在意自己形象的人,每次去酒吧会特意捯饬下自己,虽然不帅,但是也不能给一帮帅哥朋友丢人不是?
楼主深深的看了一眼已经撩骚成功,在卡座里大呼小叫的朋友们,默默地喝了口灰雁(楼主就爱喝这个)。
这时旁边一同样小西装的,菠萝叶发型的陌生小哥过来跟楼主碰了一杯。
“爱喝灰雁啊?”
“嗯呢,咋的了?”
“人只有伤心了才会用最烈的酒麻醉自己。”
“嗯?小哥这话挺有道理,来,走一个。”楼主也喝的五迷三道了,看着电视上四十多个人抢俩球。 然后这位小哥—G5,开始和楼主栓上了,从爱情到星座什么的,无所不包(反正楼主五迷三道的啥也听不懂了)。
“你还相信女人吗?”
“不信,没法儿信。”
“其实完全可以换一种活法。”
“啥呀?”
“其实男人更懂男人。”
“嗯,是,兄弟如手足嘛哈哈哈哈!嗝…”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啥意思啊?”
“我是说,你愿不愿意和你的同性谈个恋爱?”
“啥?你TM说啥?”
“我是说你接不接受同性恋?”楼主此时眼前都是飞来飞去的小蜜蜂,G5抛了个媚眼。
“我qtmgb的吧!”楼主感觉吃了苍蝇。 “你TMD是同性恋啊?”
“是啊,怎么了?同性恋不行吗?同性就不能有自己的感情了吗?”
“卖P眼子呗?”
“你说那么恶心干吗?”G5快贴到楼主身上了,一股浓烈的香水味混合着酒精与汗臭,搅动着楼主的胃酸。
“卖P眼子还说这么高尚,小哥儿你真NB!”
“你TMD讲哪个?”
“卖P眼子的你快TM离我远点儿吧!哇…”楼主当场,不是被G5的话恶心了,而是G5那味儿楼主实在是忍不了了。虽然G5反应挺灵敏的,躲开了,但是还是有星星点点崩在了他身上。据楼主朋友说,楼主十分成功的吸引了一酒吧的视线。 “G5当时TMD脸都绿了,你TM还在\’今晚儿的小龙虾可惜了\’。”楼主朋友原话。
“TMD醒醒!哎!”四五条汉子站在喝挂了的楼主面前。
“你骂人了是吧?”一个穿着小西装、休闲裤的大汉对楼主说到,楼主揉了揉醉眼,看到楼主的朋友们坐在卡座上一动不动,G5就站在西装汉子旁边。
“我骂谁了?”楼主一脸懵B。
“骂他了。”西装汉子指了指G5。
“哦,你说这个卖P眼子的?”楼主有时候特看不出个眉眼高低来。
“你TM还想活吗?”G5扯着脖子冲楼主喊道。
“想啊!”楼主扯过吧台上的啤酒瓶子,敲碎半个瓶身。 楼主有时候具备“人来疯”的“优秀品质”,晃晃悠悠的拿起瓶子。此时,楼主的朋友们一看这情况,也纷纷起身,向楼主拥过来。
“怎么的?都TM一条命,不行就整呗?”楼主也开始扯着脖子喊上了。
“WCNM,我今天扎了你进去最多十几年,出来之后我TM****!”楼主歇斯底里(后来在精神科就诊的时候,大夫告诉我,那不是我胆子大,而是抑郁症伴随的躁狂),拿着半拉瓶子对着G5的脖子就扎,G5堪堪躲开。
此时,几条汉子和楼主朋友都慌了,齐齐的拉住楼主。
“我CNM!我今天非整死你个卖P眼子的!” “这人TMD有病吧?要杀人啊?赶紧TMD拉走!”西装汉子对楼主的朋友喊道。此时,楼主感觉天旋地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第二天醒来,楼主躺在家里(楼主那时已经在外租房住了),一身的灰和呕吐物快把楼主熏吐了。
洗了个澡,然后给朋友打电话了解当晚的结果:“都TMD拽着你呢,谁还有心思在那吵啊?对了,赔了700块钱下午你给我啊!”
“再TMD不带你去了!本来昨晚那小姑娘我就带走了!炮也没磕成,还赔钱。”晚上,大排档内,朋友恨恨地结果700块钱,楼主一脑袋黑线。 后来某天晚上,又在一家酒吧遇到了西装汉子,几杯酒下肚,眼红耳热,搂脖搭肩,称兄道弟。
“其实G5是我亲戚,我知道他那样。但是兄弟你说,就当时那TM情况,我能不管吗?”
“理解,大哥!”楼主将杯中的酒一口抽干。
“不过,你可别领他去澡堂子啊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时间:2013年末
人物:小李哥(一个被掰直了的受)
地点:南方某城市

当时楼主和朋友们参与了一场晚会的策划和执行,由此认识了小李哥。
小李哥,浙江人,是一名舞蹈演员,同时也是一名受。小李哥人品极佳,为人义气,几乎是一个不懂得什么叫欺骗的人,他的取向是公开的。而且,精湛的专业技术和对艺术的追求令人钦佩,除了画着唇彩,穿着粉鞋子,走路扭腰甩臀,和那句“我就是个受啊”让人倍感脊背发凉。 晚会很精彩,大家很开心,于是跑到海底捞大摆庆功酒。
一斤白酒下肚,楼主又开始犯贱了。
“小李哥!”五迷三道的楼主搂着同样五迷三道的小李哥的脖子。
“你丫觉得你幸福吗?”
“不知道,但是不会很不高兴。”
“CAO!我说你丫不幸福!”
“为啥?”小李哥扇了扇涂了睫毛膏的大眼睛。
“你TM搞基!”
“那怎么了?”
“你是个受,说白了现在的状态就是个长着JB的娘们儿!”楼主嘴一贯的黑。
“……”小李哥无语,但是人家脾气就是好。
“你知道我比你幸福在哪吗?” “我TM有责任,天天能感觉到家里有个人等我。我将来能过上家庭生活,俩人变仨人,有后了!就算再TM累,我也不打怵!”说着楼主搂了搂身边的当时的女朋友(今天想起来,楼主说这话,纯属是作死。上了这辆公交车还美滋滋的,后来楼主明白了大脸是什么感觉,真TMD疼啊)
“再TM说了,你看看这帮兄弟!我们就敢拿你当朋友,不敢当兄弟。为啥?我们怕TMD有一天喝多了你丫光着身子趴弟兄身上!喝酒,吹NB,你看看兄弟们多开心!”
“……”小李哥再次无语。 “长着JB就是个男人,男人,有父母,有老婆,有兄弟,还TMD能扛事儿,担责任,这一辈子不白活!你再瞅瞅你,这些你裤裆里的玩意儿给你的东西你都不要了,你说你丫这辈子活得浪费不?”楼主一口气把杯里的白酒干了,摇摇晃晃的上厕所去了。

兄弟们推杯换盏,喝得酩酊大醉。

当天晚上在KTV,小李哥没唱歌,只是自己躺在沙发上喝酒,想着什么,也不让别人打扰他。 后来小李哥消失了一段时间,楼主再见到他时。小李哥的唇彩和粉鞋子已经消失了,虽然说话的声音依旧有些娘,但是看得出来,脊背挺得直了。
再后来,听说小李哥找了女朋友,俩人挺恩爱的。
衷心的祝小李哥一切顺利。 困了,明天更。
这几天团里催本子催的实在是太紧了,所以帖子更新得很慢,中午抽空冒个泡,毕竟还是要以本职工作为主嘛。 不更贴,说一说楼主对一些事儿的看法:
看了这个贴吧很多女性朋友怀疑其丈夫或男友是GAY的疑点是从性生活开始的,作为直男的楼主从自身来看是有一定道理的。
楼主的兄弟在不确定是不是喜欢一个姑娘的时候,楼主就会说:“看你TM想不想艹她,连艹都不想,谈什么喜欢?” 这句话虽然很难听,但是楼主说这话是有一定的原因的:
首先,人先是自然的,然后才是社会的。“食欲、性欲”是人的本能,同样,趋美避丑也是一种人本能的趋向性。除非碰到一些能够引起极端心里排斥的事物(反正正常男人看到凤姐绝壁硬不起来,特殊审美除外)。
那么,如果一个正常男人喜欢一个女人的话,他的心理会从爱慕逐渐变为想要占有,而身体的占有,就是其中极为重要的一部分。 同样,女性也具备同样的属性。同样条件下。就算是小姐接客,一糟老头子和一年轻帅哥,小姐也不会去选糟老头子。
所以,性行为甄别同性恋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话说有时候很加急的创作任务是最让人头疼的,楼主在昨天完成了新一版的本子之后,到现在也没缓过来乏。闲话少说,开更。

时间:2011年末
角色:GAY6(一个可怜的受,以下简称G6)
地点:南方某城市

GAY6,我对他并不熟悉,虽然与其人有过接触,但是其事还是朋友们跟楼主说的。

那时楼主顶着头上的呼伦贝尔草原,无心上课(各种文化类公共课,专业课楼主从来不撬),日日买醉,后来发现再不去上课,必然要挂科重修。毕竟重修是一件很烦的事,所以这公共课还上还是得上。 与G6的接触是在楼主最喜欢的毛概课,毛概老师是我校某领导,是军转干部,上过对越自卫反击战战场,作风硬朗,在上课的同时还能听他说些当兵的时候的故事(楼主此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没穿上那身橄榄绿,但是有失有得,楼主现在在地方上,也发挥着自己的热量)。

“把你笔记借我抄下呗?”楼主向身旁的陌生小美女借笔记,楼主当时也不知道自己咋想的,忒直接。
“呃…这样吧,等下你来舞院拿吧,我在那练功,我复印一份给你。”小美女更绝。 这时,“哎呦!我跟你们说啊,昨天我用的那个粉底啊…”声音不小,这声音如同李莲英、安德海、小德张加东方不败和林平之合体,楼主顿时感觉天雷滚滚,小美女一激灵,香汗淋漓…

楼主回头,只见一留着中分的,体形偏瘦的男性坐与五六个女生坐在一排,抚弄着自己的手,大声讨论着某品牌化妆品,他就是

毛概老师不愧是军人出身,面对此人仍保持镇定,继续讲课。

“你TM小点儿声行吗?”楼主回头低声喝道。
“关你什么事儿?装什么好学生?”G6给了楼主一个妩媚的大白眼。 “出来唠唠呗,来。”楼主离开座位走到G6身边,女式香水混合着脂粉味儿差点儿把楼主熏吐了。
“你谁呀?”G6又一个大白眼。
“G6,别跟他出去!他是某省人,他们那说出来唠唠都是要打架。”G6旁边一女生说道,G6向后一躲,露出惊恐的神色。
“太暴力了吧?”“是啊,上来就要打人啊?”课上的同学们也都看着楼主议论着,而老师也不讲课了,站在讲台上没出声。
这TM就尴尬了,楼主向来不怂,但是眼前这种情况,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
好打架的人都知道,一旦对方没有被激怒,这架就不好打。 临时有事,忙完再更。 这一天天实在是忙的不了得,继续更。

楼主只能留下句“你TM以后注意点儿!”就悻悻地回到座位上了。

晚上,余怒未消,在排练室(楼主当时和几位朋友组了个摇滚乐队,楼主任主音吉他手),楼主看着正在吃着酸辣粉的鼓手,想起了白天的一幕:哎!这货不就是跟G6一个院的吗?

“哎!G6你认识不?”
“**…咳咳咳…”鼓手脸憋的透红,眼泪鼻涕俱出。
“哎呀呛死我了,二傻你是不TM故意的?”鼓手恨恨地瞪着楼主。
“没,***今儿跟我得瑟来着。”
“二傻呀,我劝你别揍他。” “咋的了?”
“那是个可怜人,单亲,跟着他MA过,家挺有钱的。这*人从小就觉得自己是女的,穿女装、化妆什么的,他老妈嫌丢人,没少揍他。但是这种事儿是天生的不是?”鼓手点了根烟。
“二椅子呗?”
“谁说不是呢,这*人喜欢男的。以前喜欢过X院的XX,说实话G6对XX跟小媳妇似的,那叫一个好。说实话如果有个姑娘像G6对XX那样对我,我肯定娶了。”
“**,那他俩在一块儿没?”楼主有点儿小迷茫。
“在一块儿了,当时虽然大伙儿都离他俩远远的,但是觉得他俩搞基归搞基,但是也挺真挚。” “那后来呢?”楼主也点了根烟。
“谁成想XX就TMD是个骗子,骗了G6不少钱,在外面交女朋友,后来把G6蹬了。G6后来抑郁了,差点儿自杀。”
“我CAO!”楼主把自己烫着了。
“这事儿啊,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G6搞基肯定TM的恶心人,但是那XX也不是个东西你说是不?”鼓手说。
“嗯…”楼主也不知道说点儿啥。
“G6啊,也可怜,二傻你也别找他麻烦了。”
“嗯,那肯定的,唉,这就是个长着JB的娘们儿。” 很快,这件事儿楼主也就忘在脑后了,和一起上课的陌生小美女自从借过笔记之后也再没有交集。

某天,排练室,楼主关了吉他音量,把头巾解下来(楼主当时长发,排练时一出汗头发粘在脸上不舒服,就戴着一黑头巾,类似土匪那种)。
“二傻,你听说了没?”鼓手说。
“啥呀?”
“就你上次说那个G6,TMD退学了。”
“噢,退就退呗。”
“他TM退学做了变性手术,把JB割了!”鼓手一脸认真。
“这TM……太TM……”楼主嗓子眼里仿佛塞了团棉花。 “做了也好,其实女人的生活更适合他。”鼓手说。
“嗯,是,让他站着尿尿也挺TM痛苦。”楼主嘴里没好话。
“排练吧,哎,二傻,我给你介绍个我们院的一女孩儿,可漂亮了…”鼓手对楼主说。
“滚JB蛋!”楼主已经开始准备往外跑了。
“哎真的可漂亮了!人还好!还…%#^#&…哎!二傻你别跑啊!”

Ps:后来楼主看了些新闻,了解到有很多人,天生对自己的性别是不认同的。变成自己认同的性别,其实也是在解脱他们的痛苦。这与死基佬有很大的不同。 如果说在基佬和这种性别不认同的人中选一种让我尊重的话,我选后者。因为后者是想彻底改变自己的性别,以改变性别,来过上自己认同的性别应该过的日常生活。这很异类,很让人不舒服,但是这并不是什么道德问题。而死基佬,则是以同性的身份,寻找着搅屎棍的快感,并且想继续扛着两条长满腿毛的腿继续搅。为了掩盖自己的搅屎棍身份,以至于骗婚、骗子宫,这就是道德问题了。
所以基佬也就别拿“追求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做借口了,因为你们不配“生活”二字。 这会儿在单位加班呢,最近工作有点儿超荷,而且都是创作任务,所以这会儿实在是干不动了。果断溜之,等下和朋友喝咖啡去。趁这一会儿,和你们吹吹牛吧,今日不更贴。 很多吧友说的基佬的一些特质,特别是受,都提到了受注重形象衣着,甚至爱化妆。楼主就跟你们唠唠男性化妆的问题吧:
楼主虽然是直的不会打弯的直男,但是当年经常会化妆。原因是楼主当时作为乐手,以及各种客串上台,所以与其说楼主化妆不如说是被化妆,被造型师化妆。
不化妆不行啊,在台上配合灯光的时候,脸上没妆,效果会看起来异常诡异和憔悴。所以这妆必须要化。 首先,从自身感受上来说,男的爱化妆纯属是作死,化妆品对男性皮肤的伤害是大于女性的。楼主今年26,皮肤状态就已经不怎么样了。虽然抽烟喝酒熬夜是这大恶习难辞其咎,但是罪魁祸首绝对是那几年化妆品的侵蚀。不上台了,剪了长发,人也胖了,反倒觉得很自在。

其二,直男对于化妆这种事儿在内心里有自然的抵触。这点,楼主那么多舞剧、音乐剧男一号和经常上台的朋友,没有一个对化妆这种事儿有兴趣的。大家的共鸣是,化妆对于男性是一种折磨。 当年化妆师特爱画楼主,按她的话说:“五官比较立体”。但是,天知道,这是多遭罪的事儿!楼主因为眼睛比较大号,所以每个化妆师都爱蹂躏下楼主的眼睛,你们知不知道TMD画眼影多难受?楼主爱出汗,被上方的白光一照,就跟进了蒸笼一样,这时候就感觉脸上的妆也要花了,提心吊胆一场演出结束,长吁一口气。而且发型的变换频率更加反人类,以至于楼主到幕后工作的时候,毫不犹豫地把长发推成了青皮。 同妻、准同妻们想想吧,楼主和楼主的朋友,身在演艺行业,在自己还活跃在舞台上的时候,也是展示自己最美好的一面的时候,就对化妆如此抵触。那么,生活中对化妆情有独钟的男性,你们想想会是什么正常人吗?

对了,顺便跟你们说一句,以前有个时尚造型师叫吉米老师,是个娘里娘气的男性。丫做变性手术了,你们自己个儿琢磨吧。吉米这种属于时尚造型师,跟我们的演出服装造型设计师还不属于一类,下次更贴所说的GAY就是一演出服装造型设计师。 最近忙死了,成天加班加点,而且楼主的抑郁症反复发作,有加重的趋势,真的很痛苦。本来想写那位造型师的事儿,但是考虑到那位是圈内老前辈,现在网络那么发达,看见了就不好了,还请各位见谅。其实更直播帖特累,各位,最近就先不更了。不过各位可以插楼进来和楼主聊聊天,楼主只要是能回答的都会回答。 忘了说,上周楼主在家人电话建议下去相了亲,女孩儿老家人,比楼主大。但是那一下午感觉特别累,有时候楼主觉得自己比基佬都悲哀,食欲、占有欲、X欲全都在慢慢消失。真的,只想孤独终老。 不好意思各位,最近我病的有些重(抑郁症肌体反应),此贴先停更一段时间。抱歉,吧务如果有删帖的需要可以删。 创作工作暂时告一段落,可以小轻松下,更贴啦!
时间:2016年
地点:南方某吴语区国际大都市
人物:GAY7(以下简称G7)

楼主当时毕业未满一年,曾经跑偏过,在南方某吴语区国际大都市的一家制造行业的外企做秘书,具体工作主要是围着董事长(男)和总经理(女)身边转,开车,起草文件、管理生产、也做业务。哦,还有接待工作,经常陪着客户吃吃喝喝(偶尔还要修修车),哎呀又扯远了,说正事儿。 话说当时我一大学时代的好友和我同在一座城市,有了女友,过着某羞没臊的同居生活(我只是羡慕嫉妒恨而已)。
某天,我这兄弟邀我去他家吃饭,小酌个半斤(没辙,我们的小酌是半斤起步)。
到了兄弟家,弟妹一改往日的凶悍,扎着围裙把做好的菜端上来。
这时,门响了,弟妹起身开门。
一个让人终身难忘的身影窜了进来,有诗为证:
一头金毛戴发箍,
抿嘴轻笑牙不出。
双目含情柔似水,
乱伦小受G7叔。

“姐姐!”一声含糖精量(由于毁三观,所以就不能说是含糖量了)极高的小声。 G7几乎是扑到了弟妹怀里,而楼主这兄弟却一副见怪不怪的淡定模样。
“来,G7啊,给你介绍下,这是我哥二傻。”兄弟端起了杯子。
“二傻哥,你好啊。”G7又把含糖量提高了。
“呃…好,好,兄弟你好。”楼主一脑袋黑线。
席间,大家聊得还是比较正常。除了G7一个劲儿的展示这他红色的长袜,楼主就奇怪了,一男的穿着过小腿的长袜,这TM什么扮相?但是楼主也不好说什么不是?

“哎!姐姐姐夫,我前两天用blued搜到个人,你猜是谁?”G7夹了块香肠。
“啥是blued?”我们仨都蒙圈了。 **!度娘抽楼啊! 只好重写了 咋又被抽了?
好吧,又重来。 今晚疯狂抽楼,只好改日再更了。抱歉。 “当时感觉很兴奋,又很害怕,毕竟还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嘛。”G7不愧是音乐剧专业出身的,面部表情十分丰富。
“哦…然后呢?”弟妹开始了好奇害死猫式作死。
“然后吃完饭我就把他找出去了。” “出来了干啥了?”
“然后我们去了他家,谈了很久,然后就…(为不可描述之事)”。G7望了望天花板,“唉,想起来真特别兴奋,但是又感觉很罪过。”
“……”三个人加上弟妹的小狗一起无语问苍天。
“那啥,喝酒吧,啊哈哈…”楼主此时天雷滚滚,举起了酒杯。
“啊,喝酒喝酒…”
G7当天提早走了,剩下我们三人。
“我CAO!你这上哪认识的这么个玩意儿?”楼主十分抓狂。
“小蕊(弟妹)的师弟。”
“哎我去!太TM吓人了,你听了没,多变态啊,跟自己叔叔玩儿P眼子。” “我CAO你可注意点儿,说不定那小子是盯上你了呢,趁你喝多了再TM把你办了,染上个病啥的,是不小蕊?”楼主犯贱本色不改。
“滚!”兄弟把虾壳扔向楼主。
“小蕊,你TM以后离这S.B远点儿,再TM跟他一起玩儿,腿给你打折!”兄弟瞪了弟妹一眼。
“哎呀小B,长能耐了是吧?跟谁俩呢?”弟妹把筷子一拍。
“哎呀我错了!别掐了!”
“还得瑟不?”
“不了不了!”
“咱家谁老大?”
“你老大你老大!啊!” 很遗憾,后来兄弟跟弟妹分手了。而楼主也离开了那座城市,原因很简单,楼主怀疑过自己的专业,到头来却发现,自己真的离不开文艺这个行当。
G7由于楼主只跟他见过这一面,所以能写的并不多。但是听说他是各种GAY吧的常客,喜欢老男人。听说他喜欢老男人像变态一样虐待他,这也许是一种特殊的癖好吧。 也许有人会问了,“二傻呀,为啥你碰到的GAY都这么奇葩?”其实楼主认识和碰到过很多看似正常的GAY,但是由于没有什么特征,所做的事情也近乎平常,所以楼主只挑几个有特点的事例来写。楼主混过的圈子,十分复杂,阳光与黑暗面都具备,GAY只是其中一小部分。 好了,来跟各位唠些闲嗑儿吧。
今天聊的,是从男性角度分析为什么广大同妻朋友会上当受骗。

其实除了楼主所写的这些奇葩GAY之外,大多数的GAY对女性来说是有很强的迷惑性的。

首先,可以说,大多数的GAY与直男的区别是,他们喜欢被征服而不是征服(当然这种关系是很混乱的,攻可能是受,受也可能变成攻)。而被征服者,通常是一种很软性的心态,这样的心态导致GAY很容易把自己塑造成一种暖男的形象。 而直男在这一点上相对GAY来说,则没有太多的优势。
以楼主为例,楼主是来自来自北方的直男,在恋爱中属于一种疼你爱你但是总损你的类型。比如说假如楼主有女朋友,剧情设定女朋友今天涂了YSL某款口红,问楼主好看与否。楼主的回答通常是:“好看个P,跟TM吃了死孩子肉似的。”这时女方必然生气,过一会儿楼主可能反应过来自己话说的重了,才会去拥抱女方,求得原谅。
而大多数GAY在这一点上,要比以楼主为首的“死臭硬”要强得多。 反正楼主认识的GaY,嘴没有不甜的,而且那种可以表现在语言与肢体动作上的细心周到,楼主就是做不到的。赞美,是瓦解一个女人最好的武器。几乎没有女人不喜欢甜言蜜语(当然那种显而易见的忽悠就算了),没有女人不喜欢细心的关爱。GAY在挖掘女性内心柔软的部分上,的确比楼主要强得多。
其次,以楼主认识的GAY为例,大多数没有吸烟之类的不良嗜好,这一点很受女性欢迎。毕竟,没有哪个女人喜欢烟味儿。衣着打扮上又极其的阳光干净。 那么,一个阳光帅气、细心顾家、烟酒不沾的暖男形象就塑造成功了。
直男的关爱和细心是装在心里的,因为毕竟有着一具阳刚的身体所制约,不管这直男是否高大威猛,征服与血性都是这副躯体所赐予的。《水浒传》中,鲁智深那么细致的一个人,那不也是倒拔垂杨柳,三拳打死镇关西吗? 所以各位同妻朋友,和准备谈恋爱的女性,脾气大,性格强硬的也许并不是什么坏人,冷冰冰的外表也许只是对自己的保护。 至于想要改变死基佬的同妻,准同妻,楼主劝你们算了吧。虽是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但是这冷水楼主还是要泼的。

楼主由于抑郁症导致的人格的严重偏执是不可改变的,GAY的心态也是如此,这也是一种人格与世界观的偏离,不可改变。所以死基佬做出什么自私自利,冷血无情,匪夷所思的事儿太正常了。

就像假如你跟楼主说,二傻你应该热爱生活,生活充满阳光,是没用的。因为楼主已经把自己锁在了抑郁的囚笼里,隔着笼子说自由,你觉得有用吗? 所以基佬就是基佬,同性相交不会产生怀孕等问题,使他们更加的肆无忌惮。对楼主来说,楼主为了不伤及他人,把自己囚禁起来,自己去扛着疾病的折磨。基佬们则是把同性恋的囚笼当作安乐窝,自己往里跳,跳完锁上门,把钥匙扔了。

写到这,楼主想到了自己,自己活的都不如个基佬。基佬起码有个自己的喜好,虽然这喜好让人恶心非常。楼主呢,从对生活渐渐失去了兴趣,到现在的记忆力和感官退化,只能依靠着对父母的责任感支撑着活着,累。 但是有病那是自己的事儿,别人并不欠你的,也不应该把各种负面的情绪带给别人,没人应该去帮你分担什么。让别人,特别是女人帮你分担你的情绪,和祸害别人没什么区别。

于是楼主选择了不恋,不婚。陪伴楼主的,只有一包烟。
病重了,已经无法正常工作了,此贴可能要停更了,吧务可删。 最近经过药物和物理治疗,有所好转,每日都像熬刑一样,近期可能会更贴。
楼主不是GAY,是直男(有点儿直的不会打弯)。当然楼主也不算什么正常人,是单身主义,也认同丁克,抑郁症患者。关注这个吧,是因为有一女性朋友的未婚夫是G(当然咱作为外人不好说什么,所以看看贴吧,帮着身边的朋友预防下)。
楼主是一名文艺工作者,都说艺人的世界就算是半个江湖了,所以楼主也算见过很多人了。
今天首开一贴,说说所认识的,听说过的GAY,供大家鉴别预防。 因为傻,所以别人叫我二爷,大家叫我二傻就行了。
楼主的家乡,男人素来以刚毅为美。甚至可以说这种审美有些偏激,剃着清茬儿短发,目光犀利的男人没人会觉得看着脊背发凉。楼主的爹妈也是在楼主小的时候就要求楼主坐姿端正双手扶膝,站着的时候脊背溜直,双眼目视前方,尤其在和女性站/坐在对面时,断不可目光下移(大概只能看女性鼻梁与眉心的连接位置),。
那是楼主尚是一名懵懂少年,以为全家乡的男人应该会和楼主一样(实际大部分都是楼主这样),结果第一次接触到GAY,就是在楼主的家乡。 时间:2007年6月
角色:GAY1(攻受兼备)
地点:家乡
(原谅楼主的写作格式吧,写剧本写多了)
忘了是怎样和GAY1认识的了,GAY1给人最大的印象是下斜的双眼,反正看人从来没正眼看过。
认识了挺长时间了,感觉这人除了说话有点小娘还有经常说同性恋话题之外,没啥不对劲的,所以一直兄弟相称。
直到有天,楼主喝GAY1二人喝完酒急于放水,来到公厕。
“兄弟,其实哥是同性恋。”GAY1说。
“……”楼主当时一激灵。
“其实哥想跟你玩。”
“啥?”楼主大惊。
“你过来摸摸。” 说着GAY就拉着楼主的手,往他胯下三村不良之物摸去。得亏的是爹妈给楼主生了个好体格,楼主迅速挣开。
“WQNMLGB!”
“你看,兄弟,其实这没啥。你还是处男吧,其实X男人比女人好多了。”
“滚JB蛋吧你!男人哪有眼儿给你X!”
“兄弟…”
“我是你爹!”
楼主溜了出去。 时间:2007年
人物:GAY2
地点:家乡

楼主与GAY1相遇的事儿虽然无趣,但是绝对是真实的,其实很多直男接触到G,得知对方是G的情形与楼主其实是差不多的。
说到GAY2(以下简称G2),事情也是自GAY1而起。
当时GAY1经过“公厕事件”后,已经不太敢跟楼主提什么同性恋话题了。当然,楼主也再也没跟他喝过酒。
当时正值楼主初中毕业的暑假,楼主成为了“两不管”人员(初中跟楼主没关系了,高中还没入学),楼主整日无所事事,打架斗殴为乐。
有天楼主接到个电话:“喂,你是二傻不?” “哦,是啊,你谁啊?”
“哦,我是X哥(GAY1的名字)的弟弟。有点事儿想麻烦你。”
“哦,你说吧咋的了?”
(事情大概就是这人找楼主帮忙打架平事儿,楼主也帮了他,谁叫那时候楼主总是犯这种没用的贱呢?)
直到有天,楼主接到了条短信:“傻二,我想帮你KOU。”
“啥?”
“就是用嘴…(我说不下去)”
“*****有病吧?”
楼主就开始日复一日的短信轰炸,这人就是G2。G2没别的特点,就是穿得忒干净,永远都是熨得板板整整的白衬衫,斯斯文文。
楼主每天都有种想把手里的诺基亚直板砸了的冲动 直到有天,半夜给当时的小对象偷偷摸摸短信发着“我有100块钱了,带你去吃好吃的”的时候,G2的短信来了,楼主一激灵,差点儿没从床上滚下来。

第二天,“MB我得削他,死特么变态!”楼主把烟头狠狠踩在脚下,迅速的嚼了块绿箭(楼主还是很怕爹妈的)。
“你别动不动就打打打的,好好说不行吗?”小对象劝楼主。
“这事儿跟你没关系,我自己个儿解决。”楼主自以为潇洒的把外衣往肩上一搭,转身而去,然后摔了个狗呛屎…
“也不知道我说的话你听没听进去,打架解决不了问题。”半路,接到小对象短信。 事实证明,楼主没听进去。
“这样吧,G2,咱俩聊聊吧。就在人民公园的小黄楼里,晚上八点。”楼主给G2发了个短信。
小黄楼,是我市人民公园里的一栋三层的废弃建筑物,危房级别。由于身处小树林,而且没照明,成为了搞破鞋、打野战、搞基的最佳地点。白天小黄楼里,还能看见留在墙上的“同性交友138XXXXXX”、“XX我爱你”什么的(在此祝愿天下破鞋终成眷属,天下连襟亲如一家,开个玩笑哈哈)。
当晚八点左右,G2穿着他那件板板整整的白衬衫,来到了小黄楼三楼。 等着他的,是包括楼主在内的20多个剃着青茬儿,叼着烟卷,手持暖气管子的不良少年。
“哎!你抓我干什么?”G2被两个楼主两个朋友抓到楼主面前。
“话费挺多呗?”楼主不知道咋想出这么个开场白。
“不牛B了?你长个那玩意儿是不就是爱怼JB来怼JB去的?”楼主一朋友大笑。
“自己撸直了怼墙!怼!不怼今天弄死你!”楼主说。
G2没辙,只好脱下了裤子,撸着他怎么也撸不直的东西。
“CNM!还***不要B脸了!”众朋友手里的暖气管子齐齐打去,3分钟后,留下了躺在地上(具体状况不写了)的G2。 后来G2怎么爬回去的,楼主不知道。只知道后来G2离开了家乡,不知道去哪了。有人说过G2在南方某酒吧见过G2,当时他挨着一个老男人,像个小媳妇似的。
时至今日,楼主其实挺想对G2说声抱歉的。尽管同性恋让人恶心,但是打人,侮辱人,确实是楼主做的过了。犯了错误就要承认,在冠冕堂皇的理由也掩盖不了事实。
至于GAY1,楼主在大学放寒假回家的时候,在一个肯德基外透过玻璃看到了坐在里面穿着很破烂的GAY1,正拿着一个塑料水杯喝着热水。
“你咋这B样了?” 楼主走了进去,坐在GAY1对面,才发GAY1穿着单鞋,当时外面的温度是零下30几度。楼主记得GAY1虽然不算富有,但是以前衣着也算是整洁。
“哦,二傻呀,回来了?”GAY1格外消瘦。
“昂,回来了,你咋整成这B样了?”
“兄弟,哥活不长了。”
“cao!你说啥呢?三十郎当岁的。”
“哥有病了。”
“啥病啊这么邪乎?”
“你不懂,反正活不长了。”
“那你现在干啥呢?”
“在社区,帮着干点儿零活,反正有口饭吃。”
这时楼主的手机响了,朋友找楼主喝酒。
“哦,X哥你保重啊。”
楼主再也没见过GAY1。 团里催剧本,等写完本子再更,各位不喜就喷别客气。 这会儿躺在空调房里,舒展疲惫了一天的身体,真的是人生最美好的事儿之一了,继续更。

时间:2009年
人物:GAY3(以下简称G3)、GAY4(以下简称G4)
地点:家乡某中学

楼主高中时代作为艺术生,在学校拥有自己专用的琴房(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学校老师巴不得我赶紧练琴去,省得看到我闹心)。琴房的门锁有点类似今天我们家中的房间锁,用一张塑料卡就能打开。其实GAY1、GAY2作为社会青年,与我的生活关系不大,毕竟琴好弹、烟好抽、架好打,谁琢磨他们去? 但是就是在这琴房里,我真正的知道了发生在身边的同性恋。
话说楼主有天下午,上课上一半,直接从教室去了琴房。
到了琴房走廊,听到琴房中有不可名状的声音。哎呀**!想活吗还?在我琴房整事儿呢?
楼主掏出钥匙打开房门,顿时腿软了:
两个男生,搂抱在一起,正互啃着耳根呢。
“**你们血祖宗!你们干啥?”楼主大喝道。
“没…没干啥,我俩在背课文。”一戴眼镜的男生嗫声达道。
“***背课文搂一块背呀?你们咋进来的?”楼主当时想的不是俩人干的啥事儿,而是关心琴坏没坏。 “拿…卡…”
“都别TM动!老实儿站着!等会儿我回来看不着你俩,我就上你们班敲折你俩腿!”楼主从他们胸前摘下两张胸卡,向保卫处跑去。
“张老师!有人搞破坏!”楼主喊道。
“哟!二傻呀!你是不贼喊捉贼啊?你少惹点事儿我都烧高香了。”张老师笑道。
“没,张老师你听我说,我琴房里偷着进来俩人,摸摸啃啃的,关键是俩男的!”楼主可算是当了一把受害者。
“啥?男的?还有这事儿?”张老师吓得烟头差点儿掉裤子上。
“嗯呢,俩人现在就在那呢。”
“走,去看看。”

tb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tb 2022-05-31发表,共计15382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