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诚待人,以德服人”

20次阅读
没有评论

古语云:“遇欺诈之人,以诚心感动之;遇暴戾之人,以和气熏蒸之;遇倾邪私曲之人,以名义气节激砺之;天下无不入我陶冶矣。”意思是说,遇到狡猾欺诈的人,要用赤诚之心来感动他;遇到性情狂暴乖戾的人,要用温和态度来感化他;遇到行为不正自私自利的人,要用大义气节来激砺他。假如能做到这几点,那天下的人都会受到我的美德感化了。 世上的人千人千面,千变万化,每个人都面临适应人生,适应社会的问题。所谓以不变应万变,面对大千世界,抱定以诚待人,以德服人的态度来适应人们个性的不同。即就是对冥顽不化的人,也要以诚相待使他受到感化,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以我之德化,来启人之良知,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很多,即使是冥顽之人朝闻道而夕死的事也不少,这也算是临终而悟,而达到德化的目的;何况对于一般人,坚持我之美德与之相处,终可德化落后之人,保持真诚平和的人际交往。 正如偌大的星空每颗星星都有自己的位置一样,社会中的每个人无论高低贵贱、大小强弱也都有自己的生存空间。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拥有你的喜怒哀乐,你的生存方式和习惯。然而这个世界实在太小,生活在这世界上的人又太多了。你不碰他,他还碰你,每个人的生存空间都不是孤立存在着,纵横交错、立体交叉,摩肩接踵,拥挤不堪。所以要拥有自己的生存空间,就得以诚待人,以德服人,相互照应,尊重他人的处事方式、生活习惯,与人方便与已方便,维护平衡,寻求和谐,共同创造良好生存环境,体现出我们的宽宏大度的胸怀。 世界是拥挤的,但是只要心理空间博大,你看这同一个世界的感觉就不一样。心中塞满了苦恼、私欲、小家子气,那么你拥有整个宇宙也觉得空间太小,太压抑;反之,就是另一种感觉。人人都拥有一个博大的心理空间,懂得尊重他人,能忍受痛苦、委屈,就会减少碰撞和磨擦,世界就会在心中变大,矛盾减少,欢乐增多,阳光灿烂,生存空间也就自然显得宽阔了。 世界是拥挤的,但是只要心理空间博大,你看这同一个世界的感觉就不一样。心中塞满了苦恼、私欲、小家子气,那么你拥有整个宇宙也觉得空间太小,太压抑;反之,就是另一种感觉。人人都拥有一个博大的心理空间,懂得尊重他人,能忍受痛苦、委屈,就会减少碰撞和磨擦,世界就会在心中变大,矛盾减少,欢乐增多,阳光灿烂,生存空间也就自然显得宽阔了。 后汉时期有名的义士陈重,是一个非常大度能自我牺牲的人,有一次陈重同宿舍的人回家,误将邻舍人的裤子带走了,裤子的主人怀疑是陈重拿的,陈重没有分辩一声就买了条新裤子送给那人。传说陈重一生中做了许多这样的事,他的一个同事负债累累,有一天债主前来要债,陈重就不声不响地帮他还清了,而且事后闭口不谈此事。可见他替人还一条裤子已经不算什么大事。问题在于:你明明没偷,人们却怀疑你偷,这在面子和人格上就说不过去,更何况陈重不但默认了,顶着小偷的帽子不说,还要诚心诚意地破财替人赔偿,是不是太窝囊了呢?其实不是,他暂时牺牲了名誉,破了点钱财,消除了邻居的怨气,换来的是平安和永久的信任,因为误会总有解除的时候。 另一个例子就是前段时间被抓住的杀人犯马加爵,他就是典型的心胸狭窄者,为了打牌上的一些小事,发展成了铤而走险的凶犯,令人痛心疾首。 三国时期的刘备曾对其子说过:“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这里所说的为与不为,就很有朴素的辩证法。小恶虽小不以为然,酿成大恶就悔之晚矣,所不以能因其小而为之。小善也是善,积小成大,积少成多,小善就会变大善,所以虽小善也要为之,而且对他人的所作所为能以宽容的态度对待之,从情感教育入手,从诚意出发,促使其自觉改掉小恶,完善自己的形象,这也是与人为善的美德。 “以诚待人,以德服人”是做人的根本,在现阶段,它又赋予了新的意义,是我们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的重要基石和标志。以史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知得失。让我们牢记立信守则:“以信立身,以信立世,以信处事,以信待人”,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请问孑然夜心的马甲奈落的分身,你刷的这些帖子和同妻有关吗? 在我老家,结婚前都要去打听对方是否有“狐臭”(歧视性名字)这样的遗传疾病,土话讳言叫“门病”,隐瞒了这个是否构成过错呢?在网上我们还可以搜到一个“性无能”(这也是歧视性语言)者在婚后被配偶起诉离婚并要求赔偿,律师认为很难得到支持。
如果完全按照民事契约的思路,那就应该在婚姻登记的时候问到双方这个问题,并写入结婚证,口说无凭,立字为证。但是我在想,要问多少可能隐瞒的问题才保险呢?
六 “隐瞒性倾向”结婚也不构成“合情合理”意义上的过错:北京市一中院法官认为,在一方同性恋行为影响夫妻感情导致离婚的案件中,将性取向正常一方认定为“无过错方”应当不会有较大争议,在财产上对其予以照顾也符合上述“合情合理”的规定。常识派在这个观点上达成了高度一致,然而恰恰是常识派的北京市一中院,在行文中用的是“性取向正常一方”,于是乎,性取向的正常与否和过错与否直接挂上钩了,正常的是无过错一方,不正常的是过错一方。或许常识派的人会认为这不过是一个笔误,法院只是在谴责隐瞒,和性倾向无关,但是即使是笔误,也暴露出法官的歧视倾向,我都不知道该说这是他们的有意识还是潜意识。我们真的能够分清楚主流意识到底在谴责同性恋还是在谴责“隐瞒”吗? 隐瞒哪些内容可以构成法院认定的“合情合理”意义上的过错呢?先转发一个网友的评论吧:隐瞒性取向的婚姻可以撤销?隐瞒真实结婚目的,结婚奔着钱去的呢? 隐瞒家族遗传病史的呢?隐瞒婚前滥交的呢?隐瞒人工处女的呢?隐瞒不能生育的呢?隐瞒风流成性,周旋在众多情人之间的呢?隐瞒生殖器短小的呢? 我听到过这样一个回应,如果对方为他的钱而跟他结婚,他肯定是心知肚明的呀。其实同样的逻辑也可以用在同直婚的问题上,如果婚姻舒不舒服就像鞋子一样,脚才知道,如果真的婚姻的基础是爱情,那恋爱中的双方感觉不到对方是否爱自己吗? 关于专业主义
我同意同志运动需要专业主义精神,然而专业主义并非说说了事,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同志公益需要专业的人才,而人才培养需要时间。据我观察,同志公益正走在专业主义的道路上。可是,在专业主义还不够的时候,工作就不做了吗?
打个比方,你邻居家失火了,专业的消防员还在50公里外,几个善良的邻居打完119,发现等消防员到,人恐怕早烧死了,于是,他们慌慌张张的扑火的扑火,救人的救人,他们的确不够专业,也没有专业消防员的云梯,他们拎着水桶来扑火,他们也不懂如何更专业的把伤员抬出去,他们扛的扛、背的背把人弄出去了,也许还不小心扭伤了伤员的胳臂,但他们真的尽了全力。然而,就在邻居们累得精疲力竭时,只见对面楼顶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斥声道:“你们这群老娘们,这么不专业,把人胳膊都扭伤了,火是你们非专业人救的吗?”
对于有人下个月就要走进异性婚姻,当事人痛苦无助寻求帮助,给些建议和支持何错之有呢?这个时候,如果不能有点心急火燎的救火精神,恐怕还真来不及。
我想,不管是同性恋政治,还是什么政治,背后都要看到人。如果看不到鲜活的生命,体恤不到他人的感受,没有同理心,什么政治正确都是扯**蛋。而专业主义如果离开人文关怀,那就是熟能生巧的一项技能罢了。
今天,中国的同志公益领域,绝大部分人都还不够专业,但只要他们足够真诚,勤奋向学,请您多些耐心和鼓励。我想,鼓励大家做得更专业,远比吹毛求疵要有价值的多。
中国家长为啥爱逼婚?

在中国,面子文化无处不在,很多父母把孩子看成自己的附属品,期待“光宗耀祖”,实现个人未达成的抱负,而不是把孩子当成独立的个体。这种“家长制”文化对个人私权的侵犯不仅表现在个人生活层面,在社会政治层面同样如此。
1月30日,北京平谷两位老年男同性恋者公开结婚,他们的新浪微博“两个老头的爱情”受到网友热烈追捧。当天,喜庆的婚礼被其中一位老人的儿子闹场,“掀翻了桌子,打走了客人。”老人沮丧得发微博感叹,“为什么外人都能祝福我们,而亲生儿子却做不到呢?自己养大的孩子破坏自己的幸福啊!”( 老年获爱情垂青,让两位老同志(中国同性恋者的代称)幸福地称对方为“大宝”、“小宝”,更是开通微博分享他们的幸福。但幸福伴随沮丧,有时甚至是泪水,并非这两位老同志独有。在新浪微博上,笔者做了个小调查,有近60%的同志说,春节回家被家人逼婚,一些同志需要去跟异性相亲或找“形婚”对象缓解压力,有三位同志称,因为同***被逼婚,“过年我们分手了!”
春节是中国同志群体的难关。为了躲避压力,很多同志平常会选择到远离家人的城市工作,离得远,父母只能在电话里唠叨。但春节相聚,七大姑八大姨的询问,还有父母面对面的关切,让很多人难以招架。再加上身边大多数的同学、朋友是异性恋,他们多已婚嫁,甚至有了孩子。在春节团聚的主流气氛对比之下,看上去“孤单单”的同志们,就会心理压力倍增。承受力差点,内心不够坚定的,会顺应父母的要求,也跟着“谈婚论嫁了”。 在中国,面子文化无处不在,很多父母把孩子看成自己的附属品,期待“光宗耀祖”,实现个人未达成的抱负,而不是把孩子当成独立的个体。家长们设计好了一条笔直的路,发生任何偏差,都会让家长觉得“没面子”而焦虑难过。在这种文化的长期熏陶下,很多年青人自己都认为,活着的首要职责就是为了让父母满意,而非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和幸福。笔者听到过很多同志说,“只要我父母开心满意,我痛苦也可以!”他们甚至会因为自己对父母的这般“孝心”,充满道德优越感,而谴责那些不肯按父母意愿走进异性婚姻的同志是“自私”。
再者,中国的文化缺少相互间的尊重。只强调子女向父母的尊重,下级向上级的尊重,无权者对掌权者(此处掌权者也包括家长)的尊重。我们的文化里,亲子关系的边界很不清晰,或者根本没有边界概念,也不尊重隐私。所以“越界”干涉别人的生活是常有的事,甚至干涉了还理直气壮,理所当然,“我都是为了你好”,而完全忽视当事人的主体性。
对很多同志来说,家人“越界”干涉私生活,家庭中的内生歧视、不被尊重等问题远大于社会压力。当父母以爱的名义,说同性恋是“变态”,甚至打骂你,“谁让你不学好”的时候,很多人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家庭文化很难通过法律手段解决,只能“打掉牙和血吞”?
北京老同志结婚被儿子闹场、一些年轻同志春节被家人逼婚等,在我们的文化中带有普遍性。这种“家长制”文化对个人私权的侵犯不仅表现在个人生活层面,在社会政治层面同样如此。我们的社会生活中,政府喜欢把自己建构成“父母”,本来属于它该做的事,民众需要感恩戴德。政府的决策也多是典型的家长制作风,忽视民众的主体性,不需要民众参与就直接拍板。这种文化下成长的民众,难免缺少平等的权利视角,一些人找政府解决问题时,不是站着说话,而是跪下去乞求。权利受到侵害时,不是主张权利,而是寄予用悲情打动“青天大老爷”。
培养人的独立性,倡导平等、相互尊重的家庭关系,教育公众懂得关注自己的私权利,摆脱悲情主角的受害者心态,不仅事关同志平权的推动,也关乎这个国家的未来。 在中国,面子文化无处不在,很多父母把孩子看成自己的附属品,期待“光宗耀祖”,实现个人未达成的抱负,而不是把孩子当成独立的个体。家长们设计好了一条笔直的路,发生任何偏差,都会让家长觉得“没面子”而焦虑难过。在这种文化的长期熏陶下,很多年青人自己都认为,活着的首要职责就是为了让父母满意,而非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和幸福。笔者听到过很多同志说,“只要我父母开心满意,我痛苦也可以!”他们甚至会因为自己对父母的这般“孝心”,充满道德优越感,而谴责那些不肯按父母意愿走进异性婚姻的同志是“自私”。
再者,中国的文化缺少相互间的尊重。只强调子女向父母的尊重,下级向上级的尊重,无权者对掌权者(此处掌权者也包括家长)的尊重。我们的文化里,亲子关系的边界很不清晰,或者根本没有边界概念,也不尊重隐私。所以“越界”干涉别人的生活是常有的事,甚至干涉了还理直气壮,理所当然,“我都是为了你好”,而完全忽视当事人的主体性。
古语云:“遇欺诈之人,以诚心感动之;遇暴戾之人,以和气熏蒸之;遇倾邪私曲之人,以名义气节激砺之;天下无不入我陶冶矣。”意思是说,遇到狡猾欺诈的人,要用赤诚之心来感动他;遇到性情狂暴乖戾的人,要用温和态度来感化他;遇到行为不正自私自利的人,要用大义气节来激砺他。假如能做到这几点,那天下的人都会受到我的美德感化了。 世上的人千人千面,千变万化,每个人都面临适应人生,适应社会的问题。所谓以不变应万变,面对大千世界,抱定以诚待人,以德服人的态度来适应人们个性的不同。即就是对冥顽不化的人,也要以诚相待使他受到感化,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以我之德化,来启人之良知,历史上这样的例子很多,即使是冥顽之人朝闻道而夕死的事也不少,这也算是临终而悟,而达到德化的目的;何况对于一般人,坚持我之美德与之相处,终可德化落后之人,保持真诚平和的人际交往。 正如偌大的星空每颗星星都有自己的位置一样,社会中的每个人无论高低贵贱、大小强弱也都有自己的生存空间。在那个小小的空间里拥有你的喜怒哀乐,你的生存方式和习惯。然而这个世界实在太小,生活在这世界上的人又太多了。你不碰他,他还碰你,每个人的生存空间都不是孤立存在着,纵横交错、立体交叉,摩肩接踵,拥挤不堪。所以要拥有自己的生存空间,就得以诚待人,以德服人,相互照应,尊重他人的处事方式、生活习惯,与人方便与已方便,维护平衡,寻求和谐,共同创造良好生存环境,体现出我们的宽宏大度的胸怀。 世界是拥挤的,但是只要心理空间博大,你看这同一个世界的感觉就不一样。心中塞满了苦恼、私欲、小家子气,那么你拥有整个宇宙也觉得空间太小,太压抑;反之,就是另一种感觉。人人都拥有一个博大的心理空间,懂得尊重他人,能忍受痛苦、委屈,就会减少碰撞和磨擦,世界就会在心中变大,矛盾减少,欢乐增多,阳光灿烂,生存空间也就自然显得宽阔了。 世界是拥挤的,但是只要心理空间博大,你看这同一个世界的感觉就不一样。心中塞满了苦恼、私欲、小家子气,那么你拥有整个宇宙也觉得空间太小,太压抑;反之,就是另一种感觉。人人都拥有一个博大的心理空间,懂得尊重他人,能忍受痛苦、委屈,就会减少碰撞和磨擦,世界就会在心中变大,矛盾减少,欢乐增多,阳光灿烂,生存空间也就自然显得宽阔了。 后汉时期有名的义士陈重,是一个非常大度能自我牺牲的人,有一次陈重同宿舍的人回家,误将邻舍人的裤子带走了,裤子的主人怀疑是陈重拿的,陈重没有分辩一声就买了条新裤子送给那人。传说陈重一生中做了许多这样的事,他的一个同事负债累累,有一天债主前来要债,陈重就不声不响地帮他还清了,而且事后闭口不谈此事。可见他替人还一条裤子已经不算什么大事。问题在于:你明明没偷,人们却怀疑你偷,这在面子和人格上就说不过去,更何况陈重不但默认了,顶着小偷的帽子不说,还要诚心诚意地破财替人赔偿,是不是太窝囊了呢?其实不是,他暂时牺牲了名誉,破了点钱财,消除了邻居的怨气,换来的是平安和永久的信任,因为误会总有解除的时候。 另一个例子就是前段时间被抓住的杀人犯马加爵,他就是典型的心胸狭窄者,为了打牌上的一些小事,发展成了铤而走险的凶犯,令人痛心疾首。 三国时期的刘备曾对其子说过:“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这里所说的为与不为,就很有朴素的辩证法。小恶虽小不以为然,酿成大恶就悔之晚矣,所不以能因其小而为之。小善也是善,积小成大,积少成多,小善就会变大善,所以虽小善也要为之,而且对他人的所作所为能以宽容的态度对待之,从情感教育入手,从诚意出发,促使其自觉改掉小恶,完善自己的形象,这也是与人为善的美德。 “以诚待人,以德服人”是做人的根本,在现阶段,它又赋予了新的意义,是我们物质文明、精神文明、政治文明的重要基石和标志。以史为鉴可知兴替,以人为鉴可知得失。让我们牢记立信守则:“以信立身,以信立世,以信处事,以信待人”,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 请问孑然夜心的马甲奈落的分身,你刷的这些帖子和同妻有关吗? 在我老家,结婚前都要去打听对方是否有“狐臭”(歧视性名字)这样的遗传疾病,土话讳言叫“门病”,隐瞒了这个是否构成过错呢?在网上我们还可以搜到一个“性无能”(这也是歧视性语言)者在婚后被配偶起诉离婚并要求赔偿,律师认为很难得到支持。
如果完全按照民事契约的思路,那就应该在婚姻登记的时候问到双方这个问题,并写入结婚证,口说无凭,立字为证。但是我在想,要问多少可能隐瞒的问题才保险呢?
六 “隐瞒性倾向”结婚也不构成“合情合理”意义上的过错:北京市一中院法官认为,在一方同性恋行为影响夫妻感情导致离婚的案件中,将性取向正常一方认定为“无过错方”应当不会有较大争议,在财产上对其予以照顾也符合上述“合情合理”的规定。常识派在这个观点上达成了高度一致,然而恰恰是常识派的北京市一中院,在行文中用的是“性取向正常一方”,于是乎,性取向的正常与否和过错与否直接挂上钩了,正常的是无过错一方,不正常的是过错一方。或许常识派的人会认为这不过是一个笔误,法院只是在谴责隐瞒,和性倾向无关,但是即使是笔误,也暴露出法官的歧视倾向,我都不知道该说这是他们的有意识还是潜意识。我们真的能够分清楚主流意识到底在谴责同性恋还是在谴责“隐瞒”吗? 隐瞒哪些内容可以构成法院认定的“合情合理”意义上的过错呢?先转发一个网友的评论吧:隐瞒性取向的婚姻可以撤销?隐瞒真实结婚目的,结婚奔着钱去的呢? 隐瞒家族遗传病史的呢?隐瞒婚前滥交的呢?隐瞒人工处女的呢?隐瞒不能生育的呢?隐瞒风流成性,周旋在众多情人之间的呢?隐瞒生殖器短小的呢? 我听到过这样一个回应,如果对方为他的钱而跟他结婚,他肯定是心知肚明的呀。其实同样的逻辑也可以用在同直婚的问题上,如果婚姻舒不舒服就像鞋子一样,脚才知道,如果真的婚姻的基础是爱情,那恋爱中的双方感觉不到对方是否爱自己吗? 关于专业主义
我同意同志运动需要专业主义精神,然而专业主义并非说说了事,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同志公益需要专业的人才,而人才培养需要时间。据我观察,同志公益正走在专业主义的道路上。可是,在专业主义还不够的时候,工作就不做了吗?
打个比方,你邻居家失火了,专业的消防员还在50公里外,几个善良的邻居打完119,发现等消防员到,人恐怕早烧死了,于是,他们慌慌张张的扑火的扑火,救人的救人,他们的确不够专业,也没有专业消防员的云梯,他们拎着水桶来扑火,他们也不懂如何更专业的把伤员抬出去,他们扛的扛、背的背把人弄出去了,也许还不小心扭伤了伤员的胳臂,但他们真的尽了全力。然而,就在邻居们累得精疲力竭时,只见对面楼顶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斥声道:“你们这群老娘们,这么不专业,把人胳膊都扭伤了,火是你们非专业人救的吗?”
对于有人下个月就要走进异性婚姻,当事人痛苦无助寻求帮助,给些建议和支持何错之有呢?这个时候,如果不能有点心急火燎的救火精神,恐怕还真来不及。
我想,不管是同性恋政治,还是什么政治,背后都要看到人。如果看不到鲜活的生命,体恤不到他人的感受,没有同理心,什么政治正确都是扯**蛋。而专业主义如果离开人文关怀,那就是熟能生巧的一项技能罢了。
今天,中国的同志公益领域,绝大部分人都还不够专业,但只要他们足够真诚,勤奋向学,请您多些耐心和鼓励。我想,鼓励大家做得更专业,远比吹毛求疵要有价值的多。

tb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tb 2022-06-02发表,共计7796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