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研究]为同妻占领一席之地

10次阅读
没有评论

写这样文字的心情和窗外晴朗的天空真是一个很大的反差,简直就像同志和同妻的婚姻,表面阳光灿烂,内心阴雨连绵。 发起成立的同妻同联合会从去年的9月到现在,已经有了近70名成员的加入。看看上限200已经满员的其他同妻群,我想粗略的算算,光这些浮出水面的同妻就已经超过1500名。 1500名和3000万的同志群体比真的是个小数字。可是假设如果3000万同志一半结婚,1500万里一半是男同,那么,就有750万同妻。这些人都在哪呢?都在做些什么? 如果不知道这些,大家根本不用假装世界大同,因为心里真的就是以为世界大同的。就像那些被骗的稀里糊涂晕头转向的同妻一样,人生不完美,婚姻家庭里可以看到的那些小毛病真的不算啥。真相带来的往往也是痛苦,要面对,除了勇气,胸怀,还要智慧。即使如此,也同样会是浴火重生一遭。中国女人一项以温良和善为美,男人孩子家,多么温馨又和谐。干嘛非要打破这样的美好画面?所以,好多时候我真的希望这个世界就是糊涂着的,我希望她们也就是糊涂着的。我甚至希望那些同志都有超人的演技,完美的说谎技巧,随意转换的喜怒哀乐情绪。只要老公保持完美演技一天,她们就是幸福的。问题是,这网络偏偏让我也让她们看到了被藏在地毯底下的渣滓。让我们看到了藏在美好表面下的那些不美好。让同妻们有机会去验证自己的那些怀疑,给自己的疑问找到答案。有时候我会想,如果没有网络,没有信息爆炸,这个社会又会是怎样的呢? 每个人都有秘密。这网络让那些秘密一个个的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这网络,也让那些有着秘密的人终于得到一个可以一吐为快的机会。Plummer 曾经说过,网络时代给那些被权力压迫的人提供了一个施展权力的机会。能够在网络上占有一席之地,同样是一种权力争夺的过程。于是同志同妻都来到了网上。Jordan教授也说过,“网络给个人带来权力,从思想中重新发明我们的身份”。也正因为如此,像同志和同妻这样的群体首先在让自己的切实存在和认可的过程中让自己的权力得到提升,并在发现和自己一样的同类人的同时,重新获得自信,自我和强烈的归属感。Jordan 管这叫cyberpower. 我每次跟同志提起我写同志论文,我想他们对我的笑是发自心底的,我再跟他们说我为同妻呼吁的时候,我想太多人的笑挂上了一点难堪的涩。我无意站在同志群体的对立面,于我,解决同志问题是解决同妻问题的关键之一。多一个勇敢出柜的,不找直女结婚的同志,就少一个同妻。但是,支持同志运动并不等于支持同志对同妻的伤害。也不等于可以回避这个必须要面对的问题。如果同志需要发声的权力,同妻亦如是。只是,在这样一个男权当行的社会,冲破社会团体及个人的层层阻力给同妻一个声音,甚至比同志运动更难。 做为一个同志,你不能选择自己的父母兄弟,不能选择他们接受你还是反对你的性取向。但是,你却有机会选择给一个女人追求幸福婚姻的机会,还是残忍的摧毁它。 一个被骗婚的女人,只要她没一竿子打翻一串人骂所有的gay,我会同情她
但是如果她不分青红皂白乱骂一通,我只能说这种人不值得同情

tb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tb 2022-06-02发表,共计1241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