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妻的问题(转载)

14次阅读
没有评论

刚浏览了下“同妻在行动”小组,只能一阵唏嘘。

我们做老年男同研究,其中老年男同的家庭观念、尤其是忠诚观念,是我们非常感兴趣的地方。简单说,他们有几个东西非常非常有启发。

1,我们访谈的老者,绝大多数都结婚生子。

2,我们访谈的老者,几乎都极为看重家庭,尤其是是否有孩子。甚至领养孩子都可能成为其他同志看低他们的笑柄。

3,我们访谈的老者,绝大多数都是和妻子恩爱和睦。有相当部分会自豪地说自己妻子是其他朋友羡慕的对象,因为丈夫爱家护家还无比忠诚。

4,我们访谈的老者,很多都认为同性性行为和家庭婚姻并无冲突。他们以自己一生只忠于一个女人而自豪;而同性情爱,似乎是另一个平行世界。

我们的访谈主要是老年男同,所以叙述上肯定会有偏差,无法得知老年“同妻”的情况,但仅仅根据侧面反应,似乎老年“同妻”们并没有遇到今天“同妻”的一些问题,比如对爱情的理解,比如性生活方面。

我们仍然在整理资料,所以所有的讨论还只是零散而不成形。如果要读这种情况进行解释的话,也许有下面几个方面要好好思考:

1,中国传统爱情观,和现代的浪漫爱情观。

无论说传统社会是一夫一妻多妾的婚姻制度,还是说爱情并不一定是家庭的前提和中心,至少都不是两个人的独占的罗曼蒂克式的爱情和以此为前提的婚姻家庭。

2,不同文化对待同性恋的态度。

中国传统社会对同性恋是相对比较包容的,虽然也并不符合主流,但至少不会当做极为罪恶的行为需要被严厉惩罚。而基督教文化对同性恋的排斥和惩罚,使得同性恋在寻求解放的过程中,也被过度强调和凸显。

3,个人生命史中的生活重心的转移。

在过去,也许政治是最重要的生活内容,剧烈的政治运动构成个体生活最重要的部分,所以在那个时代,与其说同性恋/性是被“压制”/\”压抑\”的,不如说是被政治运动所替代。虽然那个时代有大量的因为性而遭受法律或社会惩罚的案例,但在我们碰到的人中,有相当一部分似乎并没有“被压抑”的方面,而是自动转化投入到激烈的社会运动当中。所以,我们不能单纯把福柯的维多利亚时代照搬到中国的**时代当中,而在普通人的个人经历中,性和其他生活内容的安排是什么样子的?单一的压抑论或控制论并不具有解释力。

而今天,这个“爱情绑架婚姻”的时代,似乎正是同妻们痛苦的来源。

诚如沈爷所言,“今天不仅是同性恋受压迫,异性恋也受压迫”。如果把这句话置于更重要更强大的其他社会力量的背景来看,似乎还有太多太多的东西需要我们细细思考。上边的东西非常非常不成熟,但我很想知道同妻们有没有这么来想过这个问题,或许,我不知道,如果把问题换个角度,是不是能帮助自己解脱一部分痛苦。

目前,中国同志群体中的某些同志持“同志平权”优先论调,认为骗婚行为可以理解,对此,许多同妻公益组织和志愿者持反对态度,认为同妻问题,更多的应该是以保障女性权利、尊重女性生命的群体意识来取代那些让女性成为生育者、让女性成为幌子的不良意识。 同妻的待遇身为异性恋者的同妻,可能会受到家庭暴力和冷暴力困扰。女性在与男同性恋婚姻中受到虐待的记录,古已有之。北魏汝南王元悦喜好男色,除不与妻妾同房外,对她们轻则怒骂,重至捶打。他的妻子闾氏虽贵为王妃,犹被殴打后赶出家门。胡太后派人探视后,才发现闾氏被打卧床,疮口尚未愈合。

tb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tb 2022-06-02发表,共计1317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