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妻”问题法律解析

12次阅读
没有评论

时间是2013年01月16日
文章大纲:当前最现实可行的办法是,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应根据《婚姻法》第32条第五款的规定,将配偶一方是同性恋归为“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长远的解决办法,可考虑完善《婚姻法》立法,将“可撤销婚姻”制度适当扩大范围 具体内容如下转载
(作者为北京岳成律师事务所律师。特约记者:杨晓林) 在代理配偶为同性恋的离婚案件当中,遇到的难题有几方面。
第一,以配偶一方同性恋性取向提出婚姻无效或撤销婚姻诉讼时,法院通常不给立案,只让定离婚案由。
  第二,配偶同性恋性取向的取证困难。无性婚姻、性功能障碍、性生活不和谐及一方“同性恋”性取向问题,在离婚诉讼中早已不是过去羞于启齿的事情,但是,此类案件涉及夫妻生活中最隐秘部分,如何举证是一大难题,即使收集到类似与同性恋人的通信、照片等,法院也很难认定。
  第三,同性恋是否符合离婚的法定感情破裂条件“一次判离”。中国现行《婚姻法》及最高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如何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的若干具体意见》规定,“感情确已破裂”是法院判决离婚的主要标准,但在具体事由中并未规定有同性恋此种情况,所以法院基本上不会因为一方主张对方同性恋倾向,而在对方不同意离婚情况下,能够在原告第一次起诉离婚时直接判决解除双方婚姻关系。   第四,此类案件,配偶方主张过错损害赔偿或者是对方不分、少分财产的请求,通常不被支持。中国《婚姻法》第46条所规定的过错情形,有重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实施家庭暴力、虐待、遗弃家庭成员行为,而隐瞒同性恋性取向的情形未在此列。
  对这类问题,不同地区不同法院会有不同理解。对于当事人以配偶为同性恋为由诉求损害赔偿的,法院一般不会支持。对于当事人基于对方是同性恋者,要求在离婚财产分割中对其少分的诉求,法院可能会对无过错方进行一定照顾。
  在司法审判实践中,情况还较为复杂,有的当事人即使知道配偶是同性恋也不一定会提出离婚;甚至还有当事人,在同性恋配偶的一方主动提出离婚诉求时坚决不同意离婚。因此,配偶一方是同性恋,并不必然导致夫妻感情破裂,如果仅仅将“同性恋”作为离婚的理由,不仅于法无据,也不利于婚姻家庭和社会的稳定。人们可能存在不同的结婚目的或共同生活的目的,如果双方确已感情破裂,无法继续共同生活,当事人可以根据现有法律选择通过协议或诉讼的方式来解决离婚问题。 从目前的审判实践看,有的法官认为从对同性恋者异性配偶一方的权益保护角度看,将隐瞒性取向的情形纳入婚姻可撤销范畴,更利于对双方的保护。一方面配偶可在离婚或撤销婚姻上做选择。另一方面,撤销权的行使期限届满,如果双方没有选择撤销婚姻,则婚姻关系趋于稳固,有利于双方的生活。
  我个人认为,当前最现实可行的办法是,法院在审理此类案件时应根据《婚姻法》第32条第五款的规定,将配偶一方是同性恋归为“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如果确实因性取向问题导致感情破裂,即可判决离婚。“其他导致夫妻感情破裂的情形”这一条款设置本身是允许法官行使自由裁量权的,且很好地解决了司法实践当中出现的新情况。
  长远的解决办法,可以考虑完善《婚姻法》立法,将“可撤销婚姻”制度适当扩大范围。 中国《婚姻法》在增设“可撤销婚姻”制度时,仅仅把“受胁迫”作为法定事由。对是否应该进一步扩大范围,当时就有不同意见,认为可撤销婚姻制度的主要价值在于保护婚姻当事人的结婚自由权。因受胁迫属于非自愿的结婚,与其他形式的非自愿结婚都属于欠缺结婚合意这一法定条件,因此有扩大解释的必要,将婚姻关系当事人无正常表达能力、人身性质认识错误、虚假结婚也纳入婚姻撤销的事由。 这都什么狗屁逻辑,现在是害人的人竟然可以丝毫没有损失,中国的婚姻法都是在保护谁? 应当注意的是,《婚姻法》第11条规定,“因胁迫结婚的,受胁迫的一方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或人民法院请求撤销该婚姻。受胁迫的一方撤销婚姻的请求,应当自结婚登记之日起一年内提出。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当事人请求撤销婚姻的,应当自恢复人身自由之日起一年内提出。”这里的“一年”是一个除斥期间,如果在一年内没有提出,则不再享有撤销的权利。
  《婚姻法》第12条规定,“无效或被撤销的婚姻,自始无效。当事人不具有夫妻的权利和义务。同居期间所得的财产,由当事人协议处理;协议不成时,由人民法院根据照顾无过错方的原则判决。对重婚导致的婚姻无效的财产处理,不得侵害合法婚姻当事人的财产权益。当事人所生的子女,适用本法有关父母子女的规定。”
  据此,即使婚姻被撤销,自始无效,也不会使同性恋一方失去对孩子监护权,他/她与孩子之间的父母子女关系不会改变。
   有关调查结果显示,中国配偶一方为同性恋的人数已经超过千万,必须要正视这一现实问题。社会现实中,同性恋由于担心受到歧视,不得不选择走进传统婚姻的形式,但是经常带来双方甚至是双方亲属及家人的痛苦,为什么不从法律上对他们(她们)以尊重和关怀呢。同时,在保护同性恋者的异性配偶权益方面,目前《婚姻法》和相关法律、司法解释没有明确规定。
  此外,同性恋话题过于敏感,同性恋人群也为社会所歧视,此领域的法学理论研究也相对缺乏。因此,中国的立法、司法部门及法学界等,都应对此问题予以关注,针对此类案件的特点进行理论分析,完善立法和司法。 这个帖子的价值意义不大,作者只是众多律师其中之一。权且把他的话当个参考吧

tb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tb 2022-06-02发表,共计2188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