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滋侵袭下男同性恋群体:困境与抉择

15次阅读
没有评论

环球网 2013年09月03日电
2013-09-03 08:56公益时报
http://hope.huanqiu.com/talk/2013-09/4315002.html

七夕征婚的刘逝(左)、男扮女装的AJ(中)、致力推广艾滋快检的肖冬(右)


2013年的七夕,“一元公社”里进行了一场关于消除艾滋病和同志歧视的交流分享会。
二十平米的活动室里聚集了二十多个人,他们当中有公司职员、有自由职业者、有公益人。分享会的主角是几位身份有点特别的人,他们比较通俗的身份标签是“A友”,或者“同志”。

他们的故事各个不同——刘逝讲述了他走上街头承认自己是艾滋病感染者后的尴尬与窘境;AJ分享了自己为了艾滋病病人筹款而变装的故事;也有参与者勇敢的直面自己成为感染者的事实。

但他们的故事也有相同——没有自怨自艾、消极抱怨,相反地,他们的自助精神与助人的公益经历,博得了掌声。

不容回避的是,在这些勇敢者的背后,仍有一大部分处于边缘或困境中的群体无法敞开心扉,这部分人的数量以不容回避的趋势逐年增加。据卫生部发布数据显示,艾滋病感染者陆续进入发病期,艾滋病死亡人数增加。2012年前十个月,报告的艾滋病病人数为34157例,较前一年同期增加12.7%,艾滋病死亡人数为17740例,较前一年同期增加了8.6%。与此同时,15-24岁青少年和50岁以上老年人感染数逐年上升。

而从2005年至今,感染方式中因吸毒或卖血而感染的人群数量逐年降低,随之增高的是通过性传播,尤其是同性传播所致的感染者从2005年的0.3%,增至2012年的17.5%。在大中城市中,比例更加严峻,2012年1至10月,男性同性传播占报告病例的近50%。

“艾滋病”和“同志”人群本就不容易被接纳,当两个原本就暧昧不清词连在一起,更多了不怀好意的揣测。但是数字背后,是这个面临困境人群的茫然和挣扎。

但幸好,我们有了这些勇敢的人,这个特殊群体中正有越来越多的人站出来,开展一场影响深远的“自助与助人”运动。的确,自身积极面对问题与社会的帮助协同作战,才是困境人群克服困难的根本道路。 故事1


面对艾滋不仅是勇气
刘逝:90后,同志,艾滋病感染者,公益组织全职工作者,因“七夕西单举牌告白”而被媒体关注引来争议。


一场风波

七夕当天,刘逝的一个举动引来了他没有想到的风波。

下午,他举着一个“我是艾滋病感染者,七夕征婚”字样的牌子和另一位志愿者站在西单街头,希望引起注意,借此向街边路人讲解艾滋病的知识,呼吁大家消除对艾滋病人的歧视。在一个小时活动中,上千路人经过,但仅有28人接受了刘逝简的单交谈,多数受访者表示可以接受和感染者一起工作,但不能结婚。

第二天一早,刘逝接到亲友的追问电话后,意识到“事情严重了”,他没想过自己登上了各大媒体的重要版面甚至头条。

“这无非是一种炒作!”“自私。”“变态吧?”网上铺天盖地的骂声还是让他有点郁闷,“看到一个人不理解你还可以无所谓,但是看到好几百条留言在骂你还是吃不消啊。”刘逝对记者苦笑。

这其中,最让他寒心的评论是有人看到他和路人拥抱后说他“害人害己”,是“居心不良”,他意料之中的评论是很多网友追问他得病的原因,但是最让他担心的是他的家人受到歧视和牵连。“我都能想到我妈妈上班后打开电脑的样子,我自己可以很淡然,涉及到家人就不行了。”

这一切,归根结底还是源自于公众对于这一类人群的不理解,以及对于“艾滋病”三个字的恐慌。


“其实没有那么糟”

2012年年初,刘逝发现自己的免疫力逐渐低下,身体越来越不好,由于之前也在做志愿者,对艾滋病的了解让他心里有了预感。“我之前还在开导别人,没想到落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还是接受不了,我当时对自己说,如果检查出来是阳性,就去死。”

结果出来后,刘逝开始自卑,也开始想自杀的事情。“假设自己中了500万,和真的中了500万,原来是完全不同的。”

他的一位朋友怕他做傻事,24小时形影不离地跟着他,每天都在反复做他的思想工作,他加入了“A友群”,听病友的经历和想法,整整一个月,他走出了这个阴影。

“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糟。”刘逝发现,身边的朋友、亲戚给予他理解和支持而不是躲避,这给了他极大的温暖和安慰。“当我鼓起勇气,把我的情况告诉给朋友们时,一个朋友拿起我喝水的杯子喝了一口水,反问我:‘你看我们会在意吗?’”刘逝回忆说。

虽然大家都知道艾滋病的传播方式只有三种,但是“拿起杯子”这个举动对于很多人来说,心里还有一道坎儿。

再后来他分享的故事,也为“七夕”加了些浪漫。刘逝的伴侣小朱也在分享会现场,小朱说,认识刘逝时候就知道他是A友,但依然展开追求。但小朱并非艾滋病感染者,刘逝有过怀疑和自卑,最终接受了这段感情。

他们仿佛用一种方式给自己营建了一个小社会,因为坦白和从不避讳,反倒能使留在身边的朋友都是能理解、包容他们的人。

“因为这个圈子遇到理智的感情不容易,更加随便不得,不是头脑发热、不计后果,所以更懂得珍惜。”刘逝坦言,同性相恋不容易,他们两个的情况更加特殊。

但也正因如此,刘逝想通过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即便是艾滋病感染者也可以拥有正常的感情和生活。


助人,亦是自助

对病情的知识缺乏不仅仅是公众,甚至是患病者自身。这也是刘逝决定做全职公益的原因,希望用自身经历帮助更多正在困境中迷茫和挣扎的感染者。

“大家闭上眼睛,想象一下突然医生告知你得了艾滋病,会是什么反应?”分享会上,刘逝让大家做这样的试想。

“一定是弄错了!”“找个没人的地方冷静一下。”大家说着自己的第一感受。

轮到一个人时,他先是沉默,然后红了眼圈,“我确实刚刚被查出来是阳性,只是一直不敢说。”说话的人是小九。

“没想到他会说出来,这不仅需要勇气。”刘逝说。

小九的分享得到了一片掌声,小九哭了,他选择相信陌生人,也换来了陌生人的支持和鼓励。

“因为我经历过,我更明白艾滋病感染者的心理需求,所以我能更好地帮助他们走出恐惧,而且每次我开解别人的过程就是自我开解的过程。就像小九,他说出来是为了让大家消除误解,没想到得到了理解,他更有信心了。”所以刘逝认为,帮助别人,也是自我帮助。

和刘逝一样,小九也在一家公益组织工作,小朱也正在和身边的朋友筹备一家同志公益组织。而现在的民间防艾机构、同志权益保护机构大多是相关人群在工作。

目前刘逝在北京纪安德咨询公司做艾滋徒步的项目助理。公司致力于性病、艾滋病的防治和同志权益保护,但对于公司的名称很多人不理解,“如果艾滋病防治的公益组织还算容易注册的话,那么加上‘同志’两个字就肯定不行了,所以我们叫咨询公司。”

看来,这的确是一条漫长的路。 其实现在国内各个省市的疾控中心都有派遣志愿者去各个同志酒吧宣传防艾知识,并且免费发送安全套。但是这些公益运动遭到了一些男同性恋的排斥,因为他们认为过多的提及艾滋病对男同性恋的形象不利。
同妻吧也发过几个防艾的帖子,但是遭到很多男同的反对。他们阻止同妻吧提及艾滋病,如果谁在同妻吧提及艾滋病,就会被他们认为是反同。 我个人不看好唾液试纸自查,根据我在论坛及贴吧的情况来看,唾液试纸的灵敏度和特异性都不好,误差较大。我认为还是应该去疾控或者具有艾滋病筛查资格的大型三甲医院检测,更准确。 对于同妻而言,在察觉自己的配偶有可能是同志的时候就应该从各方面开始保护自己,尤其是应该积极检测艾滋病及相关性病。吧主应该在这方面为同妻提供帮助。 多数男同性恋者好色、多性伴、感情不忠,滥交现象严重! 这三人做的很好啊。话说我是听说我这里有个艾滋村。我还是没办法克服障碍。。。 虽然我反同,但他们三个做的我确实很认同。

tb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tb 2022-06-02发表,共计3056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