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爱一条生路——选自《读者》

13次阅读
没有评论

邻家女孩晓荷是西柚的学生。这个周末,西柚和晓荷一起回家。在火车上,晓荷小心翼翼地说:“西柚老师,有件事想告诉你,可又怕你伤心。”西柚宽厚地笑笑:“说吧,老师不伤心。”“你不在家时,有个女人常到你家过夜,我妈妈看到的。”“没关系,那是我表妹。”西柚表面很平静,心里早已惊涛骇浪,痛不可当。 下了火车,西柚借故和晓荷分开,然后给子仪打电话:“我回不去了,学校明天有个学术交流会。”
晚上9点钟,西柚看到丈夫和一个年轻女人进了楼,他们虽然没有亲密的举止,但暖味的眼神却纠缠不休。
捉奸,是女人一生最惨烈的痛。
那个女人是子仪的初恋情人,据说他们曾经有过很美好很刻骨铭心的爱情。
离婚大战打了一年多,西柚就是不肯离婚。“耗死他们,让他们还没走到一起,就已经反目成仇。”西柚想。 这个周末,西柚照旧乘坐火车回B城,虽然子仪已离家出走,公开与那个女人同居。
这列火车快到终点站B城时,车上的乘客已经下得差不多了,西柚所在的车厢只有四五个乘客。有人在给家人打电话,脸上挂着幸福的表情。西柚痛苦的闭上眼睛,回想起那张在书桌上摊放了一年多的《离婚协议》。
突然,西柚听到有人说话,声音挺大的:“妈,是我,化萍。”西柚环顾四周,无人。火车过了二十里河那站后,这个车厢里的乘客只剩下西柚一人。西柚察看了半天,才明白是广播在响。
开始,西柚以为是在广播小品,可仔细一听,不象。“妈,今天我跟车,我给你买了预防非典的中药,还有治疗心肌缺血的西药。刚才火车在二十里河站停靠时,我放在售票处一个姓蒋的男同志那里了。” 西柚明白了,播音室里的播音器没关上,播音员用手机打电话,被现场“播音”。
西柚觉得很有趣,竖着耳朵听。
“妈,我虽然和大伟离婚了,但您还是我妈。我叫您妈都十几年了,我改不过嘴来。”
西柚的心一下子紧了起来,她感觉这个“电话粥”不同寻常。 “妈,我现在挺好的,小帅也挺好的,学习成绩也上来了,老师说考重点高中没问题。”
“大伟和那个女人上个月12号结婚了。大伟没跟你们提过她吗?她比大伟小4岁,做翻译工作,结过婚,但没孩子。听说,她前夫是得病死的。她性格挺好的,什么事都顺着大伟,不像我性子又急又犟,他们在一块挺合适的。”
西柚可以想象,此时此刻电话那头的老人一定是既难过又欣慰,难过的是这个叫了她十多年妈的孩子从此无依无靠,欣慰的是儿子的婚姻有了着落。 “妈,现在社会开放了,离婚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你不要觉的在邻居当中抬不起头。你可以告诉他们,大伟不是那种胡乱来的人,大伟和那个女人在大学里相爱三年,后来那个女人去了国外,两人才分手。那个女人在国外结了婚,后丈夫死了,一个人在因无依无靠的,就回来了。她和大伟在同窗聚会上见了面,这一见就分不开。我开始也恨,恨的咬牙切齿。可看到他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爱着,我心软了。就放他们一条生路……” 西柚眼睛湿润了。她想起夫写给她的那封长信:
……这些年,我经常做这样一个梦: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骑在爬满春藤的矮墙上,手里拿着一块金灿灿的发糕冲我喊:‘子仪哥哥,刚出笼的发糕,快来吃呀!’那就是小时候的她。我和她青梅竹马,朝夕想伴,真到17岁那年夏天她举家搬迁。她有一个常年卖发糕的爷爷,那条小巷四季飘香。她走后,那条小巷就寡淡无味了,我的少年岁月也从此寡淡无味了.

我没有想到会在茫茫人海中与她邂逅。在你面前,我不想隐瞒她曾是一个不好的女人。我是在一个娱乐场所遇见她的,虽然灯光昏暗,可我还是一眼认出了她,当时她正在怀里放浪形骸。我将她从朋友怀里拉到角落:“子仪哥哥,刚出笼的发糕,快来吃呀!”话一出口,我已热泪盈眶。她魂飞魄三,继而掩面而泣。我没有给她任何承诺,可她就是从那天起结束了昼伏夜出的勾当.我决定爱她,照顾她一生。因为17岁那年我流了整整一个夏天的泪水…
求你,放我们一条生路,放爱一条生路… 车到B城,西柚在街头慢慢地走着。明天我就要永远离开这座城市了,今晚好好地看一看吧。西柚自言自语…
晚上回到家,西柚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几年前我就读过这篇文章,今天再次翻起就转了过来,放爱一条生路,这句话说的潇洒,却充满辛酸,爱了就爱了,放了就放了,喜欢那份潇洒,忍受这份辛酸,听一听火车的鸣叫,看一看远去的帆船,不要回头的走过这段人生。 这是什么意思啊? 以爱之名,尽情伤人。 反对骗婚,鄙视骗子! 放爱一条生路,谁给那个被伤害的女人一条生路,丈夫和小三是真爱,那她呢?活该嫁了一个人渣,活该还在法定婚姻是丈夫和小三勾搭,她有什么错,尼玛凭什么绑架真爱为借口去伤害她?她的爱,就不是爱情?! 人渣和小三,凭什么原谅?楼主你应该忘记写后续了,西柚自强,不再被一个贱男人束缚成为黄脸婆,自己开了一间成衣店,学会热爱生活热爱自己,慢慢走出伤害的阴影,重新成为以前那个自信美丽的女子,贱男人和小三终于在一块后,发现没有了逼迫后刚开始很甜蜜,但是小三因为出国后很多生活习性与传统不符,贱男人刚开始还容忍但再看到小三和别的男人亲密是终于爆发……后来,矛盾调和不了分了,小三被贱男人泼硫酸毁容,贱男人坐牢去了….这是知音的故事,很不巧,主人公名字都差不多啊!我说我怎么那么耳熟!
邻家女孩晓荷是西柚的学生。这个周末,西柚和晓荷一起回家。在火车上,晓荷小心翼翼地说:“西柚老师,有件事想告诉你,可又怕你伤心。”西柚宽厚地笑笑:“说吧,老师不伤心。”“你不在家时,有个女人常到你家过夜,我妈妈看到的。”“没关系,那是我表妹。”西柚表面很平静,心里早已惊涛骇浪,痛不可当。 下了火车,西柚借故和晓荷分开,然后给子仪打电话:“我回不去了,学校明天有个学术交流会。”
晚上9点钟,西柚看到丈夫和一个年轻女人进了楼,他们虽然没有亲密的举止,但暖味的眼神却纠缠不休。
捉奸,是女人一生最惨烈的痛。
那个女人是子仪的初恋情人,据说他们曾经有过很美好很刻骨铭心的爱情。
离婚大战打了一年多,西柚就是不肯离婚。“耗死他们,让他们还没走到一起,就已经反目成仇。”西柚想。 这个周末,西柚照旧乘坐火车回B城,虽然子仪已离家出走,公开与那个女人同居。
这列火车快到终点站B城时,车上的乘客已经下得差不多了,西柚所在的车厢只有四五个乘客。有人在给家人打电话,脸上挂着幸福的表情。西柚痛苦的闭上眼睛,回想起那张在书桌上摊放了一年多的《离婚协议》。
突然,西柚听到有人说话,声音挺大的:“妈,是我,化萍。”西柚环顾四周,无人。火车过了二十里河那站后,这个车厢里的乘客只剩下西柚一人。西柚察看了半天,才明白是广播在响。
开始,西柚以为是在广播小品,可仔细一听,不象。“妈,今天我跟车,我给你买了预防非典的中药,还有治疗心肌缺血的西药。刚才火车在二十里河站停靠时,我放在售票处一个姓蒋的男同志那里了。” 西柚明白了,播音室里的播音器没关上,播音员用手机打电话,被现场“播音”。
西柚觉得很有趣,竖着耳朵听。
“妈,我虽然和大伟离婚了,但您还是我妈。我叫您妈都十几年了,我改不过嘴来。”
西柚的心一下子紧了起来,她感觉这个“电话粥”不同寻常。 “妈,我现在挺好的,小帅也挺好的,学习成绩也上来了,老师说考重点高中没问题。”
“大伟和那个女人上个月12号结婚了。大伟没跟你们提过她吗?她比大伟小4岁,做翻译工作,结过婚,但没孩子。听说,她前夫是得病死的。她性格挺好的,什么事都顺着大伟,不像我性子又急又犟,他们在一块挺合适的。”
西柚可以想象,此时此刻电话那头的老人一定是既难过又欣慰,难过的是这个叫了她十多年妈的孩子从此无依无靠,欣慰的是儿子的婚姻有了着落。 “妈,现在社会开放了,离婚不是什么丢人的事,你不要觉的在邻居当中抬不起头。你可以告诉他们,大伟不是那种胡乱来的人,大伟和那个女人在大学里相爱三年,后来那个女人去了国外,两人才分手。那个女人在国外结了婚,后丈夫死了,一个人在因无依无靠的,就回来了。她和大伟在同窗聚会上见了面,这一见就分不开。我开始也恨,恨的咬牙切齿。可看到他们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地爱着,我心软了。就放他们一条生路……” 西柚眼睛湿润了。她想起夫写给她的那封长信:
……这些年,我经常做这样一个梦:一个梳着羊角辫的小女孩骑在爬满春藤的矮墙上,手里拿着一块金灿灿的发糕冲我喊:‘子仪哥哥,刚出笼的发糕,快来吃呀!’那就是小时候的她。我和她青梅竹马,朝夕想伴,真到17岁那年夏天她举家搬迁。她有一个常年卖发糕的爷爷,那条小巷四季飘香。她走后,那条小巷就寡淡无味了,我的少年岁月也从此寡淡无味了.

我没有想到会在茫茫人海中与她邂逅。在你面前,我不想隐瞒她曾是一个不好的女人。我是在一个娱乐场所遇见她的,虽然灯光昏暗,可我还是一眼认出了她,当时她正在怀里放浪形骸。我将她从朋友怀里拉到角落:“子仪哥哥,刚出笼的发糕,快来吃呀!”话一出口,我已热泪盈眶。她魂飞魄三,继而掩面而泣。我没有给她任何承诺,可她就是从那天起结束了昼伏夜出的勾当.我决定爱她,照顾她一生。因为17岁那年我流了整整一个夏天的泪水…
求你,放我们一条生路,放爱一条生路… 车到B城,西柚在街头慢慢地走着。明天我就要永远离开这座城市了,今晚好好地看一看吧。西柚自言自语…
晚上回到家,西柚在《离婚协议》上签了字。 几年前我就读过这篇文章,今天再次翻起就转了过来,放爱一条生路,这句话说的潇洒,却充满辛酸,爱了就爱了,放了就放了,喜欢那份潇洒,忍受这份辛酸,听一听火车的鸣叫,看一看远去的帆船,不要回头的走过这段人生。 这是什么意思啊? 以爱之名,尽情伤人。 反对骗婚,鄙视骗子! 放爱一条生路,谁给那个被伤害的女人一条生路,丈夫和小三是真爱,那她呢?活该嫁了一个人渣,活该还在法定婚姻是丈夫和小三勾搭,她有什么错,尼玛凭什么绑架真爱为借口去伤害她?她的爱,就不是爱情?! 人渣和小三,凭什么原谅?楼主你应该忘记写后续了,西柚自强,不再被一个贱男人束缚成为黄脸婆,自己开了一间成衣店,学会热爱生活热爱自己,慢慢走出伤害的阴影,重新成为以前那个自信美丽的女子,贱男人和小三终于在一块后,发现没有了逼迫后刚开始很甜蜜,但是小三因为出国后很多生活习性与传统不符,贱男人刚开始还容忍但再看到小三和别的男人亲密是终于爆发……后来,矛盾调和不了分了,小三被贱男人泼硫酸毁容,贱男人坐牢去了….这是知音的故事,很不巧,主人公名字都差不多啊!我说我怎么那么耳熟!

tb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tb 2022-06-02发表,共计4178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