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女子被同性恋丈夫家暴 建同妻网站集体自救

20次阅读
没有评论

有些长,慢慢看完后转过来的。
原文地址http://home.donews.com/donews/article/1/169740.html 同性电影《我爱你莫里斯》里的金凯利和伊万深情缱绻,有女观众留言,庆幸不是他们二人中谁的妻子。 同性恋者的妻子如何自救、如何**

同性恋者的妻子———同妻,这是当今社会中的一个潜在群体、弱势群体,据防艾专家张北川教授估计在中国同妻数量达到1600万———当她们在不知道对方是同性恋者的状态下结婚,那么,知道真相之后,她们要如何看待自己的婚姻、如何维护自己的权利、如何面对“骗婚”的丈夫,甚至离婚后如何提醒其他女性不要被前夫“骗婚”?

这都是一系列的敏感问题,我们的社会整体上对同性恋者还不够宽容,法律也不允许同性恋者结婚,同性恋者面对强大压力,但这不等于他们应当选择找一个女人“骗婚”的方式来转嫁压力。被伤害的同妻,她们甚至不能公布这些同性恋者的信息,因为会被指责为侵犯他人隐私;她们哪怕遭遇对方企图骗她们生小孩,以完成家族传宗接代的任务,在愤怒之下也不能提及“复仇”这个字眼,因为会有人指责她们恶毒,因为伤害她们的人,也被称作为弱势群体。 被所谓的弱势群体伤害,就是成为理所当然了吗?

相比同性恋者有公益组织关注,搞各种活动**,同妻存在感却相当薄弱———相当多的人看到同妻两个字都一片茫然,国内没有相关法律和公益组织去帮助她们。 被同性恋丈夫家暴,离婚时她净身出户,建同妻网站集体自救

同妻,同性恋的妻子,即便在同性恋群体中,同妻也被公认为最好不提的话题,关于同妻的数量,据防艾专家张北川教授估计在中国达到1600万,她们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无声的受害者,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同妻们勇于站出来,无论展示的是伤痛亦是愤怒,同妻们对于自己“有问题的婚姻”的正视,亦是她们开始**、自救的第一步。 01

她永远无法忘记被同性恋丈夫掐着自己脖子的感受

曾经是同妻的萧瑶对于媒体的采访已经不陌生,作为同妻家园,这个注册人数已经达到近2000人的网站创始人她早选择勇敢地站出来分享她自己的故事。

不幸福,是萧瑶这段曾经的同直婚姻最直观的描述,“那时候,我24岁刚大学毕业,对爱情婚姻还有浪漫的想象。”当时她觉得自己很幸福,在想浪漫的年纪遇见一个文质彬彬的男人满足她对于浪漫的想象,而那个男人还是高中同学的哥哥,就连他的父母也和蔼可亲,只是幸福的时间太短。

“刚结婚一个月,他就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让我在Q Q上发现一个网址,我点过去才知道是个同性恋者网。”5年过去,萧瑶还是记得那个网站的名字:台湾G A Y网,那瞬间她的第一反应不是愤怒,不是伤心,“懵了,完全懵了。”没有质问,只是在无论工作,甚至坐公交车也好,她都在想这件事,“就那段时间人一下子瘦了5斤。”

独自想了一个月,她还是决定询问丈夫,“他没有承认,只说自己是双性恋。”所以萧瑶再次开始对自己的婚姻充满希望,“真的很想好好过。”她开始想自己是不是太忙,所以宁愿让自己更辛苦在结束了杂志社编辑的工作后马上赶回家,尽妻子的义务,整理房间,做饭,努力让家更温馨。

可这些努力被丈夫无视着,对于幸福的定义也许都不同的两人似乎是在两根平行线上各自拉扯着,就算再用劲,也永远不会相交,到达同一个终点。“从夏天的7月到秋天的10月,丈夫的眼神越来越冷。”萧瑶的期待也在漫长的婚姻冷暴力中慢慢消磨,直至没有。

“但最终下定决心离婚还是因为丈夫的暴力。”她无法忘记第一次丈夫掐着自己的脖子的感受,“真的觉得自己快死了,觉得再待在这个家命都快没了,必须搬走。”这个从开始就注定悲剧的婚姻最终因为萧瑶的坚决而告终,“净身出户,只想尽快摆脱这个噩梦。”

而噩梦的后遗症却远远不是离婚能解决的,“很长一段时间都还陷在情绪中。”2007年,10月刚离婚的萧瑶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命运的黑色彩票,“为什么这样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是不是世界上只有我一个人遭遇了这种事?”她习惯性地在网上用博客记录心情,也正是由于这个博客让她找了一个只有20多人的Q Q群“才知道我不是孤独的。”

情绪的反复让她郁闷,这时候群里的姐妹会劝劝她,而让她人生改变的一位心理咨询师也在此时出现,“通过写博客认识的,也是因为他让我试着去了解心理学,也学会站在情绪外去看去分析问题。”但这位心理咨询师给予萧瑶最大的改变是促使她开始自己组建同妻网站,“在同性恋网站众多的情况下同妻却很少有人受到关注,同妻家园是为了给姐妹们一个交流的平台。”这个网站的创立也是出于她自己的担忧,也许她不想再有人像她曾经那样的无助与孤独,一个人去背负压力,去承担绝望。

2007年,萧瑶只能在20多人的Q Q群中找到接纳感,她无数次怀疑世界上是不是只有她一个女人遭遇了这样的事,而在2012年,一直鲜有人关注的同妻开始频频出现被大众媒体报道,而同妻的Q Q交流群也在日益增多,2745位同妻可以在同妻家园上互相交流,天涯网站上开辟了专门的同妻部落版块,豆瓣上也出现了“同妻在行动”的群组。
无论是怀疑、愤怒还是彷徨,越来越多的同妻声音出现,有些甚至对蓄意欺骗的丈夫或男友做出反击。 02

遇到小偷能大喊,遇到骗婚者却要保护他的隐私?

面对这样伦理题:当发现疑似同性恋前男友或丈夫再去找其他女孩时,作为旁观者的前妻或前女友是该保持沉默还是揭露他的隐私性向?性学家方刚给出了一个值得回味的答案:先找前夫或前男友沟通,如果未果,就告诉那个女孩。“如果保护隐私,面临使另一个人受更大的伤害,那显然后者更加重要。”

而一位网名为“宝贝鹌鹑蛋”的女孩正在面临着这样的选择。

在同妻群中,这个女孩总爱在下班时间和大家聊聊,比起萧瑶,她算幸运,因为还没和性向成疑的男友步入婚姻,还不是真正的同妻,但这场恋爱让她受到的伤害却不亚于任何同妻,“太反常规了,以后在交男友时第一个会担心的是他的性向,而和他在一起几个月我就怀孕了,但因为他将性病传染给我,导致孩子流产了。”

宝贝鹌鹑蛋在天涯上曾发过长帖与网友们探讨男友的真实性向,“有时候他去出差,我很想他,就去他的Q Q空间看看却发现每次他到不同城市都有当地的男人去浏览他的空间,而那些男人们也看起来和普通男子不同。”

她选择了其中一两个人尝试着联系,结果让她瞠目结舌,一个年纪不过18岁的男网友在得知她的真实身份后主动把她男友与自己的聊天记录发送过来,“姐姐,你怎么会认识那样一个人啊!”长长的聊天记录中显示着男友试图勾引这个男孩上床的信息,还有男友对自己的不屑,而最让人无奈的是当宝贝鹌鹑蛋向男友质问时,男友却表现出一付情深模样,“我的人生是分成两等分的,一份是给我家里的爱,一份是给你的爱。”

男友不断说着自己不是同性恋,只是因为高中时苦恋一个女孩未成才导致现在这样,“他要我不要再去查了,还说恋爱的一年里,小暧昧是肯定有的,大暧昧是没有的,偷腥是有的,小三是没有的,不停强调爱的是我,从来没想过分手,要和我结婚。”只是甜言蜜语过后,他还是会挑逗男网友,和男性发亲密短信。

也就是这些亲密短信让宝贝鹌鹑蛋彻底死心,“我用他的身份证拜托电信公司的熟人调出了他的短信内容,才发现在过去一年里我都是傻瓜。”而男友遗落在车上显示着梅毒阳性的病历卡也被宝贝鹌鹑蛋有意识保留下来,再凭借手中的网上聊天记录还有短信内容,分手并不艰难。和彷徨的萧瑶比起来宝贝鹌鹑蛋显得更冷静,“我当时根本来不及想反击,没有力量的同时,我更多想的是自己该怎么办。”萧瑶如实地表述当年自己的反应。

“我还没有成为他的妻子,不能随便透露他的个人资料和隐私,只是会想遇见小偷我还能大声喊,遇见一个这样的人却一定要保持沉默么?”宝贝鹌鹑蛋在分手后质疑道。她总是有些意难平,“因为最近他又和我在网上说准备找新女友去结婚。”在最愤怒的时候,宝贝鹌鹑蛋也没透露任何男友的资料,无论是在Q群聊天中还是网络帖中,“我也没想过把他的隐私透露给他父母知道,老人家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只是就任由他下去么?”

宝贝鹌鹑蛋在努力寻找着男友新女友,目前已经有些眉目,“知道了女孩的上班单位,我在考虑要不要提醒她一下,因为真心希望男友不要再四处骗人了,他长大了该面对自己了。”
无论结果如何,宝贝鹌鹑蛋用自己的冷静与主动提供了除了黯然结束同直婚姻之外一个新的选择:或许能够通过女性的力量阻止新的悲剧诞生,这或许也是另种意义上的自救。

而在同妻们主动自救的同时,我国现有法律对于同直婚姻的真空状态,现有社会环境对于同妻的忽略,让自救依旧有些举步维艰。
03

同妻**遭遇法律真空,鲜有公益组织保护同妻

净身出户的选择让萧瑶能够最快地走出这场不堪回首的婚姻,但更多的同妻们挣扎在利益最大化和争要孩子的离婚临界点上,大多数人的情况并不乐观,使自救之路蒙上阴影。

“免费的保姆,谢谢你帮我带孩子。”这句话让微博网友“悲催痛苦的生活”至今想起来仍心痛,在孩子被同性恋老公带出国后,她每天都陷在思念孩子的痛苦中,而律师给她的意见更让她难过,“因为没有经济来源,很可能争取不到孩子的抚养权。”面对同妻这样一个庞大群体,要找到一个有针对性的法律咨询顾问却如此难。

同妻联合会的创办人、现在英国读博士的M arian强调现在在欧美国家其实也没有将性向作为婚姻过错的规定,“‘同直婚’在国外虽然也有其特殊性,但是因为欧美有自己的各类组织,针对婚姻出问题的家庭给予各类帮助,例如单亲家庭帮助,例如诉讼帮助,例如离婚过程中孩子的问题,等等,但是中国针对异性恋夫妻的这一系列问题的帮助都很少,更别提有着特殊需求的‘同直婚’了。”

抛开“同直婚”这一特殊性,在离婚诉讼和孩子抚养权问题上,欧美已经有一套完整的保护双方利益的体系,但是中国没有,在欧美对女性的保护也远远优于中国,“在那边有专门的免费的法律诉讼帮助咨询组织,政府的、公益的都有,而现在在中国给同妻找个律师咨询都不容易。”

来自深圳德纳律师事务所的婚姻家庭律师谢德三说目前还鲜有具体的同妻离婚案例作为参考,“面临的最大问题还是举证难,如何证明性向就是个难题,而同直婚姻内可能遭遇的还有冷暴力,同样举证不易,及在现有婚姻法中,对于家暴的定义也并不明确,反家暴法也还未完全确定。”她说曾经见证过一次同直婚姻的结束,“在女方知道男方是同性恋者后觉得婚姻名存实亡,最终通过协议的方式离婚。”而萧瑶在接触了不少同妻之后,提到一位来自河北的同妻,“婚后8年她依旧是处女。”最终这段荒谬又带着欺骗的婚姻以婚姻无效的结果收场,“但即便是判婚姻无效的案例也太少。”

不少同妻的青春就在这些充满欺骗性的婚姻中荒芜,还可能因为没有足够经济条件面临丧失孩子抚养权的结果,对此谢德三也只能建议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做“宅妻”,“保持自己精神独立、人格的独立。”

而同妻除了面临法律的真空,社会资源的稀缺也让她们的自救并不容易,萧瑶的同妻家园至今仍面临着资金短缺、专业心理咨询少的困境,“当时有人就说我成立的是怨妇网,其实单靠同妻们的互相倾诉是远远不够的。”

她有意识地找来义务心理咨询师,律师们为姐妹答疑解惑,可这些靠私人关系找来的朋友还是不能够满足上千位同妻们的需求,“个人的投入就已经达到六七万元。”没有收益的情况下,萧瑶无法全心做网站,“但也不能放弃全职工作。”

她有时候也希望社会资源能够对同妻组织倾斜一些,“越来越多的人了解同性恋,不少同性恋者公益组织有自己的经费,也有举办活动的经验。”但同妻家园却是有些形单影只地在支撑。“找过当地妇联,可他们甚至不知道同妻是什么。”不能否认的是,同妻之于大众依旧是个陌生的概念。

而让自救最难堪的点则是同性恋者群体对于同妻现象的回避,M arian形容同妻在同性恋者人群中就像个“表面愈合内里溃烂”的伤口,“也许同性恋者本身觉得这件事就很难堪,回避逃避是最好的解决办法。”而不少同性恋者团体也用无可奈何形容同妻,曾有同性恋者为了呼吁同性婚姻合法化,制作出的海报中明确提出同妻是社会大环境逼迫的产物,言辞间充满受害者的彷徨。萧瑶对于这些,只是说:“欺骗就没办法让人去尊重。”

Marian也强调同妻问题不仅仅涉及到同性恋平等权利,更是个两性平等问题,“中国现有的两性平等观念和态度从宏观到微观都是薄弱的。在离婚、孩子的抚养权、同妻利益上,都需要有更专业的人士来帮助同妻们,那些专业的、对同性恋者社群问题有一定了解、对同妻问题有深刻了解、对两性平等性别问题有深度了解的专业资源,是同妻群体目前迫切需要的。”

同妻的自救亦是女权的觉醒,而这些可怜可爱的女人也在试图用她们的温柔与坚强走出阴霾。 04

“骗婚的同性恋把社会压力当借口”

愤怒是每个同妻都曾经经历过的阶段,“那时候对丈夫有恐惧,对一些事物的看法也很偏激。”再回首,萧瑶已没有当年那样的激烈情绪,而一些刚刚获知丈夫或男友是同性恋的妻子和女友则反应大得多,在一个同妻群中、网名为Sunny的女孩表示主要是自尊心实在受不了,宝宝鹌鹑蛋也直言处于爆发的边缘,“好几次都想着把男友的私人资料直接公布算了。”

对于这样的愤怒,使不少人对同妻留下了怨妇的刻板印象,而M irian则直言发现真相之后愤怒,是每个人都会遇到的,“那些刚发现的同妻肯定情绪更激烈,倾诉欲望也大得多,正因为所有的同妻都会经历一个愤怒期,所以发言的同妻越多,别人就越认为同妻一直都很愤怒,事实上根本不是同一个人,也不是同一群人。”她不提倡同妻们永远停留在愤怒期,“但愤怒本身就是代表着对不公平的感受及觉醒,我们并不能拒绝同妻的愤怒,这也许就是她们开始自救的第一步。”

而面对不少同性恋者在网上发布同妻发声也许对于同性恋者平权运动有影响时,同性恋亲友会执行主任阿强表达了自己的意见:“个人是不认同的,同妻发出声音,是她们的权利,同性恋者和同妻有各自呐喊的权利。而从媒体这个角度来讲,同妻的发声也让同性恋的可见度更高,大家会越来越意识到同妻和同性恋者都是偏见和社会歧视的受害者。”

萧瑶则一直坚定地认为同妻的发声让同性恋者有了一个立体的形象,“骗婚的同性恋没办法让人尊重是因为他们自身不尊重自己的性向,很多时候社会压力只是他们不接受自己的一个借口。”

选择与同性爱人厮守,坚决不踏入异性婚姻的阿强说同性恋者在维护权利时应该也强调责任,“我们真正要给大众了解我们这种生活并没有伤害任何人,那些用‘不得不’寻找借口的话,其实是视野没打开,当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说自己不得不结婚时,我也认识很多60多岁还没结婚的同性恋者。”

而有一个同性恋儿子的轩阿姨也说天下哪有那么多喜欢强迫子女的父母?“父母让孩子结婚,让孩子传宗接代是他们觉得这些才能让孩子幸福,因为每个孩子在父母的想象中都是异性恋,这些事对异性恋来说太正常。”

萧瑶还记得离婚给她最大的打击是看起来和蔼可亲的公婆、丈夫的妹妹甚至姑姑其实都早知道丈夫是同性恋,“丈夫的妹妹曾说不知道哥哥是否还像以前一样喜欢男人,而丈夫的姑姑则直问丈夫的外遇是男是女?”尽管到最后,她也没有和老人说:“你的孩子真的是同性恋,为什么你明知道还让他结婚呢?”

轩妈妈说逃避也是很多同性恋父母在做的,“没有一个适应期,他们接受不了,我的儿子用了6年给我暗示,我才完全地接受,而那些说父母不能接受性向的孩子又花了多少时间真正去向父母阐述自己和异性结婚真的得不到幸福?”

“现在也不怪任何人了。”萧瑶并非不知道同性恋的存在,“一些60、70后以前的同性恋者也许在走入婚姻时就算对自己怀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对于这样的情况不能单方面去谴责,可现在的80后们其实应该有更多的选择了。”她回忆起与丈夫的战争,“在接受心理咨询后,我发现可以脱离情绪来看一些事,想起他的数次沉默,也许因为他也在痛苦吧。”

就像70后的已婚同性恋者小许提起妻子依旧难以释怀,“一辈子对不起她,除了爱,房子儿子什么都可以给她。”出生于潮汕乡下的他只想要个互相关心的家,“来深圳打工后看见厕所同**友的纸条那瞬间才突然意识到原来我真的和别的男人不一样,所以马上和妻子说离婚,但那时候妻子已经怀孕,离婚再嫁在潮汕乡下并不容易。”

现在他34岁,妻子32岁,“一直劝她再嫁,如果夫家对她不好,我愿意照顾她一辈子。”可保守的妻子担心孩子的未来,还大骂了小许一顿,“但树叶真的变不成羽毛,我总是给不了她最想要的。”于是他能给妻子的也只是拼命赚钱,也不去找同性恋人,可能就这么过一辈子。

这样的“同直婚”悲剧还在持续上演,萧瑶只期待用绵薄之力去做些什么,就像她的网站所标榜的“同妻,到我为止”,期待让更多人了解这个群体,躲开这个人生的悲剧。她并不是圣母,在遭遇了冷酷欺骗和暴力对待后还能和丈夫———准确说是前夫做朋友,“只是近期见面后发现,他还是那么彬彬有礼,就像我们刚认识的那个样子,我就想也许当时也因为我自己对婚姻的期待而和他结合,我相信那时候他可能也在试图认真对待我们的关系,就算对我不是爱情,总有些感情。”

同妻家园的网站大部分时间由萧瑶的新男友维护着,这是个在知道了她的过去后依旧毫不介怀的男人,“可能所有的伤害最终能变成财富,在未来同性恋者们会有好的自我认同环境,而这样的同直婚姻能够避免,因为实在太痛苦。”

不把自己当成永远的受害者,把自己调整到悲悯的心态。这是萧瑶,一位前同妻选择的自救态度。 网上同妻聚集地

同妻家园网

不少同妻被家暴、染上性病、患抑郁症

由前同妻箫瑶打造的草根组织,进行同妻生活状况调查,鼓励同妻分享经历,互相支持,表达欲望,争取权益,对寻求帮助的同妻和已婚男同提供帮助。让同志拒绝婚姻,让同妻找到自己的幸福,让更多同志清醒认识到与异性恋结婚的自私与狭隘。

同妻故事版块有不少同妻表达了婚姻生活的郁闷,帖子标题内出现无助、痛苦、噩梦等词汇。在网站媒体报道版块,还有不少同妻曾反映因为长期的不幸福婚姻生活,导致抑郁,以及在同直婚姻关系中时而发生的家暴现象,甚至由于男同性恋为艾滋病高危人群,导致同妻也有比其他人群更易感染的危险。网站上同时提供艾滋病、梅毒、肝病、性病等健康卫生知识的传播。 豆瓣同妻在行动小组

这是一个诉求直接的网络小组,它全力维护同妻的权益,避免更多人成为同妻是第一诉求。在讨论话题中甚至出现了“同志骗婚手册”,其解析了同性恋骗婚目的、骗婚具体策略,及异性恋妻子步入这样的婚姻后可能遭遇的后果等问题,来展示同妻的可怜。它的种种倾向性也提出一个问题,同志平权与同妻权益是否能混为一谈?同志是否能以社会压力过大、养育责任等原因欺骗无辜女子,并强调这一切行为都是逼不得已?

在这个小组有个人气很高的帖子,公布了《同妻骗婚手册》,其目录摘选:
一、为什么要骗婚
1.1骗婚、形婚与不婚
1.2骗婚的好处———工作篇
1.3骗婚的好处———朋友篇
1.4骗婚的好处———父母篇
1.5骗婚的好处———子宫篇
1.6骗婚的好处———生活篇
1.7骗婚的好处———年老篇
1.8骗婚的坏处———瑕不掩瑜?
二、骗婚前的准备工作
2.1骗婚的对象选择———“骗婚”的完美对象应如何
2.2骗婚的对象选择———什么样的女孩容易被“骗婚”
2.3骗婚的策略———女孩发现自己的异常时如何应付
2.4骗婚的策略———如何将自己的bf“偷运”进日常生活
2.5骗婚的策略———完美情人、完美准女婿的塑造方案
2.6骗婚的策略———如何赶走女孩身边的“泄密小人”
2.7骗婚的策略———敷衍女孩的八大完美借口

这份目录让我们反思,部分同性恋者以自己的需求为出发点,置同妻的悲剧性于不顾,因为自己得到不公的对待,所以他们就有权理直气壮、步步为营、老谋深算地伤害一个无辜的女性吗? 专有名词扫盲

同妻同性恋的妻子,其中大多数为正常性向的女子。据防艾专家张北川教授介绍,在中国80%的同性恋可能会步入异性恋婚姻中,人数或会达到1600万。他强调同妻并不是严谨的学术概念,如果排除双性恋,真正意义上的同妻数量应该在1000万以上。2005年,央视记者柴静做了一期《以生命名义》的电视节目并播出,这是在国内主流媒体上首次深入地探讨有关“同性恋”和“同妻”群体的话题。

骗婚首发于豆瓣“同妻在行动”,其表达意义为男同性恋在婚前隐瞒性向与异性恋女子步入婚姻关系,其目的为利用异性恋妻子掩饰其性向,减轻社会压力,同时为了孝顺父母和传宗接代。

同直婚婚姻双方一方为同性恋,一方为异性恋(即代表直)。这样婚姻中异性恋的女方可能被称为同妻,因为性取向是个很复杂的事情,在异性恋为主流的社会里,同性恋者自己对自己的性取向的认知都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何况一个日常生活中根本和同性恋群体、和同性恋知识没有任何接触的人,因此同性恋步入异性恋婚姻的原因可能不仅仅是刻意隐瞒,针对此类婚姻可称其为同直婚。 老子直男都可以走丁克道路,一群基佬还想骗孩子,煞笔! 男同性恋者与异性结婚的本身已构成犯罪

tb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tb 2022-06-02发表,共计8350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