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成男同性恋者会结婚男同妻受到艾滋病威胁

13次阅读
没有评论

转载自http://www.hinews.cn/news/system/2009/12/01/010621871.shtml “高干队”进同性恋酒吧 3个月干预千例“同伴”
  
    他们是一群大男人,却玩起了“伴家家”的游戏;他们仅是一群普通人,却成为不断上升的艾滋病感染的最危险人群。
  
    今天是第22个世界艾滋病防治日。记者走进上海市防艾高危人群干预工作队(简称“高干队”),获悉上海目前有同性恋酒吧近40家,“高干队”3个月动员近千例“同伴”检测艾滋病感染。通过对男男性“同伴”高危人群的特别干预,阻断艾滋病疫情的上升。 夜幕下找到“同伴”的“家”
  
    庄鸣华,中等身材普通打扮,正式身份是上海市预防艾滋病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助理,同时也是上海市防艾高危人群干预工作队队长。谈起艾滋病疫情,庄鸣华拿出两个数据:本市今年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886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人数比去年同期增加26.5%;截至2009年底,估计本市目前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约7000人。本市艾滋病疫情继续呈上升态势。传播途径继续以性传播为主。其中,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以45岁以下人群为主,男性居多。男男性“同伴”成高危人群的特点浮现出水面。
   庄鸣华说,阻断艾滋病疫情的上升态势,先要找到男男性“同伴”。为此,夜幕下,“高干队”队员出发,通过各种方法,一个个找到“同伴”的“家”。目前,上海有同性恋酒吧近40家,另有同性恋浴室10家。“高干队”3个月动员近千例“同伴”参加艾滋病感染检测。
   男“同伴”感染超过7%
  
    今年31岁的叶成(化名)长得白白净净,斯文的装扮显示他属于白领阶层。叶成在单亲家庭中长大,已有女友,但是每天他要到同性恋酒吧会会“男友”。 “凡是男人都喜欢女孩,可我却喜欢男孩。 ”叶成丝毫不掩饰自己的同性恋取向。
   庄鸣华说,近几年,本市“同伴”中艾滋病检测感染率不断上升,2007年检测感染率是2%,2008年上升为4%,2009年“同伴”中艾滋病检测感染率达7.2%。男男性“同伴”已是上海艾滋病感染的最危险人群,也是高危人群中艾滋病感染上升最快的人群。
   “男同妻”受到潜在威胁
  
    记者问,为什么男男同性恋“同伴”又有女友呢?庄鸣华说,他们是受到周围社会环境的压力,80%的男男同性恋者往往被迫以婚姻作为保护伞,掩盖他们真实的性取向。 叶成就有女友,他表示会结婚。庄鸣华说,很多男同性恋者结婚了,仍然保持着男男性“同伴”的另一半关系,“男同妻”(女友变成妻子)则最容易受到不断上升的艾滋病的潜在威胁。 “高干队”调查表明,生活在大城市受过大学教育的男同性恋者已成婚或即将要结婚的占80%以上。由于不知道男同性恋者是否感染上艾滋病,大量男男性“同伴”仍藏在水面之下,“男同妻”的感染程度就无法了解,“但她们将是现在不断上升的艾滋病传播的潜在威胁受害者。 ”庄鸣华表示,估计有40%—70%的男同性恋者都和女性发生性关系,艾滋病的传播会进一步向普通人群蔓延。
   通过“中介”动员检测自救
  
    夜幕下,“高干队”队员走进同性恋酒吧,同男“同伴”们互相拥抱。通过“中介”,认识了叶成等同性恋者。大家边聊天,边开始分发安全套等防范艾滋病的宣传品。 机会给予那些自救的人
  
    庄鸣华表示,同“高干队”一起做防艾干预的,还有许多同盟军,如一些民间研究“中介”组织,通过共同努力,一起来对男男性“同伴”高危人群的特别干预,阻断艾滋病疫情的上升态势。 “机会给予自救的人。 ”庄鸣华介绍,许多同性恋者经过宣传、帮助,从迷惘、偏向、无助中走出,甚至摒弃了当检测出艾滋病感染曾经选择结束自己生命的想法。如今,他们感谢认识了“高干队”朋友,帮助走过了那段心理危机,能够勇敢面对离开男男性“同伴”的生活,或是已做好准备的“携艾”生活。 俗话说, 人在做, 天在看。
  
  爱兹病只是上帝给于**的gay群的一个警告,而真正让这些享受罪中之乐且不肯悔改的人们受不了的, 应该是死后上帝的审判。
  

tb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tb 2022-06-03发表,共计1645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