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半树花》__同妻同孩小说连载

17次阅读
没有评论


写在正文之前
——始终记得,外婆家院子里那棵几十年或者已经是几百年的梧桐树,被某年的大风吹断了一半枝干,只剩下光秃秃的半棵树而已。明明树干似乎已经干枯得似乎只能作为枯柴待在厨房。
——却在那个春寒料峭的四月,挣扎出一片天空,绽出了半树紫白相间的梧桐花。
罢了。
而且对运筹惟握深居高位的柳承光来说,这次的事情明显脱离了他的掌控,对这个自命不凡的男人来说才是最不可忍受的。当然,虽然对洛宁的感情不甚深厚。但是对流着他血脉的两个女儿却也是真心疼爱的,虽然他平日在家都是严肃、冷漠的态度,可对两个小女儿还算和蔼。一起玩耍的时间虽少,出差也常常惦记着给她们带回各种礼物。 这也是他为何如此气氛的原因,那个女人竟然带走了他柳家的血脉。 柳承光始终认为那个足不出户的弱女子是逃不出他手心的。
只是他低估了即便洛家老两口已然不在,弥留之际已然为他们的独女留下了一些人脉。已逢绝路的女子知道仅凭自己是无法带走两个女儿的。
放下自尊,不再是城中曾经不识悲愁的名媛,也不是闲庭书画的柔弱女子。这,只是一个保护孩子的母亲。单薄倔强的女子跪在头发花白的老人身前,攥紧手心,眼眶红肿,蓄满泪水,脸色苍白。
“李叔……只盼你看在侄女早去的父亲的份上,帮帮小宁吧……那两个孩子是我的命根子啊,他竟要我……我怎么能……李叔……那是侄女的命啊……”洛宁忍不住又掉下泪来,瘦小的身子轻颤起来,仿佛风一吹就会倒,
却固执的跪在地上,哀恫的的望着坐在藤椅上威严的老人。眼睛里却闪烁着热切的光芒,仿佛这是唯一的生路。
“先起来再说。”老人微不可闻的叹息一声,要扶起洛宁。
洛宁却咬牙不起,往地上重重的一磕,
“李叔,救救侄女儿吧……求您了!我若有别的法子也不至于此……他欺人太甚……这么些年,我念着应是有些情份的……没想到……当真是黑心黑肺……侄女虽只是一介女子,也是受不了这侮辱的…
“看来是没有转潢的余地了……我应你就是。”老人伸手把洛宁从地上扶起,继而蹙着眉看着坚毅又哀戚的女子叹息道,“从小就是个懂事儿的,在大家小姐里算是最规矩的,怎的嫁了个……唉,若你父亲在世……”
想起去世许久的父亲母亲,那两个严谨和蔼的老人,洛宁不免悲从中来,泪水不住的往下掉。
“唉,总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你父亲临终之前将你托付于我,怕是知道你这刚烈的性子……知女莫若父……你这一走,怕是再不能回来了。姓柳的这些年把势力经营得颇有些大,京里有不少人。我这把老骨头怕是也动不了他。
不过,让他找不到你们娘三还是行的。唉……好好照顾自己,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老人叹气,有些疲惫的闭上眼。
洛宁一听,顾不得抹眼泪,连声道谢,老人不再言语,只是摆摆手。 . 这样一个内敛温柔的闺秀像是战士般披肩斩棘,用坚强和泪水铺出一条路,终究是带着洛与方和洛与荞逃离了那个吞人噬骨的城市。
. 离开的那天洛宁穿着黑色旗袍,胸前绣着精致的梅花。黑发被木簪挽了起来,温婉典雅, 氤氲朦胧,她的嘴角始终带着淡笑,清雅柔和。路旁凋落的黄叶仿佛不是离别的秋景,而是置身于晕染着墨香的江南,碧荷白莲,白墙黑瓦。洛宁怀里抱着小小的憨眠的洛与荞,身旁跟着沉默的洛与方。渐行渐远的消失在凄清的秋风中……
. 即便逃走,这个女人也带着属于她的矜持和优雅。早晨被闹钟惊醒的时候,洛与方还有些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神思恍惚的坐在床上发呆。
. 洛宁病逝之前她很少梦到9岁之前的事,可是这两年却总是梦到以前。把天空遮挡住的阴云,笑得淡然却唇角苍白的女子, 拥吻的两个男人,哭泣的小女孩,华贵奢侈的大房子,院子里盛放的白玫瑰……混乱得不像话,却总是令醒来的洛与方怅然若失。只是没有太多的时间给她伤神,早上7点半就要起床准备好早餐和午餐,然后在去面馆上班前把洛与荞叫醒,叮嘱她不要忘记带钥匙,上学不要迟到,中午自己热冷饭……最后在一阵惊慌中冲出门。
. 一路慢跑,洛与方才喘着粗气到了小面馆。虽然已经8点半了,周围的店铺都还没有开门,只有挂着黄底白字的清真牛肉面馆几个字的招牌下透出光亮。老板已经在厨房忙和了,洛与方急忙把包丢进柜子里,边系围裙边跑进厨房 “阿哈牙提大叔,我来了。对不起啊,今天迟到了几分钟……我明天一定会准时的!”洛与方急忙接过哈萨客族老板手中的大铁勺,伸到锅里搅拌玉米糊糊。老板和蔼一笑,并不介意,“没事,现在还早。你一个人照顾妹妹很辛苦吧,9点以前到就行,我一个人还忙得过来。奥,与方,随便搅两下就行了。先来帮我赶饺子皮儿……” 3
——有时候,洛与方也会想离开与否。桃镇于母亲是避难的桃源。于她和荞荞,又是什么呢?

——没有不甘心,也不曾渴望华丽的生活,对于未来也无法看到更远……唯一的野心,也许就是保护相依为命的妹妹。可是荞荞,她的人生又该如何呢?

——洛与方不曾想过未来,可以委屈自己,可,却不能不顾虑荞荞。

——洛与方低头看着蜷缩在怀里已经熟睡的荞荞,明明已经10岁了,却还是小小的一点。自从两年前母亲离世后,荞荞便不曾一个人安睡过,不管多晚,都要等到姐姐回来一起睡。她怎么会不明白,这个孩子在害怕,怕她像洛宁一样走了, 便不再回来。心疼,却毫无办法。当年狼狈逃来桃镇的时候荞荞才两岁,还不记事。过去的人和事自然是不记得的,后来大了些,到能小心翼翼的问我怎么没有爸爸的时候,洛宁也只是红了眼哭了抱着她,宝宝……爸爸不在了。

——爸爸去天堂了……

——当年的事洛宁和洛与方都选择了隐瞒,一个想象中的深爱着她们的慈祥的父亲,总是比一个冷酷无情的陌生人来得安慰。洛与方心疼的凝视着怀里的宝贝,到肩的黑发凌乱的盖住了小孩儿的侧脸,一缕发丝落到鼻尖,熟睡中的荞荞无意识的伸手去抓。洛与方怕她伤了自己,急忙抓住她的手,抚开凌乱的发缕,轻轻抚慰着荞荞粉嘟嘟的小脸。小孩先是挣了挣,感受到温柔的抚摸,还咂巴着嘴将脸颊凑过去蹭蹭洛与方 的手心继续安睡。看到荞荞的可爱模样,洛与方觉得胸口满满的,里面一片柔软。 ——不由停了话头,明白他这是又想起了自己辍学的事。便轻声劝慰道,“你难过什么呢?我现在不是很好吗……”

——陆路打断她,坚定的说,“跟我一起走吧,以后由我来照顾 你们。我是真心的,希望你和荞荞能过得好……我已经决定下星期就走,你说得对,老人年纪大了,我这个儿子应该承欢膝下,不能再自私下去。但是与方,迟早有一天荞荞是要走出去的,你不能不为她想想……跟我走吧…… 也算是我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固执的留在这里守着她待过的地方,守着她的女儿,懦弱的以为留在她呼吸生活过的小镇,就是和她在一起,其实是逃避吧,潜意识里不肯承认那个初见时对他温和笑着的清雅女子已然离去。

——只是生命还在继续。

——“我不会把你们丢下。”陆路温良的眉眼透着坚毅,直视着洛与方的双眼,传递着他的决心。

——丢下。不是其他任何的词语,而用了丢下。 一起的,所以才能丢下。而一起,又是什么呢?

——朋友。家人。

——她和荞荞,是真的被他放在心上。洛与方不愿给他的包袱,其实陆路早已背在了肩上。

——他不说,她不懂。

——洛与方想,他们真的要离开了。 他们,自然是她、洛与荞,还有陆路了。一起的,自然少不了他。 想着,便柔和了眉眼,对固执坚持的陆路道,“好。”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们一起走。”

——“虽然要走了,啊哈牙提大叔那儿却也是不能耽误的,我先去上班了。”说完,洛与方就要走,看到刘老师礼貌的像学生时代般 恭谨的叫了声刘老师好,刘老师和洛宁有6年的同事关系,以前也教过洛与方。温顺懂事,成绩又名列前茅的孩子自然是招人喜欢的。所以她们家的事自然也是十分清楚,对这个女孩儿实打实的心疼喜欢,清楚她在镇上还有事,也不留她说话。平时异常严肃的老教师,露出慈祥和蔼的笑容冲她点点头,看着女孩安然离去。看到站在学校门口失神的陆老师,蹙蹙眉,也不多说。 等陆路回过神来,洛与方已经走远了。本来已经做好了她一定会坚决拒绝的准备,虽然想的是无论如何也要带她们一起走。只是没想到事情……竟会如此出乎意料。笑笑,真是……顺利还不好么。

——只是,太惊讶了……

——外表秀气的少女其实比谁都要固执呢,不愠不火的外表下藏着一颗七窍玲珑心。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洛与方忙得晕头转向,虽然说不会带走太多东西,但是洛与荞的转学手续,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毕竟8年了,哪里是离开两字就能断的。陆路安慰她,说以后总还有机会回来的,洛与方却只是低头抿抿唇角。又看看有些欢欣、有些向往、又充满对未知紧张的洛与荞,看到姐姐明净的黑眸,洛与荞觉得心里所有的躁动都停止了,那双沉静的眸子仿佛在传递着安心和抚慰。

——其实,去哪里都一样吧,只要姐姐还在,只要她们在一起。

——陆路像一个独身父亲,为了两个女儿忙前忙后,就读的学校、住所、生活琐事……只是太过年轻,哪里会有才26岁却已经是17岁少女的父亲的?洛与方想,她以后一定要对陆路很好很好,很好才可以。

——其实真到临走了,才明白离开其实很容易。读书时候就因为自己的穿着和行为模式和同学之间隔开了一道无言的屏障,洛宁对衣着、行体、坐姿、学业无不严格要求,哪里能像普通孩子那样疯跑疯闹,躺到地上滚一圈还可以潇洒的拍拍裤子继续。洛与方自己的性子,也是做不到的。十几年的养育,洛宁,以及她的一切,已经融进了洛与方的灵魂里。
——这些差异,让温和沉静的洛与方不至于人缘极差,却也和同学之间平平淡淡,无甚亲密。
要坐6个小时的汽车才能到乌鲁木齐,洛与荞趴在洛与方的腿上睡觉,昨天晚上,小丫头一直睡不着,闹着要洛与方陪她说话,后半夜才睡着。看着睡熟的荞荞,洛与方抿唇轻笑,温柔的一下一下的捋捋她的头发。

——车窗外一片金黄,马路边零碎的躺着黄叶。车一过,便打着漩飞舞,然后,风停叶静。
又是秋天啊……

——仿佛……回到了那个下午……

——北疆的桃镇,四面环山,却没有树,只有光秃的山峦。因着附近有一座雪山,故而难熬的酷暑也甚是凉爽。虽说是附近,却也离了半日车程。被人送来那日,母亲抱着荞荞软语唱着江南小调哄她睡觉,洛与方趴在车窗上望着路旁一闪而过的白杨发呆。一路所见的广袤荒地和青翠朦胧的南方差异足以颠覆过去的世界。

——洛与方一路都安静乖巧的跟在母亲身旁,不哭不闹。9岁的女孩,其实是懂的,母亲淡笑着的唇角其实比不过眼里的苍凉。 5

——虽然一直坐在车上,但是却觉得很疲惫。整个人懒懒地倚在靠背上,心累吧,移了根,总归是动了本。夜幕降临的时候,终于进了乌鲁木齐市区,霓虹初上,热闹的街市和冷清平淡的桃镇相比的确繁华多了。看小丫头那新奇的模样就知道,眨着一双大眼睛四处瞅,还不停的问东问西。陆路也被小姑娘的模样逗笑了,揉揉她的头发。然后就到站了,陆路拉着两个箱子走在前面,洛与方牵着洛与荞的手紧紧跟在后面。一出车站, 便听见有人叫他们。抬头看去,洛与方只看见一个高大男子在半明半暗中向他们大步而来,太暗,看不清楚面孔。只是来人体态修长,姿态端方。

——近了,才看清这是一个怎样英俊的男子。棱角分明,像极了古言中描写的 大侠,真正的剑眉星目,高鼻梁,一副正直严肃的模样,两片薄唇却画龙点睛般的显出青年的几丝风流来。

——是个很好看的男人。这是洛与方当时唯一能想到的。以至于陆路高兴的拍着李言蹊的肩膀向洛与方介绍时,她还一副呆呆的模样。

——“言蹊,这就是与方。来,你们也认识认识,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李言蹊看着身前的两个女孩,大些的清秀有余,灵气不足,有些呆,在他见过的女子里只能算中等样貌,小些的女孩模样倒甚是可爱,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他,看到他投来的目光,低了头,害羞的往姐姐身后躲了躲。

——李言蹊轻笑了声,抬起头来,严肃冷峻的脸上显出柔和来,“我叫李言蹊,是陆路的表弟。很高兴认识你,洛与方。当然,还有可爱的荞荞。”清冽的声音里传递着善意。

——洛与方才反应过来,耳朵开始发烫,刚刚真是丢人了呢,急忙开口道,“也很高兴认识你,李言蹊。 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意思么?”洛与方想到什么,小心的问道。

——“哈哈哈,与方真聪明。的确是这个意思,当初姑妈给言蹊取这个名字时,姑父嫌不够大气,最后还是用了这个名字。要我说这名是真好,求有所得, 比之求而不得真的是人生大幸……呵呵,说到哪里去了,言蹊等了很久了吧,我们回去吧。”任谁都看得出来触到了陆路的伤心事,大家也不多说,上了李言蹊的车。 ——大家都安静的坐在车里,没有再说话。李言蹊开车,陆路坐在他旁边,单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眼睛里一片深邃。洛与荞睡了一下午,现在倒是精神的很,懵懂的知道车里气氛不好,也不闹了,乖乖的玩着洛与方的 手指,洛与方看着玩手指头都玩得聚精会神的洛与荞,无声微笑。

——差不多两刻钟,就到了陆家。来之前陆路便说过,以后都住在那里了,那里便是她和荞荞的家。心跳竟有些加快。陆路来开车门,李言蹊则去后备箱拿行李。 这是一栋别致的欧式小别墅,周围的绿化做得很好。以前也听陆路说过一些家里的事情,大概知道他的家世不简单。可能是听到了车鸣,别墅的门被打开,一个慈祥的中年妇女迎了出来,她满脸喜色,急切的抓着陆路的手细看, “终于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以后再也别去支教了!怎么瘦了这么多?是不是没好好吃饭啊?”说着说着,眼睛也红了起来。

——陆路急忙解释道,“妈,我在那里挺好的,真的,我这么大的人了,能照顾好 自己,你别瞎想。咱们进去再说。”

——陆母也知道自己情绪失控了,擦擦眼泪,“累了吧,好,咱们进去再说。你爸今天也特意推了应酬,和我一起待家里等你。” 看着眼前一副和乐的景象,母慈子孝。洛与方有些发怔,有一种淡淡的情绪从心底最深处的地方探出了头,是羡慕吧。从不抱怨,也没有求取过什么,平淡得像杯白开水。可是,还是羡慕这个完整的家。

——“与方,进去吧。” 陆路早以把洛家的事跟家里人说过,走在最后的李言蹊看到洛与方的表情自然猜到了什么,上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洛与方反应过来,立即低头去看牵着的洛与荞,看她红了眼,萎下身去抱抱她,“荞荞,姐姐在。”洛与荞吸吸鼻子,装作不在意的说,“我才不难过呢,我有全世界最好的姐姐!”
洛与方勾勾唇,转身向李言蹊轻声道谢,“谢谢。”然后牵着洛与荞往里走,“一会儿进去要叫伯伯和婶婶,知道吗?”

——“真罗嗦, 老师平时说我最礼貌了!”

——“荞荞什么都懂,那姐姐就不说了……”

——陆家别墅里面并没有多么奢华,十分简洁大方的装修,咖啡色为主调,看着都温馨。一进门,便立即被陆路拉了过去,向父母介绍道,“爸妈,这就是与方和荞荞。”

——洛与方牵着妹妹,很有礼貌的打招呼,“陆伯伯陆婶婶 好。”

——陆母走过来热情的拉着她们,“好好,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小路都跟我们说了,乖孩子,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伯伯和婶婶会好好照顾你们的。坐了一天的车累坏了吧,先来坐着,热热菜就吃饭。”

——记忆中,洛宁是美丽的,是温柔的,却从不曾这样拉着她们的手说过这样的话。一瞬间,这普通温馨的话语击中泪腺,仿佛迷途的旅人遇到了心灵的港湾,洛与荞哇一声就哭了出来。温柔慈祥的妇人把她抱在怀里,轻拍着她的背 抚慰。洛与方靠在陆路温暖的怀里,低着头,咬着下唇,任那晶莹的珠子掉落。

——那晚的混乱与感动,任多少年后,洛与方想起来总是笑得十分怀念,始终记得清晰,甚至是那屋子里明亮和暖的灯光……洛与荞那晚的震天的哭声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才结束,哭到最后把洛母也给惹哭了,最后还是慈祥威严的洛父出面才转变了局面。幸好这是个高级小区,别墅间隔得远,要不早有人投诉或者报警了。

——当晚的饭吃得格外和谐, 陆母不停的给洛家两姐妹夹菜,尤其是可爱的洛与荞,甚得陆母喜欢,宝贝得跟什么似的,特别安排在身边,照顾这照顾那。陆父是做官做久的人,自有一副威严,话不多,眼睛里却透着淡淡的关怀,让人觉得温暖慈祥, 这大概就是书中所说的严父吧。

——那晚的一切都让洛与方感动得想哭,她不曾奢求过什么,但是她现在希望,可以一直待在这个家里,可以继续享受这些温暖。

——她可以付出一切,一切来守护她和荞荞的新家。


分享漂亮的梧桐花~~


7

——没有想过再见竟然会是这样一种情形,推开病房那一刻的震惊,和记忆中的男人仿佛完全是两个人。病床上形容枯槁的中年无法和过去那个意气风发的男人相提并论。颧骨突出,眼窝深陷,只隐约从轮廓还能辨认出过去的影子。

——那一刻,是怎样一种复杂的心情呢?

——震惊。茫然。陌生。恐慌……

——以及心窝里传来的钝痛。

——洛与方慢慢的向他走过去。柳承光似乎睡得并不安稳,眉头纠结,额间可见清晰的纹络,梦中似乎都在忍受着病痛的折磨。 使记忆中无比强势的男人显得有些脆弱。

——一瞬间,洛与方有些恍然,似乎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需要救治的男人, 并不是她过去曾经恨过怨过的父亲。

——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洛与方小时候曾经想过很多,有一瞬间也阴暗的想让这个男人死掉,但那也只是在看到母亲把自尊踩到尘土里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时那一瞬间而已。然而现在,这个男人真的要死去了……意识到这是多么 容易的事时,洛与方却哭了。

——毫无征兆的,在柳承光的病床前,像个无助的孩子般,无声的哭泣着,眼泪止也止不住的往下掉。

——每个孩子心里都有一个无所不能的大英雄,不是超人,不是奥特曼,而是他们威严的父亲。没有理由的崇拜着。即使是洛与方,也一样。

——如果没有在那天下午满心欢喜的跑进那个人的书房,也不会看见他和那个总是跟在他身后的叔叔拥吻。其实只是想给他看看满分试卷。

——那时太懵懂,只是透过门缝怔怔的盯着,心里鼓躁得厉害,总觉得这是不能让人知道的事。吓得掉头跑掉时撞到了正要进门的母亲也来不及阻止……如果,如果没有这些事,这个男人是不是会一直是她的英雄。

——洛与方确实是恨他的,可是这恨里却夹杂着更深的羁绊。敬畏不在,而血缘的羁绊却斩不断,丢不掉。

——柳承光睡得并不熟,朦胧间感到有人站在床前注视着他,不言不语。

——睁开眼,昏沉间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病床前站着纤薄瘦弱的少女,眉眼间皆是熟悉,蓦地,仿佛时空倒置,恍惚回到了多少年以前。明明灭灭的光影里,从时光隧道中走出来的小女孩似乎还在冲他腼腆的笑,最终和眼前悲伤的注视着他的少女重合。

——少女的眼里蓄满了泪水,那么悲切的看着他,决堤的泪水一串一串的往下掉,仿佛可以听见砸到地板上开出的水花。素来寡情的柳承光在心惊之后也忍不住怜惜。多少年,不曾有人为他这般伤伤心心的哭过。伸出手,想替她把眼泪擦掉,想叫她别难过,可是却无论如何也够不到……

——洛与方没有上前,他够不到,一步之遥,于他们,却实在是太远了。

——咫尺天涯。

——柳承光固执的举着轻颤的手,锐利的眼睛也透出些温情来定定的看着洛与方,他的方方,他的女儿,好像小时候那样,干哑着声音道,
“方方,爸爸在这里。”
方方,爸爸在这里……
方方,爸爸在这里……

——洛与方哭得更加汹涌,看着柳承光轻颤着伸在半空中的瘦骨磷峋的手,最终转身跑了出去。

——不忍心不代表原谅。 再来插个图。洛与方。 8

——进了门,里面的设计和外观一般大气,在细节处却又透着精致。装修得十分华贵,以奢华的金色和红色为主,但又不乏融入了现代的时尚气息。

——立马有佣人伸手要来接过柳铭手中的行李,柳铭不说话,只淡淡地斜睨了他一眼,那人便惊慌的急忙低头退了下去。洛与方看到柳铭脸上仍带着的三分温雅笑意,不动声色的转移了视线。

——柳铭转过头来接着向洛与方介绍道,“三楼是爸爸住的地方,还有他的办公室也在上面,所以三楼平时不允许其他人上去。姐姐跟我一起住二楼吧,就在我隔壁的房间,有事可以直接叫我。”“好,麻烦你了。”洛与方敛目低低的应到。

——柳铭不以为然,以为她才来,有些生疏。就转身在前面带路,往楼上走。洛与方看了看楼梯上铺沉的红紫色地毯,而后踏了上去。柳铭将行李放在了门前,轻轻璇开门手。而后绽出俏皮的笑容,左手放在胸前,右手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优雅的弧度,指尖晶莹。
“欢迎柳与方小姐住进来。”
洛与方挤出一个笑容,“谢谢。不过,我姓洛不姓柳……叫洛与方。”

——柳铭的笑容有些发僵,狼狈得戛然而止,而后很快调整过来,声音依然清润柔和“阿,原来我搞错了啊。姐姐肯定很累了,先进去休息吧,一会儿不用下来了,我叫人把晚餐给姐姐送来。”洛与方轻轻的点点头,嗓子有些发痒,却什么也没有再说。

——看着柳铭挺拔俊秀的身影消失在楼道里,洛与方才提起行李进门,打量着淡黄色的房间,倒是雅致浪漫,像极了时下梦幻的公主屋。素雅的淡黄色底布浅紫色碎花 窗帘,隆重的淡黄色公主纱帐,小巧透明的水晶桌,白色的大衣橱……处处透着精致,风格也和整栋宅子不同,大概是知道她要来,所以特意重新布置的吧。

——洛与方放下行李,疲惫的躺到床上,然后抱着双肩慢慢地蜷缩成一团沉睡过去。 ——醒来时,洛与方睡得有些发昏,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一片昏暗,辩不出时辰,只墙角的壁灯散发出幽幽的绿光,眨了眨眼睛才模模糊糊的看清周围。恍然才想起这里是柳宅。

——睡了太久,身体有些发软,洛与方撑着手坐起来,从包包里摸出手机,竟然关机了。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昨天上飞机前关了机,到了后却一直忘了开机。急忙开机,原来已经是次日凌晨4点了。 接着是短信提示,5个未接电话。怕是让他们担心了,不知道荞荞有没有闹,答应到了要立即她电话的……洛与方心里既愧疚又感动,想回拨过去,最终还是作罢。真是糊涂了,这个时辰……

——水果、点心、以及一些小吃食。想来是看她睡得熟,怕扰了清梦,便没有叫醒她。又担心半夜醒了肚子饿,才会在屋里放上这些东西先垫垫肚子。

——算是十分周到了。

——想起那个见人总是带着三分笑意的雅致少年,虽然看起来与柳承光的冷心冷面相差甚远,洛与方却觉得柳铭骨子里像极了柳承光。说不出的感觉。虽然脸上总是带着温雅和煦的笑容, 言辞礼貌。却像是,刻意描绘的完美的面具。一颦一笑,皆是尺度,谨小慎微,挑不出丝毫差错。

——小小年纪,倒深不可测了。 其实敏感如洛与方,又哪里看不出他的顾忌。待她好,却不是真心,不过是这大小姐的名讳,做不到讨好,但又做不到甘心罢了。

——既坚硬又骄傲,这点和柳承光何其相似。 洛与方想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倒觉得确实饿了,下了床,坐到桌子边,小心的拿起一块糕点小口的吃起来。实在是美味得紧,那个男人的生活向来精致,容不得丝毫怠慢,什么都要最好的,这糕点自然不会差。 轻轻的敲门声却在宁静的夜晚里突兀的响起。洛与方有些惊讶,这个时候会是谁呢?放下吃食,整了整头发和衣服才去开门。 柳铭站在门外,温柔道,“姐姐没有吃晚餐,一定饿了,来喝点热粥吧。”

——洛与方惊讶的低头看了看他手中的陶瓷小碗,八宝粥袅袅的还冒着热气,急忙让开门,有些手足无措,“这个时辰……你怎么会……” ——柳铭轻轻将瓷碗放到桌上,“昨晚通宵在看公司的文件,刚刚累了在阳台上休息会儿,就看到姐姐这边的屋子是亮的,猜你可能是起了。就去把粥热了给你端来。”柳铭的温声细语在这袅袅浮动的热气中看起来似乎有几几分 真心。仔细看,才发现一如既往的笑脸却带着微不可察的疲惫,清亮温柔的眼下是淡淡的青影。

——不过还是个16岁的孩子啊……作为柳承光的养子自是不易,现下又是这么个情境。

——洛与方心里软了些,拉他坐下, “谢谢,你已经想得很周到了,不用再这么……现在还有些时间,可以去睡会儿,你这样熬着,身体会受不了的……”洛与方顿了顿,看着柳铭正襟危座的姿态,里面似乎传递出防备的信息,微叹气,“他是把你当继承人培养的,我在这里待不久,北方还有我的家人……那里才是我的家……”

——洛与方想着荞荞,想着陆家人,温柔的笑起来。柳铭明白了她的意思,看她一而再的解释也知道洛与方确实对柳家是没意思的。又见她说到那些家人时 眼睛里都带着暖人的笑意,明亮非常,仿佛是再幸福不过的事……柳铭想,这不是他能羡慕的,他生下来就没有亲人,被抛弃、被谩骂、被侮辱……那些人施加的痛苦,他只能被动的承受着。 反抗不了,逃不了。那些年似乎谁都比他高一等,真真是卑贱到了尘埃里。现在的情况于他,已经再好不过了。

——柳承光的的养子,柳家的继承人,谁见了不恭敬的叫一声柳少爷。听了洛与方的话,看她确实不是作假,柳铭放下心来,笑容里消融了些戒备,“那好,我听姐姐的,姐姐趁热把这粥喝了吧。” 说完便礼貌的告辞。

——洛与方看着桌上的粥,然后拿起勺子轻轻的尝了一口,暖暖的,甜而不腻。 ——喝完粥,洛与方是再也睡不着了,坐在椅子上发呆,想过去,想现在,却唯独想不到未来。熬到早晨打电话给陆家告罪,报平安。陆路接的电话,还没说上两句便被陆母抢过电话,先是好一通抱怨,之后碎碎念的让她照顾好自己,听着温暖无比,似是最坚实的后盾。之后刚起床的荞荞听到是姐姐,立马抢过电话便是一阵控诉。

——那通电话足足打了快一个时辰,之后还是柳家的佣人来叫洛与方吃早餐才挂断了。 吃过早饭以后,还是梁助理来接洛与方去医院,柳铭还在读书所以没有和她一起。到医院梁助理便将洛与方交给医生,急着回公司去了。医生带着她抽血检验,以及各项身体检查。大概是为了活体肝移植做准备。

——洛与方一个人静静的坐在医院走廊上等那个医生去领检验单,无所事事的用脚尖在地上划着圈。这时一张单子掉到了她的脚边,一只雪白细腻的手伸了过来,她的目光顺着手臂看过去,有些发愣,竟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女人, 洛与方脑海里闪过四个字,芙蓉如面。女人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然后冷漠的起身离开。却在起身的一刹那晕倒在了地上,白色的纸重新飘落。洛与方吓得急忙跪在地上去扶她,只见女人脸色惨白,唇色发青。洛与方睁大了瞳孔,吓得有些发朦。

——脑海里浮现出一幅幅残酷的画面,端庄秀丽的女人似乎也是这般突然倒在她的眼前,惨白的脸,冰冷的手脚,脆弱得一塌糊涂……直到被护士推开跌坐在地上看着漂亮女子被医生抱走才清醒过来, 视线下垂,却看见掉落在地上无人问津的纸单。 ——缘分也许就是天南地北、互相平行的两个人在不经意间相遇相识罢。如果,当洛与方看着安琬离开时虚弱美丽的背影不曾有甚想法,对后来的相遇也不曾期待时,这段友情便是最自然的缘分,来得莫名又悲伤。

——那么与季沐阳的相遇便是她人生中最隆重的缘分。差一丝,多一毫,便不是最后的结局。只是那时,她还不懂,还不在意。 那时她找到医生道歉,得知身体各项指标都比较合适,然后在前往病房的路上踌躇,她始终不清楚该以怎样的心情来面对柳承光。如果她快一步,或是晚一步,这场遇见还能否如此盛大? 几番煎熬,终于还是到了柳承光的病房,想到昨天的见面,洛与方有些紧张,先透过门口的玻璃朝里面看。

——柳承光懒懒的靠在枕头上,随意的翻着几本报表,旁边有个只能看到背影的男人在给他汇报,似乎是公司的事。 病成这样了怎么还在关心这些?洛与方皱着眉头推门进去,忍不住数落道,“病得这么严重,不好好歇着怎么还要操劳?”

——房里的两个人都惊讶的看着她,柳承光目光一闪,倏而笑起来,“好,爸爸听你的。”
一瞬间洛与方怔在原地。柳承光老了,瘦了,憔悴了,可是却比记忆中的他更和蔼,更像一个父亲了。 她垂下眼睑,看不清情绪,仿佛过了许久,复而抬起脸露出一个清浅的微笑,
目光一转落在旁边男人的脸上,笑容生生僵住,嘴唇微张。

——柳承光看到洛与方的反应,又看看李然,脸上变得晦暗不明。

——阴沉着脸冲李然吩咐道,“你先出去!” ——李然面无表情,淡淡的应道,“是。”只出门的时候瞟了一眼洛与方,双目对视的瞬间,那双隐藏在眼镜下面的眼睛寒意十足。洛与方心口一紧,慌张的收回了视线。

——会啊,我肯定会继续的,只是不知道要多久。

——“方方,过来坐。”柳承光已恢复了表情,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温和的望着洛与方轻声道。

——洛与方脸色苍白,手心都是冷汗,嘴唇几经歙合,最终挤出一个“好”字。坐到床前的椅子上。洛与方近距离的观察着柳承光,虽着因为生病的原因很是憔悴,可是看着那双睿利的眼睛,洛与方才知什么叫做行知病虎,立如眠鹰。这个男人即使再病弱,他依然是强大的,依然是身居高位的柳家掌权人。 想到这里洛与方竟隐隐有些恐慌。抑制不住的来自于心底的害怕。

——高高在上的柳家掌权人是不需要女儿的。

——洛与方心口忽地一片冰寒,然后向全身附骨蔓延,让她止不住的颤抖。

——柳承光自然也注意到了洛与方的 变化,他正要握住洛与方微微颤抖的双手,却被洛与方惊吓般的突然站起来甩开。椅子摔倒在地上发出巨大的响声。洛与方抖了下才清醒过来,显然她刚刚也被自己的过度反应吓呆了。慌忙抬头去看柳承,看到他纠结的眉头,意味不明的双眼,然后往下,看到刚刚被她甩开时无意中打红的,枯瘦的手背。

——洛与方心虚的别开眼,“对不起,我……我……我先去下洗手间。”洛与方不知道能解释些什么,最终在慌乱中随便找了个理由跑出去。她不够勇敢,还是不能自如的面对那个男人。遇事只会逃跑。

——洛与方慌张中出了门在安静的走廊里跑得咚咚咚的响,不顾方向,只想着远方。却不料在拐角一口气撞上了迎面而来的支着拐杖的人

——一个因为跑路而太过心无旁物,只顾着向前。一个因为腿伤而专心痛苦的奋斗拐杖,只艰难保持着平衡。却不料天来横祸,两人撞得如火星撞地球般--壮烈加惨烈。

——只听得几声震耳欲聋的惊叫,乒呤砰咙一阵落地声响。

——就见一少女横七竖八的趴在双腿呈扭曲怪异状摆放的男子身上。

——洛与方摔得七荤八素,艰难的从对方身上爬起来,看到一只腿打着石膏的少年依然保持着怪异的姿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顾不得身上的磕伤急忙去扶他。 少年表情痛苦,紧闭着双眼。洛与方无从下手,心里怕得不行。这时少年忍着疼痛,咬着下唇睁开眼睛,洛与方却是一呆,刚才没看清楚,少年也是一副龇牙咧嘴的表情,根本看不清长相,现在少年睁开一双泪眼朦胧的桃花眼, 竟是泪光闪闪,楚楚动人。

——看到洛与方的反应,少年怒急攻心,气得大吼,“看什么看!快叫医生啊!!!”
——洛与方被他一吼反应过来急忙去喊医生。少年在被用担架抬去病房的路上一直泪眼汪汪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固执的不肯哭出来,撇着嘴,整张脸绉成一团,一副惹人怜爱的委屈模样。看得洛与方既自责又心疼, 一颗心都悬在他身上,也顾不得自己的伤,紧巴巴的跟在少年身旁。

——这一撞,少年伤上加伤又骨折了一条腿。老了每每念起,季老爷总是自豪且自得,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他用一条腿换了一个媳妇,值!而已是季奶奶的洛与方却是抿起唇角的细纹,佯装生气的去揪季爷爷的耳朵,眼睛里却是藏不住的笑意,“阿,你说谁是狼呢?”季爷爷急忙讨饶,装可怜道,“方方,当时我多疼啊,差点没忍住就哭出来了……两条腿都断了呢……”季奶奶便温柔的注视着季爷爷,温暖而满含爱意。嘴角漾开秀丽的细纹,笑得和煦暖人。

——多少年了,前半生纠纠缠缠,几经离别,缘分衍生的情网终将他们套牢,他们出不去,却又窃喜着,幸好,也没有人能进来。最终换得后半生的白头到老。

——只是阿,从少年到老爷爷,这个男主角始终不知, 不管是少女洛与方也好还是季奶奶也好,从头到尾她的眼睛里所能看到的也只有他而已。不用说,放在心尖子上。想想,都牵扯得每一跟经脉跟着疼。这情,再不能有,再不能没有。

写在正文之前
——始终记得,外婆家院子里那棵几十年或者已经是几百年的梧桐树,被某年的大风吹断了一半枝干,只剩下光秃秃的半棵树而已。明明树干似乎已经干枯得似乎只能作为枯柴待在厨房。
——却在那个春寒料峭的四月,挣扎出一片天空,绽出了半树紫白相间的梧桐花。
罢了。
而且对运筹惟握深居高位的柳承光来说,这次的事情明显脱离了他的掌控,对这个自命不凡的男人来说才是最不可忍受的。当然,虽然对洛宁的感情不甚深厚。但是对流着他血脉的两个女儿却也是真心疼爱的,虽然他平日在家都是严肃、冷漠的态度,可对两个小女儿还算和蔼。一起玩耍的时间虽少,出差也常常惦记着给她们带回各种礼物。 这也是他为何如此气氛的原因,那个女人竟然带走了他柳家的血脉。 柳承光始终认为那个足不出户的弱女子是逃不出他手心的。
只是他低估了即便洛家老两口已然不在,弥留之际已然为他们的独女留下了一些人脉。已逢绝路的女子知道仅凭自己是无法带走两个女儿的。
放下自尊,不再是城中曾经不识悲愁的名媛,也不是闲庭书画的柔弱女子。这,只是一个保护孩子的母亲。单薄倔强的女子跪在头发花白的老人身前,攥紧手心,眼眶红肿,蓄满泪水,脸色苍白。
“李叔……只盼你看在侄女早去的父亲的份上,帮帮小宁吧……那两个孩子是我的命根子啊,他竟要我……我怎么能……李叔……那是侄女的命啊……”洛宁忍不住又掉下泪来,瘦小的身子轻颤起来,仿佛风一吹就会倒,
却固执的跪在地上,哀恫的的望着坐在藤椅上威严的老人。眼睛里却闪烁着热切的光芒,仿佛这是唯一的生路。
“先起来再说。”老人微不可闻的叹息一声,要扶起洛宁。
洛宁却咬牙不起,往地上重重的一磕,
“李叔,救救侄女儿吧……求您了!我若有别的法子也不至于此……他欺人太甚……这么些年,我念着应是有些情份的……没想到……当真是黑心黑肺……侄女虽只是一介女子,也是受不了这侮辱的…
“看来是没有转潢的余地了……我应你就是。”老人伸手把洛宁从地上扶起,继而蹙着眉看着坚毅又哀戚的女子叹息道,“从小就是个懂事儿的,在大家小姐里算是最规矩的,怎的嫁了个……唉,若你父亲在世……”
想起去世许久的父亲母亲,那两个严谨和蔼的老人,洛宁不免悲从中来,泪水不住的往下掉。
“唉,总是我没有照顾好你……你父亲临终之前将你托付于我,怕是知道你这刚烈的性子……知女莫若父……你这一走,怕是再不能回来了。姓柳的这些年把势力经营得颇有些大,京里有不少人。我这把老骨头怕是也动不了他。
不过,让他找不到你们娘三还是行的。唉……好好照顾自己,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老人叹气,有些疲惫的闭上眼。
洛宁一听,顾不得抹眼泪,连声道谢,老人不再言语,只是摆摆手。 . 这样一个内敛温柔的闺秀像是战士般披肩斩棘,用坚强和泪水铺出一条路,终究是带着洛与方和洛与荞逃离了那个吞人噬骨的城市。
. 离开的那天洛宁穿着黑色旗袍,胸前绣着精致的梅花。黑发被木簪挽了起来,温婉典雅, 氤氲朦胧,她的嘴角始终带着淡笑,清雅柔和。路旁凋落的黄叶仿佛不是离别的秋景,而是置身于晕染着墨香的江南,碧荷白莲,白墙黑瓦。洛宁怀里抱着小小的憨眠的洛与荞,身旁跟着沉默的洛与方。渐行渐远的消失在凄清的秋风中……
. 即便逃走,这个女人也带着属于她的矜持和优雅。早晨被闹钟惊醒的时候,洛与方还有些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神思恍惚的坐在床上发呆。
. 洛宁病逝之前她很少梦到9岁之前的事,可是这两年却总是梦到以前。把天空遮挡住的阴云,笑得淡然却唇角苍白的女子, 拥吻的两个男人,哭泣的小女孩,华贵奢侈的大房子,院子里盛放的白玫瑰……混乱得不像话,却总是令醒来的洛与方怅然若失。只是没有太多的时间给她伤神,早上7点半就要起床准备好早餐和午餐,然后在去面馆上班前把洛与荞叫醒,叮嘱她不要忘记带钥匙,上学不要迟到,中午自己热冷饭……最后在一阵惊慌中冲出门。
. 一路慢跑,洛与方才喘着粗气到了小面馆。虽然已经8点半了,周围的店铺都还没有开门,只有挂着黄底白字的清真牛肉面馆几个字的招牌下透出光亮。老板已经在厨房忙和了,洛与方急忙把包丢进柜子里,边系围裙边跑进厨房 “阿哈牙提大叔,我来了。对不起啊,今天迟到了几分钟……我明天一定会准时的!”洛与方急忙接过哈萨客族老板手中的大铁勺,伸到锅里搅拌玉米糊糊。老板和蔼一笑,并不介意,“没事,现在还早。你一个人照顾妹妹很辛苦吧,9点以前到就行,我一个人还忙得过来。奥,与方,随便搅两下就行了。先来帮我赶饺子皮儿……” 3
——有时候,洛与方也会想离开与否。桃镇于母亲是避难的桃源。于她和荞荞,又是什么呢?

——没有不甘心,也不曾渴望华丽的生活,对于未来也无法看到更远……唯一的野心,也许就是保护相依为命的妹妹。可是荞荞,她的人生又该如何呢?

——洛与方不曾想过未来,可以委屈自己,可,却不能不顾虑荞荞。

——洛与方低头看着蜷缩在怀里已经熟睡的荞荞,明明已经10岁了,却还是小小的一点。自从两年前母亲离世后,荞荞便不曾一个人安睡过,不管多晚,都要等到姐姐回来一起睡。她怎么会不明白,这个孩子在害怕,怕她像洛宁一样走了, 便不再回来。心疼,却毫无办法。当年狼狈逃来桃镇的时候荞荞才两岁,还不记事。过去的人和事自然是不记得的,后来大了些,到能小心翼翼的问我怎么没有爸爸的时候,洛宁也只是红了眼哭了抱着她,宝宝……爸爸不在了。

——爸爸去天堂了……

——当年的事洛宁和洛与方都选择了隐瞒,一个想象中的深爱着她们的慈祥的父亲,总是比一个冷酷无情的陌生人来得安慰。洛与方心疼的凝视着怀里的宝贝,到肩的黑发凌乱的盖住了小孩儿的侧脸,一缕发丝落到鼻尖,熟睡中的荞荞无意识的伸手去抓。洛与方怕她伤了自己,急忙抓住她的手,抚开凌乱的发缕,轻轻抚慰着荞荞粉嘟嘟的小脸。小孩先是挣了挣,感受到温柔的抚摸,还咂巴着嘴将脸颊凑过去蹭蹭洛与方 的手心继续安睡。看到荞荞的可爱模样,洛与方觉得胸口满满的,里面一片柔软。 ——不由停了话头,明白他这是又想起了自己辍学的事。便轻声劝慰道,“你难过什么呢?我现在不是很好吗……”

——陆路打断她,坚定的说,“跟我一起走吧,以后由我来照顾 你们。我是真心的,希望你和荞荞能过得好……我已经决定下星期就走,你说得对,老人年纪大了,我这个儿子应该承欢膝下,不能再自私下去。但是与方,迟早有一天荞荞是要走出去的,你不能不为她想想……跟我走吧…… 也算是我能为她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固执的留在这里守着她待过的地方,守着她的女儿,懦弱的以为留在她呼吸生活过的小镇,就是和她在一起,其实是逃避吧,潜意识里不肯承认那个初见时对他温和笑着的清雅女子已然离去。

——只是生命还在继续。

——“我不会把你们丢下。”陆路温良的眉眼透着坚毅,直视着洛与方的双眼,传递着他的决心。

——丢下。不是其他任何的词语,而用了丢下。 一起的,所以才能丢下。而一起,又是什么呢?

——朋友。家人。

——她和荞荞,是真的被他放在心上。洛与方不愿给他的包袱,其实陆路早已背在了肩上。

——他不说,她不懂。

——洛与方想,他们真的要离开了。 他们,自然是她、洛与荞,还有陆路了。一起的,自然少不了他。 想着,便柔和了眉眼,对固执坚持的陆路道,“好。”想了想,又补充道,“我们一起走。”

——“虽然要走了,啊哈牙提大叔那儿却也是不能耽误的,我先去上班了。”说完,洛与方就要走,看到刘老师礼貌的像学生时代般 恭谨的叫了声刘老师好,刘老师和洛宁有6年的同事关系,以前也教过洛与方。温顺懂事,成绩又名列前茅的孩子自然是招人喜欢的。所以她们家的事自然也是十分清楚,对这个女孩儿实打实的心疼喜欢,清楚她在镇上还有事,也不留她说话。平时异常严肃的老教师,露出慈祥和蔼的笑容冲她点点头,看着女孩安然离去。看到站在学校门口失神的陆老师,蹙蹙眉,也不多说。 等陆路回过神来,洛与方已经走远了。本来已经做好了她一定会坚决拒绝的准备,虽然想的是无论如何也要带她们一起走。只是没想到事情……竟会如此出乎意料。笑笑,真是……顺利还不好么。

——只是,太惊讶了……

——外表秀气的少女其实比谁都要固执呢,不愠不火的外表下藏着一颗七窍玲珑心。
——接下来的一个星期洛与方忙得晕头转向,虽然说不会带走太多东西,但是洛与荞的转学手续,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毕竟8年了,哪里是离开两字就能断的。陆路安慰她,说以后总还有机会回来的,洛与方却只是低头抿抿唇角。又看看有些欢欣、有些向往、又充满对未知紧张的洛与荞,看到姐姐明净的黑眸,洛与荞觉得心里所有的躁动都停止了,那双沉静的眸子仿佛在传递着安心和抚慰。

——其实,去哪里都一样吧,只要姐姐还在,只要她们在一起。

——陆路像一个独身父亲,为了两个女儿忙前忙后,就读的学校、住所、生活琐事……只是太过年轻,哪里会有才26岁却已经是17岁少女的父亲的?洛与方想,她以后一定要对陆路很好很好,很好才可以。

——其实真到临走了,才明白离开其实很容易。读书时候就因为自己的穿着和行为模式和同学之间隔开了一道无言的屏障,洛宁对衣着、行体、坐姿、学业无不严格要求,哪里能像普通孩子那样疯跑疯闹,躺到地上滚一圈还可以潇洒的拍拍裤子继续。洛与方自己的性子,也是做不到的。十几年的养育,洛宁,以及她的一切,已经融进了洛与方的灵魂里。
——这些差异,让温和沉静的洛与方不至于人缘极差,却也和同学之间平平淡淡,无甚亲密。
要坐6个小时的汽车才能到乌鲁木齐,洛与荞趴在洛与方的腿上睡觉,昨天晚上,小丫头一直睡不着,闹着要洛与方陪她说话,后半夜才睡着。看着睡熟的荞荞,洛与方抿唇轻笑,温柔的一下一下的捋捋她的头发。

——车窗外一片金黄,马路边零碎的躺着黄叶。车一过,便打着漩飞舞,然后,风停叶静。
又是秋天啊……

——仿佛……回到了那个下午……

——北疆的桃镇,四面环山,却没有树,只有光秃的山峦。因着附近有一座雪山,故而难熬的酷暑也甚是凉爽。虽说是附近,却也离了半日车程。被人送来那日,母亲抱着荞荞软语唱着江南小调哄她睡觉,洛与方趴在车窗上望着路旁一闪而过的白杨发呆。一路所见的广袤荒地和青翠朦胧的南方差异足以颠覆过去的世界。

——洛与方一路都安静乖巧的跟在母亲身旁,不哭不闹。9岁的女孩,其实是懂的,母亲淡笑着的唇角其实比不过眼里的苍凉。 5

——虽然一直坐在车上,但是却觉得很疲惫。整个人懒懒地倚在靠背上,心累吧,移了根,总归是动了本。夜幕降临的时候,终于进了乌鲁木齐市区,霓虹初上,热闹的街市和冷清平淡的桃镇相比的确繁华多了。看小丫头那新奇的模样就知道,眨着一双大眼睛四处瞅,还不停的问东问西。陆路也被小姑娘的模样逗笑了,揉揉她的头发。然后就到站了,陆路拉着两个箱子走在前面,洛与方牵着洛与荞的手紧紧跟在后面。一出车站, 便听见有人叫他们。抬头看去,洛与方只看见一个高大男子在半明半暗中向他们大步而来,太暗,看不清楚面孔。只是来人体态修长,姿态端方。

——近了,才看清这是一个怎样英俊的男子。棱角分明,像极了古言中描写的 大侠,真正的剑眉星目,高鼻梁,一副正直严肃的模样,两片薄唇却画龙点睛般的显出青年的几丝风流来。

——是个很好看的男人。这是洛与方当时唯一能想到的。以至于陆路高兴的拍着李言蹊的肩膀向洛与方介绍时,她还一副呆呆的模样。

——“言蹊,这就是与方。来,你们也认识认识,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李言蹊看着身前的两个女孩,大些的清秀有余,灵气不足,有些呆,在他见过的女子里只能算中等样貌,小些的女孩模样倒甚是可爱,大眼睛好奇的打量着他,看到他投来的目光,低了头,害羞的往姐姐身后躲了躲。

——李言蹊轻笑了声,抬起头来,严肃冷峻的脸上显出柔和来,“我叫李言蹊,是陆路的表弟。很高兴认识你,洛与方。当然,还有可爱的荞荞。”清冽的声音里传递着善意。

——洛与方才反应过来,耳朵开始发烫,刚刚真是丢人了呢,急忙开口道,“也很高兴认识你,李言蹊。 是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意思么?”洛与方想到什么,小心的问道。

——“哈哈哈,与方真聪明。的确是这个意思,当初姑妈给言蹊取这个名字时,姑父嫌不够大气,最后还是用了这个名字。要我说这名是真好,求有所得, 比之求而不得真的是人生大幸……呵呵,说到哪里去了,言蹊等了很久了吧,我们回去吧。”任谁都看得出来触到了陆路的伤心事,大家也不多说,上了李言蹊的车。 ——大家都安静的坐在车里,没有再说话。李言蹊开车,陆路坐在他旁边,单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的看着窗外,眼睛里一片深邃。洛与荞睡了一下午,现在倒是精神的很,懵懂的知道车里气氛不好,也不闹了,乖乖的玩着洛与方的 手指,洛与方看着玩手指头都玩得聚精会神的洛与荞,无声微笑。

——差不多两刻钟,就到了陆家。来之前陆路便说过,以后都住在那里了,那里便是她和荞荞的家。心跳竟有些加快。陆路来开车门,李言蹊则去后备箱拿行李。 这是一栋别致的欧式小别墅,周围的绿化做得很好。以前也听陆路说过一些家里的事情,大概知道他的家世不简单。可能是听到了车鸣,别墅的门被打开,一个慈祥的中年妇女迎了出来,她满脸喜色,急切的抓着陆路的手细看, “终于回来了……回来了就好,回来了就好……以后再也别去支教了!怎么瘦了这么多?是不是没好好吃饭啊?”说着说着,眼睛也红了起来。

——陆路急忙解释道,“妈,我在那里挺好的,真的,我这么大的人了,能照顾好 自己,你别瞎想。咱们进去再说。”

——陆母也知道自己情绪失控了,擦擦眼泪,“累了吧,好,咱们进去再说。你爸今天也特意推了应酬,和我一起待家里等你。” 看着眼前一副和乐的景象,母慈子孝。洛与方有些发怔,有一种淡淡的情绪从心底最深处的地方探出了头,是羡慕吧。从不抱怨,也没有求取过什么,平淡得像杯白开水。可是,还是羡慕这个完整的家。

——“与方,进去吧。” 陆路早以把洛家的事跟家里人说过,走在最后的李言蹊看到洛与方的表情自然猜到了什么,上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
洛与方反应过来,立即低头去看牵着的洛与荞,看她红了眼,萎下身去抱抱她,“荞荞,姐姐在。”洛与荞吸吸鼻子,装作不在意的说,“我才不难过呢,我有全世界最好的姐姐!”
洛与方勾勾唇,转身向李言蹊轻声道谢,“谢谢。”然后牵着洛与荞往里走,“一会儿进去要叫伯伯和婶婶,知道吗?”

——“真罗嗦, 老师平时说我最礼貌了!”

——“荞荞什么都懂,那姐姐就不说了……”

——陆家别墅里面并没有多么奢华,十分简洁大方的装修,咖啡色为主调,看着都温馨。一进门,便立即被陆路拉了过去,向父母介绍道,“爸妈,这就是与方和荞荞。”

——洛与方牵着妹妹,很有礼貌的打招呼,“陆伯伯陆婶婶 好。”

——陆母走过来热情的拉着她们,“好好,以后就是一家人了。小路都跟我们说了,乖孩子,以后这里就是你们的家,伯伯和婶婶会好好照顾你们的。坐了一天的车累坏了吧,先来坐着,热热菜就吃饭。”

——记忆中,洛宁是美丽的,是温柔的,却从不曾这样拉着她们的手说过这样的话。一瞬间,这普通温馨的话语击中泪腺,仿佛迷途的旅人遇到了心灵的港湾,洛与荞哇一声就哭了出来。温柔慈祥的妇人把她抱在怀里,轻拍着她的背 抚慰。洛与方靠在陆路温暖的怀里,低着头,咬着下唇,任那晶莹的珠子掉落。

——那晚的混乱与感动,任多少年后,洛与方想起来总是笑得十分怀念,始终记得清晰,甚至是那屋子里明亮和暖的灯光……洛与荞那晚的震天的哭声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才结束,哭到最后把洛母也给惹哭了,最后还是慈祥威严的洛父出面才转变了局面。幸好这是个高级小区,别墅间隔得远,要不早有人投诉或者报警了。

——当晚的饭吃得格外和谐, 陆母不停的给洛家两姐妹夹菜,尤其是可爱的洛与荞,甚得陆母喜欢,宝贝得跟什么似的,特别安排在身边,照顾这照顾那。陆父是做官做久的人,自有一副威严,话不多,眼睛里却透着淡淡的关怀,让人觉得温暖慈祥, 这大概就是书中所说的严父吧。

——那晚的一切都让洛与方感动得想哭,她不曾奢求过什么,但是她现在希望,可以一直待在这个家里,可以继续享受这些温暖。

——她可以付出一切,一切来守护她和荞荞的新家。


分享漂亮的梧桐花~~

tb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tb 2022-06-03发表,共计18780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