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老公与男人出轨 逼同妻离婚并不准妻子再嫁别人

18次阅读
没有评论


阿红怀抱双胞胎女儿站在自家镜子前

他有了外遇,小三是个男人。她选择离婚,却陷入了纠结——
在这场失败的同直婚姻中,谁,应该承担离婚的过错?,谁,才是真正的弱势群体?

  阿红万万没有想到,和丈夫阿文结婚两年,婚姻就走到了尽头,更令她措手不及的是,夺走老公的第三者竟是男人。“他欺骗了我的感情,还骗走了我的钱,我的痛苦谁来承担?”
  或许阿红还不知道,像她这样误入“同直婚”的“同妻”,并不在少数。更多被伤害的同妻,她们甚至不能公布这些同性恋者的信息,因为会有人指责她们恶毒,因为伤害她们的人,也被称作为弱势群体。
  “被所谓的弱势群体伤害,就理所当然了吗?”阿红始终纠结的是,这场无爱、无性、无情的同直婚姻,究竟应该由谁来埋单?是相对异性恋处于弱势的同性恋群体,还是他们背后更加弱势的群体——同妻呢?
  结婚两年,只在排卵期过夫妻生活
  2010年4月29日,阿红和阿文在白云区民政局登记结婚。5月11日,摆了喜酒宴请广州的亲友。
  阿红透露,他们婚后的夫妻生活并不是很好,很多时候是分开来睡,阿文几乎只在排卵期与她有夫妻生活,“他每次都会主动问我,你排卵了没有?”
  努力了半年,阿红的肚子依然没有动静,去医院检查也没发现问题,最后,两夫妻去医院做了试管婴儿。
  今年4月12日,他们的一对双胞胎女儿降生了。32岁的年纪产下一对双胞胎,阿红一家非常高兴。说到生产的艰辛,阿红流下了眼泪:“去医院保胎就保了两次,我真的吃尽了苦头。”
  阿红说,他们结婚两年,夫妻生活总共不超过30次。“2010年4月结婚到2011年7月怀孕,从那之后到现在,我们已经一年多没有性生活了。”
  苛刻离婚协议:女方保证不再婚
  导致阿红彻底要与阿文离婚的导火索,是2012年7月7日的一件事。当天,阿红从娘家回到广州自己的家,发现林某竟躺在自己家书房睡觉,而保姆告诉阿红这已不是第一次时,阿红气不打一处来,当即用扫帚把林某轰了出去。盛怒之下,阿红把她怀疑阿文是同性恋一事告诉了阿文的家人。
  这件事情闹开之后,阿文坚决要求离婚。7月12日,阿红与阿文在民政局办理了协议离婚。
  但在离婚协议书上,记者看到这样的条件:双胞胎女儿归阿红抚养,男方不必承担赡养费。女方保证不再婚,全职抚养双方的女儿长大成人。男方因婚后做生意,向女方拿的钱不用还给女方,改为每月支付人民币3000元至给女儿设立的户头,直到女儿满十八周岁为止。由于男方现在需要还贷,双方的约定男方从第三年开始支付,并把前面两年共72000元一次性存入女儿的户头,作为女儿以后的教育基金以及突发事件使用。
  面对近乎苛刻的离婚协议,阿红为什么还要同意呢?阿红哭着说,阿文在离婚时用两个女儿威胁她,要她签下协议,放弃婚后的双方共同财产,才愿意将女儿还给她,而这份共同财产包括房产、汽车等,价值超过300万元。
  “要他给女儿付抚养费,他不肯,我好恨他。”从痛苦之中爬出来的阿红,准备采取法律手段,将阿文告上法庭,并为两个女儿争取更多的权益。
  “小三”短信挑衅:我也想上电视
  8月14日,阿红向广东某电视台报料,称因为阿文的“骗婚”,害她成了痛苦的“同妻”。“他2004年就在同志网站上注册了,对同性恋的事,怎么可能只是好奇?他根本就是骗我结婚生子,为他们家传宗接代。”阿红在心里已经这样认定。
  记者从电视画面中看到,阿文一直不肯面对镜头,而阿文的妈妈和哥哥不仅对阿红恶言相向,还将离婚的责任归咎到女方身上。
  就在电视播出的当天,阿红没有想到,“小三”林某竟然主动发短信过来:“我们刚那个完,听说你今天演得挺累的,想跟你说声辛苦了,听说还上电视了,哪个台我也想看下。”而另一条短信中,林某以挑衅的口吻写道:“明天我也去他家,你还来吗?我也想上电视。”
  8月23日17时,记者拨通了阿红前夫阿文的电话。对于前妻指责自己隐瞒“同志”身份,骗取婚姻和财产,阿文只是表示:“公道自在人心,不能单凭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并称前妻花了那么多时间调查他,是没有意义的事。随后挂断了电话。而记者拨打林某的电话,却始终转入来电提醒功能。
  8月28日17时许,记者再次拨通阿文的电话。和上次一样,阿文在简短的对话中,并没有正面回应同性恋倾向的问题,而是说:“人在做,天在看,她爱说什么都可以。”
  (注:为保护当事人隐私,阿红、阿文均为化名)
  对话阿文:嘴巴长在别人身上 她爱说什么都可以
  羊城晚报:阿文你好,关于你前妻阿红质疑你是同性恋这件事,你想说点什么吗?
  阿文:人在做,天在看,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她爱说什么都可以。
  羊城晚报:你能不能对这个问题正面回应一下呢?
  阿文:我已经说过了,人在做天在看,不要再问我这个问题。她把事情闹成这样,她不会顾虑什么,我还要在乎其他人的感受。
  羊城晚报:你指的其他人是谁呢?
  阿文:我的女儿和我家里人啊。
  羊城晚报:此前你曾在电视里说,只是有一点点同性恋倾向?
  阿文:我说了那么多,结果最后剪到只剩几句话,我不会再回应了。
  羊城晚报:你和你前妻口中所谓“小三”林某是什么关系呢?
  阿文:我们就是朋友。
  羊城晚报:既然这样,你为什么不把这个事情说清楚呢?
  阿文:她把我的生活已经搅乱了,我不想说什么。
  争论:同妻——同志之“欺”?
  作为一名前“同妻”,几个月前刚刚结束了“同直婚”的网友“迷失的可可”说:“我觉得这样的婚姻是对一个女人最大的伤害,同性恋并不可耻,但他们的欺骗与背叛都是最可耻的,特别是有了孩子的女人更难从这种伤痛中走出来,走上离婚之路是必然的,无论从哪个方面讲,他们都应该承担离婚之过。想要传宗接代、想要结婚都有很多种方式,但不应该以任何理由去伤害别人。”
  而另一名已经公开其“同志”身份的网友“阿强”称,传宗接代对国人的影响非常深,很多同性恋者因为家长的“传后”压力被迫结婚,包括一些同性恋者自己也希望通过婚姻拥有孩子。我们的社会整体上对同性恋者还不了解、妖魔化甚至歧视,法律也不允许同性恋者结婚。要减少“同直婚”的发生,需要改善同性恋人群的生存环境,而不能只是谴责当事人。
  “阿强”明确反对年轻一代同性恋者隐瞒性倾向走进异性婚姻,“我喜欢的是同性,干嘛要与异性结婚?异性婚姻不是我们真心想要的,如果结婚的对象不知情,对对方也是一种伤害。离婚的原因有很多,如果因为性倾向的原因离婚,我认为已婚‘同志’应当承担更多责任”。
  今年2月,一家专门服务“同志”的网站曾发文称, “同志”个人需承担道德责任,但“同妻”问题,应该放到这一社会大背景下加以看待。“同妻”的悲剧各自不同,与“同妻”结婚的男同性恋者的个人经历也不尽相同。正如异性恋婚姻中也有为名誉、地位和金钱而结合的夫妇,异性恋关系中也存在无性婚姻、感情上的不忠实、婚外性和婚外情,“同妻”的遭遇,并不因为结婚对象的性倾向是男同性恋,过错一方就特别罪恶,甚至比异性恋男人更不堪。 不知道“人至贱则无敌”这话是谁先发明的,太有先见之明了,就是打算送给阿文和他的男小三的 这个贱gay实在太恶心,女方要在财产和抚养权上和他斗争到底,决不能任人宰割!可话说回来,女方当初结婚结得也有些草率吧。都半年了,一没和男方正式确立恋爱关系,二是看起来她也并不了解这男的,就提出结婚,实在不是对自己婚姻负责任的态度。婚姻是女人第二次投胎,不慎重对待怎么行。望女方吸取教训。 这种气焰嚣张的人渣还有必要为他保留隐私?
我感慨万千,千言万语浓缩成一句就是,我去年买了个尖表! 呵呵,每次看到这些无下限的骗婚gay,我就无言,什么生存压力大,你看看他们一副恶心无耻的嘴脸,有什么生存压力大啊?人生在世,有谁没有压力,难道因为是同性恋,所以就享有特权? 人在做天在看,这俩货迟早自己扇自己耳光。这男小三也够奇葩的,完全把自己当成了女人,哈哈,精神错乱了都。 支持曝光!理应曝光!

tb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tb 2022-06-03发表,共计3196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
载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