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需要【持续关注同妻问题】

15次阅读
没有评论

在一个志愿者看来,“同妻问题”的关注力量非常微小,可能大多数流连本博客的人是在今年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同妻”,可能大多数人在此前根本没有意识到一个“弱势群体”亦会创造另一个弱势群体“同妻”,乃至更加隐蔽的弱势群体“同孩”。
  
  尽管这个人群——可能是某人的女儿、可能是某人的姐妹、可能是某人的朋友——就在我们周围,但我们对她们知之甚少——甚至有许多人惊叹“同志也会结婚”?这几天,各大门户均有同妻报道,最热门的评论通常是“1000万同妻,有没有搞错?哪儿来的数据?”
  
  实际上,这个数据与此前提及的2500万、1600万,已经相距甚远,因为它是最保守的数字。
  
  影响到那么多人生命的“同妻问题”,却并没有与之相应的“声音”与“关注度”,这是我一直感到诧异和吃惊,甚至感到有些悲凉的事实。
  
  原因,在报道里已有提及,早期关注同妻问题者早就指明,“‘同妻’,只是一个伴随婚姻而被赋予的身份标签。在婚姻中,它意味日复一日的隐忍和煎熬。婚姻结束,它又代表着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于是,再婚的同妻,没有多余心力为别人鼓与呼;离婚的同妻,又宁愿脱离这个群体,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中去。它就像一个游牧民族,不容易**,不容易静下心来发出声音。”
   【我们需要理解这种“游牧”状态,因为这就是最真实的状态。】我在的QQ群中看到许多的同妻与前同妻,现有的同妻多数被家庭琐事困扰,在丈夫出轨与维持家庭、在照顾孩子与心理重建上消磨了大量的精力,“我要带孩子去打篮球了”、“我要给孩子烧红烧肉了”,家庭琐事、八小时工作以及面对风雨飘摇的夫妻关系,让她们难以形成连续的“发声”练习。
  
  而前同妻,即离异同妻,很多已经找到了适合的另一半,在一段痛苦的感情结束之后迎来新生,对她们来说,逝者不可追,而美好的未来如何创造是最重要的。 【游牧】,说明了同妻悲剧并非宿命,只要愿意改变,“同妻”标签可以拿下,只要愿意改变,生活可以不一样。但是,正是因为这种游牧性,使得无法有【连续的声音】【响亮的声音】来告知这个世界——有一种婚姻可能不堪,有一种命运会异常残忍,面对那些未婚女性、那些对婚姻和家庭有着自己期望的女性来说,欠缺“同妻”这份知识,可能使得她们在成为下一个同妻、踏入囚笼之时茫然不知……直到发现的那一天。 在这个碎片化的社会,碎片化的声音注定会被大家遗漏,它可能在某几秒给你以冲击,但一转身又立刻被忘记。但是“同妻”作为整体,却在历史中一直存在着,今天我们能够得到的数据是“80%-90%的同志进入异性恋婚姻”,若要比例下降为0%,恐怕有很长的路要走。因而,一个会长期存在的现象,需要持续的声音。
   所以,需要一个机制,可以将“片段”的同妻“连续”地维系起来。这便是天涯上的同妻论坛、萧瑶正在创办的同妻网站以及其它发声渠道,要做的。同志女朋友的经历、同妻的经历、同妻摆脱同妻身份之后的经历,A的经历、B的经历、C的经历,让一切呈现出来,让别人看到,持续地让别人看到,这非常重要。 有许多刚发现自己是同妻的女性写邮件或者留言,表示“突然发现那些女性的生活与我很类似”,很多同妻在群里面发现原来自己是“过去的那个她”或者“未来的那个她”,这些独特的生命经验对于未来的同妻以及潜在的同妻是非常重要的,会影响她们对生活的判断与决策。 对于同妻内部来讲,进行心理重建、审视家庭关系、厘清孩子问题可能是目前大家最关注的几大问题,需要心理学、法律、教育学方面的资源支持,让同妻在充分占有资料的基础上,可以从容地解决人生困境。 “同妻”之所以产生,经过比较简单,“一个同性恋者”为了某种需要“隐瞒性取向”与另一位女性形成了法定婚姻关系。这种需要(或者表现为同志父母的需要)通常有:1、寻找一位伴侣的需要【即俗话说的“少年夫妻老来伴”】;2、继承血缘关系与财产关系的需要【即古话说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3、应对同伴压力的需要【即“多数人结了婚那也应该结婚”】。
  
  而“同妻问题”之所以称之为一个问题(此处的同妻不包括形婚等,只是指婚前隐瞒性取向最后缔结的婚姻),是因为同妻,相比于其它婚姻中女性,不幸的几率要高太多…… 首先:
  
  1、在一夫一妻制的背景下,人们的婚姻对象选择通常是“所爱的人”,至少也是“生活相处会比较愉快的人”“现阶段最合适的人”,这意味着大家会根据自己的【情感需求与生活需求】来寻找对象。但由于同志们【另有寄托】,在选取对象时便投入情感较少。
  
  2、婚姻不是一个保障自由、爱情的东西,它的最突出功能就是“限制自由”,保证了【责任】与【稳定性】,然后同志的【生理需求】难以在婚内得到满足,于是【出轨】或者【欲出轨】成为婚姻生活中的常态,当这种【冲动】与家庭的【桎梏】形成冲突时,往往最受伤害的就是身边的人——那个让人不能“自由”的人。于是,冷暴力以转移内心愤懑成为了家庭的常态。
  
  3、在婚姻中,配偶的性权利应该得到保证,但是很多同志几乎难以保证配偶的性权利,通常在生完孩子之后便对配偶【迅速冷淡】下来,因为在配偶身上得不到【性–满足】,而只想到了【性–生育】。然而,女性亦是人,亦有性需求与亲密关系的需求。社会对【已婚女性】与【母亲】的规范良多,与女性遇到的家庭现状,使得许多女性陷入了自我折磨的境地之中。
  
  这样的婚姻状态之下,“不幸”的婚姻比例远远高于【异性恋男女的结合】。而在此婚姻之中的女性,“不幸”几率也远远高于其它女性。所以,才会有女性在微博上发文说:【我很幸运,结婚对象是个异性恋。】最可怕的是,当同妻们探查到真相时,过去的一切如“楚门的世界”,欺骗感、背叛感、希望、失望……各种情绪交织,甚至对世界产生了怀疑。
  
  因而,我才会一声一声地说:请不要骗婚。那种痛苦的煎熬,其实只要稍有些同理之心便能明白。在知道同妻这个名词的内涵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拜托,别让我、我的朋友、我的姐妹、我的女儿成为同妻”。 既然,“同妻问题”是个“问题”,那么应该如何解决?
  
  所有人都见仁见智。只说一说我的看法。
  
  用句简单的话:1、女性们不让骗。2、同志们不去骗即可。但话虽简单,做起来却不简单。1、女性们可以提高意识,但是感情的事儿,防不胜防,有时候被冲昏头脑,那也没办法。所以只能告知女性“同妻”的生活境遇,让她们在择偶时多加注意,对自己的未来伴侣多加考察。2、同志们不去骗婚,但同志们不乐意了或者他们“不得已”了,理由同前:为了他们或者他们父母的需要,或者说得更加煽情一些,是为了生存的需要。
  
  【关注同妻问题者】,应该看到一个硬币的两个方面,但是你的目光重点应该在【这一面】——毕竟,那一面有专业的人来关注,而【这一面】的最终结果还是解决【硬币问题】。 当所有人都不知道“同妻”这个词汇时,他们自然不会想到世界上有一部分女性是如此地生活。当适婚男女不知道会有“同妻”以及类似的群体时,他们或许在择偶时会少了一些谨慎乃至不幸中招。当同志们不知道有“同妻”时,他们根本无法意识到自己倘若骗婚将对无辜者带来的巨大伤害。
  
  所以,当很多人不乐于看到同妻“吐苦水”“整天抱怨”之时,我们要说的是,这才是【改变社会意识】【唤起社会注意】【持续引发他人关注】的第一步。 当很多人轻率地用“怨妇”、“恐同者”、“反同者”这些标签时,我们要说的是,【或许你在言语上占据了“语义学意义上”的优势,但改变不了任何事实】。 【同妻在行动】此前由一位前同妻、一位前同志女朋友、两位志愿者共同维持,本人前段时间闲暇较多,发博文较多。过段时间本人闲暇时间有限,所以微博将主要由同妻们来维持。同妻们未接受过类似于【未来社团领袖人】之类的培训,前一段时间才开始慢慢接触微博,因而这几天拉黑了【一些遇到不同意见就受不了,整天@微博一定要别人同意他的观点的id】(对不起,多元观点,不要试图去压倒别人,@也要有个限度),毕竟我不希望看到【心理正处于重建过程】中的同妻们因为你们的【暴风式言论“逼迫式”同意】而无法控制情绪。 毕竟,【同妻在行动】预设的最大功能只是警示未婚女性,展示同妻的生活状态。 吐槽完毕。
粮掌尖彻郎菊涌缝如槐祖额谦诚撑渐骡扣田任促素奇树译数见救摸元橘机桑

洪泽辩肩利拣最货咸引扬席陆鞠门故顾午直郎抽冤儿

酿轻指药娘退缺高决统浇垫像谅农睛呜爹铃逝锐帆犹桃汗照询习光肥威览玉被渴殖窄毕缘

挑旗肆馆霜顿桌吼调印图絮伐蜜臣例宜渡蛇歌一毒菊拒
在一个志愿者看来,“同妻问题”的关注力量非常微小,可能大多数流连本博客的人是在今年第一次知道什么是“同妻”,可能大多数人在此前根本没有意识到一个“弱势群体”亦会创造另一个弱势群体“同妻”,乃至更加隐蔽的弱势群体“同孩”。
  
  尽管这个人群——可能是某人的女儿、可能是某人的姐妹、可能是某人的朋友——就在我们周围,但我们对她们知之甚少——甚至有许多人惊叹“同志也会结婚”?这几天,各大门户均有同妻报道,最热门的评论通常是“1000万同妻,有没有搞错?哪儿来的数据?”
  
  实际上,这个数据与此前提及的2500万、1600万,已经相距甚远,因为它是最保守的数字。
  
  影响到那么多人生命的“同妻问题”,却并没有与之相应的“声音”与“关注度”,这是我一直感到诧异和吃惊,甚至感到有些悲凉的事实。
  
  原因,在报道里已有提及,早期关注同妻问题者早就指明,“‘同妻’,只是一个伴随婚姻而被赋予的身份标签。在婚姻中,它意味日复一日的隐忍和煎熬。婚姻结束,它又代表着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于是,再婚的同妻,没有多余心力为别人鼓与呼;离婚的同妻,又宁愿脱离这个群体,回到正常的生活轨道中去。它就像一个游牧民族,不容易**,不容易静下心来发出声音。”
   【我们需要理解这种“游牧”状态,因为这就是最真实的状态。】我在的QQ群中看到许多的同妻与前同妻,现有的同妻多数被家庭琐事困扰,在丈夫出轨与维持家庭、在照顾孩子与心理重建上消磨了大量的精力,“我要带孩子去打篮球了”、“我要给孩子烧红烧肉了”,家庭琐事、八小时工作以及面对风雨飘摇的夫妻关系,让她们难以形成连续的“发声”练习。
  
  而前同妻,即离异同妻,很多已经找到了适合的另一半,在一段痛苦的感情结束之后迎来新生,对她们来说,逝者不可追,而美好的未来如何创造是最重要的。 【游牧】,说明了同妻悲剧并非宿命,只要愿意改变,“同妻”标签可以拿下,只要愿意改变,生活可以不一样。但是,正是因为这种游牧性,使得无法有【连续的声音】【响亮的声音】来告知这个世界——有一种婚姻可能不堪,有一种命运会异常残忍,面对那些未婚女性、那些对婚姻和家庭有着自己期望的女性来说,欠缺“同妻”这份知识,可能使得她们在成为下一个同妻、踏入囚笼之时茫然不知……直到发现的那一天。 在这个碎片化的社会,碎片化的声音注定会被大家遗漏,它可能在某几秒给你以冲击,但一转身又立刻被忘记。但是“同妻”作为整体,却在历史中一直存在着,今天我们能够得到的数据是“80%-90%的同志进入异性恋婚姻”,若要比例下降为0%,恐怕有很长的路要走。因而,一个会长期存在的现象,需要持续的声音。
   所以,需要一个机制,可以将“片段”的同妻“连续”地维系起来。这便是天涯上的同妻论坛、萧瑶正在创办的同妻网站以及其它发声渠道,要做的。同志女朋友的经历、同妻的经历、同妻摆脱同妻身份之后的经历,A的经历、B的经历、C的经历,让一切呈现出来,让别人看到,持续地让别人看到,这非常重要。 有许多刚发现自己是同妻的女性写邮件或者留言,表示“突然发现那些女性的生活与我很类似”,很多同妻在群里面发现原来自己是“过去的那个她”或者“未来的那个她”,这些独特的生命经验对于未来的同妻以及潜在的同妻是非常重要的,会影响她们对生活的判断与决策。 对于同妻内部来讲,进行心理重建、审视家庭关系、厘清孩子问题可能是目前大家最关注的几大问题,需要心理学、法律、教育学方面的资源支持,让同妻在充分占有资料的基础上,可以从容地解决人生困境。 “同妻”之所以产生,经过比较简单,“一个同性恋者”为了某种需要“隐瞒性取向”与另一位女性形成了法定婚姻关系。这种需要(或者表现为同志父母的需要)通常有:1、寻找一位伴侣的需要【即俗话说的“少年夫妻老来伴”】;2、继承血缘关系与财产关系的需要【即古话说的“不孝有三无后为大”】;3、应对同伴压力的需要【即“多数人结了婚那也应该结婚”】。
  
  而“同妻问题”之所以称之为一个问题(此处的同妻不包括形婚等,只是指婚前隐瞒性取向最后缔结的婚姻),是因为同妻,相比于其它婚姻中女性,不幸的几率要高太多…… 首先:
  
  1、在一夫一妻制的背景下,人们的婚姻对象选择通常是“所爱的人”,至少也是“生活相处会比较愉快的人”“现阶段最合适的人”,这意味着大家会根据自己的【情感需求与生活需求】来寻找对象。但由于同志们【另有寄托】,在选取对象时便投入情感较少。
  
  2、婚姻不是一个保障自由、爱情的东西,它的最突出功能就是“限制自由”,保证了【责任】与【稳定性】,然后同志的【生理需求】难以在婚内得到满足,于是【出轨】或者【欲出轨】成为婚姻生活中的常态,当这种【冲动】与家庭的【桎梏】形成冲突时,往往最受伤害的就是身边的人——那个让人不能“自由”的人。于是,冷暴力以转移内心愤懑成为了家庭的常态。
  
  3、在婚姻中,配偶的性权利应该得到保证,但是很多同志几乎难以保证配偶的性权利,通常在生完孩子之后便对配偶【迅速冷淡】下来,因为在配偶身上得不到【性–满足】,而只想到了【性–生育】。然而,女性亦是人,亦有性需求与亲密关系的需求。社会对【已婚女性】与【母亲】的规范良多,与女性遇到的家庭现状,使得许多女性陷入了自我折磨的境地之中。
  
  这样的婚姻状态之下,“不幸”的婚姻比例远远高于【异性恋男女的结合】。而在此婚姻之中的女性,“不幸”几率也远远高于其它女性。所以,才会有女性在微博上发文说:【我很幸运,结婚对象是个异性恋。】最可怕的是,当同妻们探查到真相时,过去的一切如“楚门的世界”,欺骗感、背叛感、希望、失望……各种情绪交织,甚至对世界产生了怀疑。
  
  因而,我才会一声一声地说:请不要骗婚。那种痛苦的煎熬,其实只要稍有些同理之心便能明白。在知道同妻这个名词的内涵时,很多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拜托,别让我、我的朋友、我的姐妹、我的女儿成为同妻”。 既然,“同妻问题”是个“问题”,那么应该如何解决?
  
  所有人都见仁见智。只说一说我的看法。
  
  用句简单的话:1、女性们不让骗。2、同志们不去骗即可。但话虽简单,做起来却不简单。1、女性们可以提高意识,但是感情的事儿,防不胜防,有时候被冲昏头脑,那也没办法。所以只能告知女性“同妻”的生活境遇,让她们在择偶时多加注意,对自己的未来伴侣多加考察。2、同志们不去骗婚,但同志们不乐意了或者他们“不得已”了,理由同前:为了他们或者他们父母的需要,或者说得更加煽情一些,是为了生存的需要。
  
  【关注同妻问题者】,应该看到一个硬币的两个方面,但是你的目光重点应该在【这一面】——毕竟,那一面有专业的人来关注,而【这一面】的最终结果还是解决【硬币问题】。 当所有人都不知道“同妻”这个词汇时,他们自然不会想到世界上有一部分女性是如此地生活。当适婚男女不知道会有“同妻”以及类似的群体时,他们或许在择偶时会少了一些谨慎乃至不幸中招。当同志们不知道有“同妻”时,他们根本无法意识到自己倘若骗婚将对无辜者带来的巨大伤害。
  
  所以,当很多人不乐于看到同妻“吐苦水”“整天抱怨”之时,我们要说的是,这才是【改变社会意识】【唤起社会注意】【持续引发他人关注】的第一步。 当很多人轻率地用“怨妇”、“恐同者”、“反同者”这些标签时,我们要说的是,【或许你在言语上占据了“语义学意义上”的优势,但改变不了任何事实】。 【同妻在行动】此前由一位前同妻、一位前同志女朋友、两位志愿者共同维持,本人前段时间闲暇较多,发博文较多。过段时间本人闲暇时间有限,所以微博将主要由同妻们来维持。同妻们未接受过类似于【未来社团领袖人】之类的培训,前一段时间才开始慢慢接触微博,因而这几天拉黑了【一些遇到不同意见就受不了,整天@微博一定要别人同意他的观点的id】(对不起,多元观点,不要试图去压倒别人,@也要有个限度),毕竟我不希望看到【心理正处于重建过程】中的同妻们因为你们的【暴风式言论“逼迫式”同意】而无法控制情绪。 毕竟,【同妻在行动】预设的最大功能只是警示未婚女性,展示同妻的生活状态。 吐槽完毕。

tb
版权声明:本站原创文章,由 tb 2022-06-03发表,共计6711字。
转载说明:除特殊说明外本站文章皆由CC-4.0协议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评论(没有评论)
载入中...